第304章 黑暗之中 - 狼与兄弟

第304章 黑暗之中

“而且这一次,杯子和杨凯明是一起的,而且两个人已经掌握了老地主的公司,杯子和张又有仇恨,是那种不死不休的仇恨,正好我和朱柯在一起,我们两伙人本来就是联盟去吃的饭,如果我们两伙人真的联盟的话,对于张来说,绝对是最大的威胁,所以他们想用一颗炸弹,把我们两伙人一起搞定,而且张是古城土著,势力庞大,在古城这么久,都是属于那种大树盘根的类型了,他的眼线肯定非常的多,他有作案的条件,也有这个本事,也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天 籁 『小说Ww『W.『⒉3TXT.COM” “所以把这两次的事情合到一起来响的话,一个是阿坤,另一个是张,当然了,他们都是张的人,有很大的层面是他们做的,但是我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 “在关于那个女的,刚才你们也听我说了,那个女的已经在凤凰谷干了很久了,一直不显山不漏水的,我怀疑她很早以前,就是张的眼线了。” 王赢说到这的时候,沉默了,其实最主要的没有把握的,还是阿坤的事情,可是说实话,一来,王赢是除了阿坤以外,真的想不到还能有谁了,本来之前他还以为这炸药不一定就是冲着自己来的,或许还可能是冲着伟哥和刘敏去的,毕竟这两个人的仇人要比起来自己,可是多的多的多了,可是通过这第二次的炸药,和第一次的手法,连外面的包装都是那么的相似,这王赢真的觉得,那就是冲着自己的去的,冲着自己的能有谁,那个时候,就只有阿坤了,可是胡雪峰的那一番解释,也是很有道理的,这又让王赢打消了对阿坤的怀疑,实在是太乱了,除非阿坤亲口承认,或者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否则的话,小尾巴的事情,还是不能确定是阿坤做的。 其实王赢现在也不是很信任胡雪峰,他能感觉到胡雪峰对于自己,也不是很信任,他叹了口气,还是不在想了,抬头看着房间里面的人“那你们听明白我的意思了?” 伟哥第一个开口“我同意你的说法,第一个炸弹是阿坤的债,第二个,是张的。” “嗯,差不多。”刘敏从边上跟着说道“这些人心狠手辣的,在社会上闯荡了这么多年,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也正常,也有能力找到那些人对我们下手,小尾巴的事情,一定是他们做的无疑了。”刘敏好像艺术家又回到了当初过年的时候。 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她的眼圈红了,整个人显得十分的愤怒,王赢还是很了解刘敏的,看着刘敏这个状态,他直接开口“虽然现在事情已经分析的差不都了,但是中间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处理,我需要足够的证据,我现在的思维有点乱,我需要整合上这些。” “足够的证据?难道你打算把他们送到法庭上面裁决吗?和这样的人,不需要裁决,也不需要证据,我们就是证据,老鼠的尾巴,终于漏出来了!” “对,没错!”伟哥跟着直接开口“有句话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没有四处去找,却无意间得到了这么重要的消息,对于小尾巴的事情。” 伟哥咬牙切齿的,表情相当的狰狞,说话都是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宁杀错,不放过,只要我死不了,我就要干掉,所有和这个事情有关系的人!” “对,没错,已经不要什么坐实的证据了,一来他们是怀疑对象,二来他们也是咱们的敌人,就这样吧,银子,别的你不用管了。” 这一整,刘敏从边上也激动了,俩人看了一眼,甚至没有等王赢说话,随即站了起来,转身就要走。 王赢一看这俩人这情况,有点不对劲,连忙起身,就拦住了他们两个“你们要干嘛?” “先去把阿坤干掉,然后再把张干掉。”两个人的精神状态明显的不对劲,好像是压抑了许久的内心,马上就要爆一眼,其实确实也是这样,没有人知道这夫妻俩,在经历了小尾巴的事情之后,是怎么振作起来的! 王赢也没有和他们两个硬碰硬,连忙开口“干点是肯定要干掉的,但是我问问你们,这两个人,一个在警察局,一个在监狱,你们打算怎么去干掉他们。” “我的这条命就算是扔进去,我也要给小尾巴报仇。”伟哥难得的严肃,王赢从边上一拉伟哥,没有等伟哥说话,自己就打断了伟哥。 “能不能给我几天的时间,让我想想,仇肯定是要报的,但是,你们不能有事,不能一命换一命,因为他们的命不值钱,你们让我想想办法。” “办法不用想,我们两个把事情处理完了,你再想办法,放心吧,我们会有办法的。” “不行!听我说!”王赢看着俩人的表情,连忙琢磨了一下,确实得让他们淡定下来“现在证据没有落实呢,如果真的是他们,那挺好,可是如果不是他们,另有其人怎么办?阿坤还好说,那张呢,你们就敢保证,你们一定会毫无损的干掉他们吗?干掉了以后你们就没有事情吗?万一的万一,不是他们,那你们搞错了,再把自己赔进去了,我问你们,当小尾巴真正的仇人在某一天出现的时候,谁去报仇?我?” 王赢这话是说中了这夫妻俩的要害,两个人当即都不吭声了,全都看着王赢,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了,王赢一拍刘敏和伟哥“你们两个要是这样的话,以后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和你们说了,你们也别想我再告诉你们任何事情。” “小尾巴的仇我说过一定会报,你们是不是不信任我?”王赢也有些急眼了“这么大人了,做事情怎么还这么冲动,这样让人家以后怎么和你们聊天,探讨事情?” 王赢这个时候丝毫没有晚辈的样子,这一句一句的,把刘敏和伟哥给噎的也没话说。 夫妻俩叹了口气也知道王赢说的确实是实话,好一会,俩人都坐下来了。 “那你说怎么办?你也说了,一个在监狱,另一个张,警察局,你怎么做?难道不管他们,放任他们继续做伤害咱们的事情吗?” “那肯定不会,阿坤的事情,我已经有一个大概的设想了,你们记着我的话,处理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暴力是最无知的手段,永远不要与法律抗衡,我们有脑子的。” 王赢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伟哥和刘敏也没有客气,伟哥这个时候也不计较王赢这些了,随即开口“那你和我说说你的设想,你打算怎么做?我看看你怎么能从监狱里面把他办掉,还不用我们冒着风险。” “阿坤这一次被关了十年了,这十年他都要在监狱里面,我想折从监狱里面玩死他。” “怎么做,监狱里面你有关系,还是怎么着?” “我肯定是没有关系,我才来这里多久,但是杯子一定有办法的,他是这里的老土著,而且还和老土匪一起混了那么久,他一定有关系。” “张也是这里的老土著,杯子在监狱里面的关系再硬,也不一定硬的过张的,你这算是什么办法?”伟哥听着王赢的这个话,明显的不认同,从边上连忙摇头。 “而且杯子和杨凯明是一起的,你也看见了,我们和杨凯明的矛盾,你也是知道的。” “你们和杨凯明的事情,一会儿再说,我现在说的是我自己的这个设想,我说的关系,势力,并不是说要有多大自己的势力,要和张在监狱的势力火拼之类的。” “那你所说的这个势力,是什么意思?” “我不用杯子从监狱里面有多大的势力,我只需要杯子有里面的关系,能联系一下监狱里面的重型犯就好,一个不行两个,两个不行三个,一个一个来,我要买这重型犯一条命,能用钱的解决的,我们用钱解决就是了,自己不用冒风险。” “你让他去杀了阿坤吗?阿坤可不是那么好杀的。”刘敏从边上连忙开口。 “我是买他的命,不是买阿坤的命,监狱里面和外面不一样,就算张势力大,但是那个地方,竟是大哥小弟了,只要进去了,在外面多牛逼,里面也不会一手遮天。” “你怎么知道,好像你从里面呆过一样。”边上的杨浪随即说道“不过确实是这样,我以前在缅甸的时候被抓进去过监狱,亲眼看见几个外面大哥级别的人物在里面让人玩的跟孙子一样,后来我给跑出来了,我再里面的时候,也没少受制,但是你?” “这些都是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当做笑话一样的讲给我听得,告诉我如果违法犯罪,然后会被抓进监狱,然后说了很多很多的故事,我那个时候都把那些当故事听得,但是现在看来,那些不是故事,或许就是真真实实生的事情。” “至于我说的买命的想法,也是我想到的,通过杯子找人,那里面那么多亡命徒,肯定也有死刑犯,买他们的命,这个和他们聊吗,自愿的,他们在外面只要有亲属就好了,反正自己横竖都是死,阿坤在里面势力大无所谓。” “就算他干不掉阿坤,那他能死在阿坤的手里面也好啊,阿坤罪上加罪,也是死路一条,自有法律制裁他,还用得着你们冒着大风险,亲自动手吗?想要像凡骁一样吗?爽快了一次,然后一辈子,都要活在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