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0】血蟹再哪儿 - 狼与兄弟

【3080】血蟹再哪儿

就在成博还要继续说话呢,王赢突然之间停下来了手中的匕首,他把自己的假发摘了下来,胡子也扯了下来,边上刚好还有一盆水,他开始洗脸,片刻之后,王赢原本的面容浮现,他走到了成博的面前,目光死死的盯着成博“那你现在认识我了吗?这一段时间你们不是和黑火合作了吗?我和黑火的渊源不浅,你们不会不认识我的吧?”王赢的眼光多毒,他话音刚落,明显的就看见了成博脸色的变化,成博这会也有点蒙,他也是没有想到,昨天的那个人,居然一瞬间就变成了王赢,而且,他确实欠缺些城府,看见王赢的时候,脸上所表现出来的这些,那就是明显的认识王赢,再看见王赢的时候,成博也是明显的就就有点底气不足了,气场也弱了下来。 王赢从边上拿着匕首,看大腿还在流血的成博“我这个人不喜欢废话,如果我对于你们不了解的话,我也不会找上门来了,为什么找你们,你们心里面没数吗?”王赢瞅着成博“我知道事情和你的关系不大,你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我就放了你,否则的话,今天我一准阉了你,而且你放心,我不要你命,我能比要了你命,让你更痛苦,我王赢说得出来就做得出来。”王赢这个时候,再一次把刚刚苏冷的照片拿了出来“一个苏冷你都不认识,那是不是我把血蟹的照片拿出来,你也不认识啊?” 成博依旧是不吭声,随即王赢跟着笑了起来“我再提醒提醒你,你从到了老挝,就跟着血蟹一起混,从一个小楼咯,混到了现在金圣会的中层,所以金圣会的很多事情,你都知道的,苏冷现在是血蟹的左右手,你难道会不认识他吗?你连我的认识,你不认识苏冷?”王赢微微一笑“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提醒了,配合吗?” 王赢一边问,一边手上的匕首又攥了起来,似乎有着随时要动手的样子,成博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明显的已经软了不少“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你们当初再密西乌塔家族的时候,奴役过密西乌塔家族,然后密西乌塔家族长老,萨木撒哈的女儿,叫萨晴儿,失踪了,我想问你,这个女人,现在再哪儿?”其实王赢现在就是纯再诈唬成博,他表现出来一副自己已经知道很多事情的样子,其实他心里面都是猜测,他用这样的方式,就是再诈成博,王赢选择成博,也是从很多很多人当中挑选出来的,这么多天,他看了金圣会这么多人,看来看去,还是觉得拿成博作为突破口最合适,而且,他隐约觉得,成博在金圣会的地位提高,和那次事情也有关。 成博躺在床上,听着王赢这么说,整个人一脸纠结的表情,王赢跟着往前走了一步,手上的匕首,就放在了成博的耳朵上“三,二”就在王赢要数到一的时候,成博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那个族长的女儿,那个萨晴儿,很早之前就死掉了,当初在密西乌塔家族的时候,精神失常了,然后跳崖自杀了。” “你知道骗我的后果的。”王赢从边上开口“好好的,为什么,要跳崖自杀?”王赢问完,成博没有吭声,片刻之后,王赢手起刀落,成博的耳朵掉落在了地上,成博痛苦的惨叫了起来,他开始疯狂的挣扎,王赢从边上愤怒了“我问你话呢!” “苏冷看着萨晴儿有几分姿色,就想让她伺候自己,结果没想到这个萨晴儿性格十分的刚烈,宁死不从,后来苏冷就一直再变着方法的折磨她,那女的被折磨的精神失常了,苏冷就开始安排人虐待她,然后后面她趁着大家不注意,跳崖自杀了,她死的时候,我就在她的身边,我亲眼看见的!”成博从边上惨叫着,不停的晃动自己的身体。 说实话,王赢坐这个事情之前,就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了,但是他还是抱有一丝的侥幸心理,刘牧那会告诉自己的是假的,是骗人的,但是现在,到底还是落实了,他现在可以百分之一百的肯定,当初再密西乌塔家族,袭击他们的黑衣人,就是金圣会的人了,带头的苏冷,就是现在血蟹的左右手,血蟹也正是因为洗劫了密西乌塔家族,然后得到了很多很多的钱,回来以后,才开始发展的,成博这一批人,也是当初参与这个事情的人,回来之后,也都被血蟹他们提拔重要了,现在也都是金圣会的中层人物了,王赢此时此刻,也是一言不发,他低着头,回忆着当初的一切的一切,内心的愤怒,再这一刻,已经充斥了全身,他的身体有些微微发抖,脑海当中再次出现了萨晴儿的面容,片刻之后,王赢长出了一口气“你要是早这么说的话,那你我早都省了很多很多的力气了,我也不用割掉你的耳朵,不是么?”王赢笑了起来,看起来笑的那么的阳光明媚,但是却让人有些不自然的发怵,接着王赢开口“你们当初一共去了多少人,带队的除了苏冷,小队长,都是谁?”现在的成博已经没有任何抵抗的心思了,说都已经说了这么多了,也就不在乎,再说多少了。 “我们当初一共去了一百八十个人,三十个人一组,先后一共分了六组,苏冷和他的大哥带队,他的大哥就是金蟹,不过后面金圣会再内斗的时候,金蟹遇袭死亡了,然后下面还有六个小队长,我那个时候只是一个副队长,只不过我们队长,再密西乌塔家族的时候,被干掉了,我们当时去的人,几乎是血蟹百分之八十的势力了,那会他们所有的目光都放在那里了,我们这六个组,最后从密西乌塔家族回来,就只回来了将近两个组的人,剩下的四个组,有三个组再密西乌塔家族战斗的时候,被干掉了,是真正的损失惨重,还有一个组的人,本来是和我们一起回来的,但是却都失踪了。” “对于这个组的失踪,我们现在普遍认为,他们是拿着钱跑了,一整个组的人,面对着这么大的金钱诱惑,跑掉了,因为那个时候,我们人数太多了,近百个人,想要回来的话,大家必须分头回来,尤其是再我们离开之前,有军队往过走了,我们也是害怕被发现,所以大家分散的话,目标小点,密西乌塔家族的财富也太多了,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几乎到处都偶素黄金,就算是我们必须每个人都使劲的拿,用尽浑身解数去拿,还有很多都拿不走,所以我们还是留在那里了很多财富,我们回来的时候,所有人身上几乎都背满了黄金珠宝首饰,尤其是黄金,数目庞大到有些吓人,也正是因为这些黄金,让很多人都放弃了回来,带着黄金跑掉了。只有我们这些人回来了。” 王赢给成博点着了一支烟,自己也叼起来一支“来,抽支烟,缓解缓解疼痛,我一会儿送你去医院,把你的耳朵再缝上,你坚持一下,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当初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知道密西乌塔家族岸边的情况的,又是通过什么方式过去的?” “消息这边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我那会就是几乎属于金圣会最底层的人,都是人家要做什么,我们就跟着做什么的,而且我从开始的时候都不知道是要去那里,就是跟着大部队去的,我们是分头去的,一个组一个组的去的,而且是在很早之前,我们其实就已经到达了,只不过一直住在那附近的山里面,那段日子还是挺难熬的呢,因为山里的生活条件实在是太差劲儿了,后来是苏冷过来带着我们动身,我们才进去的,这个事情我真的没有骗你,我已经告诉你这么多了,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王赢点了点头“那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当初去的人,现在还在金圣会的,还有大概两组人,也就是五六十个人的样子,是吗?”王赢从边上问了一句。 “不会,现在已经不超过十几个了,因为回来之后没过多久,血蟹带着苏冷他们就发动了金圣会有史以来最大的内斗,血洗了整个金圣会,而起再血洗金圣会的过程中,金蟹战死,木蟹双腿被截肢了,现在还坐在轮椅上,水蟹和火蟹手上的人几乎也都死光了,现在都是一批新的人了,至于土蟹,前一段时间叛变了。” “土蟹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前一段时间,自己几乎卷走了整个金圣会的流动资金,还有黄金储备,带着一群人跑掉了,所以现在血蟹还在让人四处找他,但是他预谋了很久,现在躲在哪儿,谁都不知道,这里面的原因,我也是真的不清楚。” “金圣会内斗的时候,其实是十分血腥惨烈的,我们当初回来的这两组人,再内斗的时候,基本上都被分在了不同的位置上面,大家一起回来的,感情也都挺好的,再持续一年的金圣会内斗当中,我亲眼看见了无数人倒下,最后还活着的,也就是十几个,这里面还有好几个残疾的,要么手不能用,要么脚不能走的,真正像我这样的,还能继续跟着公司一起做事情的人,其实已经没有几个了,这些年,变化也是太大了。” 成博说到这,王赢缓缓的从边上拿出来了手铐的钥匙,成博此时此刻,又激动了。 “快点送我去医院,我真的要坚持不住了。”成博的言语之中,已经带着一丝的哀求了,王赢点了点头,然后从边上继续说道“那还剩下的人当中,你告诉我,还有谁。”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成博从边上犹豫了一下,他盯着王赢,随即王赢继续开口“你告诉我别人,你就自由了,如果你不告诉我,那我自己也会找,就像是我当初找到了你一样,我怎么找到你的,就能找到别人。”王赢问完,成博从边上随即开口“田帅,马文洋,敖日格勒,纳信善他,匹拉王,伊吾贡萨……”成博一口气说了十来个名字“我知道的,已经全都告诉你了,放了我吧,可以吗?我好痛!” “血蟹再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