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7】金圣会的发展方向 - 狼与兄弟

【3087】金圣会的发展方向

“所以金圣会的发展方向,就定位到了国外,最开始是有外资进入老挝,然后基本上就都是和金圣会这边的公司合作,金圣会这边负责出廉价劳动力,买地之类的,技术什么的都用外面的,后来和外面的公司合作的越来越多,金圣会的规模越来越大,金圣会就开始向外输出劳动力了,老挝的工资很低,很多人都吃不饱饭,所以这些廉价劳动力也愿意去外面做事情,然后有金圣会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负责他们的一切事情,他们只需要给金圣会上缴一部分收益就好了,就算给金圣会上缴了一部分收益,他们的工资仍然比内地会高两三倍,所以他们也愿意,金圣会也算是两头吃,那边拿了外国资本的钱,这边再吃回扣。” “后来时间越来越久了,金圣会也开始慢慢的从向外输出廉价劳动力,转型为自己干,通过向外界输出劳动力,金圣会认识了不少再别的国家有头有脸的人物,然后他们继续转型,自己和外面的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合作,他们自己开发,白白给他们那些人分钱,然后利用他们的关系,影响了做事情,因为这样无疑会赚的更多,这个模式再经过若干年的发展,已经使得金圣会在整个亚洲,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很多很多有势力,有背景的分公司了,尤其是离着他们近的这几个国家,泰国,缅甸,印度,中国,越南,等等等等,这些地方都不仅仅是一个两个的分公司,有些地方多的,甚至于每个城市都有他们的分公司,他们的版图也是越做越大,但是你知道的,金圣会其实并不是一个安分的组织,再这些公司都稳定下来,站稳脚跟之后,他们又开始不安分了,一边就是用公司的名义,做正经的买卖,不停的再收买当地的一些领导官员,给他们提供便利,另外一方面,他们开始暗中做手脚,利用公司的运输,贩卖毒,品,贩卖武器,甚至于贩卖人口,什么样的勾当他们都开始做了,什么赚钱,他们就做什么,这一段时间也是他们飞速敛财的过程,但是金圣会最开始的钱再哪儿,只有老大知道,血蟹他们就算是后面接手了金圣会,关于这些年这么多的财富再哪儿,他也没找到。” “你知道的,只要做这样的事情,那情报就显得无比的重要,所以再做这个事情之前,他们的情报系统网就已经非常的强大,这么多年就一直再铺设,再做这个事情之后,他们更加的开始细化他们自己的情报系统网,也一直再规划他们的系统网,除此之外,就是和所有的,他们能够得着的领导,搞好关系,这些都他们的情报来源,而且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他们这一套情报体系已经十分的成熟了,再加上他们做的事情也是触犯法律的,所以他们必须更加完善他们的情报体系,可以说,再他们金圣会内斗之前,金圣会再老挝,泰国,缅甸这些国家的情报体系,都已经达到了逆天的程度,而且和他们金圣会有瓜葛的各个国家的掌权人,也是不计其数,而且他们凡是再老挝以外的所有的分公司,都是属于树枝,你就算砍了他们的树枝,他们的大树再老挝内部,再老挝内部,谁拿他们都没有办法的,所以他们也是嚣张,外面的分公司没了可以在成立,只要他们自己内部稳稳妥妥的,这样就足够了,这是他们一个肆无忌惮原因。” “后来金圣会内斗是因为什么?好好的这么大的一个组织,怎么说内斗就内斗了呢?” “后面还不是他们金圣会膨胀的太厉害了,觉得泰国,缅甸这些国家他们都已经根深蒂固了,而且觉得从这些国家能做的事情,从中国也能做,所以他们就把触手伸向了国内,再国内走私贩卖毒,品,而且最开始的时候,他们确实获利很大的,但是经常出事,可是问题就是他们不害怕出事,如果真的出事了,他们再伸进来一个树枝就可以了,所以他们越来越猖狂了,国内禁毒形势这么严格,而且这一波人,总打,还总出,那这不就是他们明显的再挑战权威吗,那能惯着他吗,金圣会那会也是对形势做了错误的预判,他们觉得中国会和缅甸和泰国其他国家一样,走走形式就算了。” “结果没想到的就是中国方面再连续打掉了他们几个分支之后,就直接调查到了金圣会的头上,国际事件,老挝方面也不能不合作,上来就把金圣会的老大给抓了,这个事情是震惊了整个老挝的,当时抓捕金圣会老大的人,就是石磊他们这群赤虎的人,他们把以金圣会老大为主,连带着周边五六个高层骨干,全都给抓了,带回国内受审,就都给枪毙了,这个事情也是金圣会内部发生动乱的根本原因,金圣会再老挝国内也早都成为了政府的心腹大患了,他们一看这个情况,所以他们政府内部也就开始出人,开始挑唆,鼓动金圣会内斗了,而且当时的情况确实也是这样的,群龙无首,他们老大被抓的太过于突然了,很多人都想做头把交椅,想坐那个第一话事人的位置,再加上老挝政府部门的暗中挑唆,所以金圣会的内斗,就那样开始了。” “金圣会的内斗是真的大伤元气,现在想想,应该是金圣会再内斗过程中,血蟹他们得到了密西乌塔家族的消息,也知道那里有很多很多的财富,毕竟山城那个地方,再建设的时候,曾经就与金圣会再外面的公司合作过,金圣会就给山城输出过很多廉价劳动力,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所以他们得到消息也正常,恰好,这个消息,还是血蟹的人得到的,然后告诉的血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金圣会哪儿认识什么王赢,能管他这个,谁都有谁的一亩三分地,所以血蟹就让苏冷带人去抢钱了。” “苏冷确实是把钱抢回来了,这才有了后面的血蟹血洗金圣会,坐稳头把交椅的事情,但是不得不承认的就是血蟹在做到这个位置以后,金圣会确实也是大伤元气,损失惨重,还有就是很多的驻外公司,基本上都单干了,血蟹他们想要把他们一个一个都收回来,也是需要时间的,因为外面的树枝太多了,难免是谁的树枝多有,倾血蟹这边的,血蟹就好收,不倾血蟹这边的,血蟹就得找办法收,还有那种血蟹仇人的树枝,那血蟹更难忘回收,所以说再血蟹血洗金圣会这么长时间,依旧没有把金圣会外面的树枝都收回来,而且金圣会依旧很是混乱,毕竟血蟹不是一个善于经营的人,所以这一年没有把外面的公司收回来不说,自己公司内部,也是各种各样的问题都产生了,亏损的亏损,还有老挝政府方面的暗中捣鬼,这样一来,金圣会的金圣大厦,其实都已经快沦为摆设了,血蟹几乎从来不来,火蟹的水平还不如血蟹呢。” “这里面最致命的就是土蟹的叛变了,土蟹和血蟹是亲兄弟,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是发生了什么,土蟹带着几个亲信,卷走了公司的所有流动资金,还有黄金储备,跑路了” “这一下是真的要了血蟹的命了,血蟹和黑火的合作,也是从这个原因开始的,现在的血蟹更需要钱,现在他要是没钱的话,那垮的,就是整个金圣会了,所以其实现在血蟹的日子也挺不好过的,老挝万象这边,就交给火蟹打理了,外面的所有事情,都是他和水蟹,也就是苏冷再处理,他现在再哪儿,都不清楚,其实我现在自己都很怀疑,金圣会现在的情报系统网,还能不能达到之前的高度,我个人感觉,差了不少,否则的话,就王赢再金圣大厦门口这些日子,他们能什么都不知道吗?” “那不一定,首先,血蟹没有再这边,其次,老挝这么多年都在金圣会这么一个势力范围的控制下,自己家门口一直没有出过什么事情,所以他们暂时的放松也是正常的,而且最主要的这不是金圣大厦,现在已经近乎一个摆设了么?所以事情不好说,之前也是没有重视起来,现在他们重视起来了,很快就能看出来他们的情报系统如何了。” 六爷说到这,笑了起来,靠在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我们安生着吧,他们的目标肯定是小蜜獾,金圣会成立了这么多年,就算是现在情况不好,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现在的老挝政府,就算是私底下对于金圣会极度不满意,想要干掉他们,但是表面上,他们绝对不会和金圣会产生任何分歧的,这是他们一贯路数,我们走着瞧就好。”六爷说到这,看了眼对面的辉煌哥“其实这事情还是真的挺麻烦的,我们得想办法帮帮小蜜獾,然后我们自己还不露面,否则的话,让小蜜獾怀疑起来了,还麻烦,这个事情该怎么办呢?”六爷自言自语的陷入了沉思…… 三天之后的深夜凌晨,再老挝与缅甸交界的山区内,一辆汽车停在了一条公路边上,王赢坐在车子里面,仔细的观察着外面的情况,那天王赢从万象逃离之后,直接就离开了那个城市,他把火蟹的车子扔掉,自己先后辗转了周边三个城市,但是因为一来言语不通,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说中文的,二来对于周边城市,以及交通状况,太过于陌生了,所以王赢也是走了不少冤枉路,但是最后王赢最终都是能找到,但是所有城市的火车站,以及飞机场,以及长途客运站,这些交通点儿,都有金圣会的人把守,而且这些把守的人已经严格到了,凡是和王赢身高差不多的人,不管男女,都会仔细的搜查,生怕王赢伪装逃离,王赢没有办法,也不敢靠近冒险,所以只能伪装花钱,租下来了一辆车子,他开始自己驾车行驶,再一次的路过了另外两个城市,这两个城市除了和之前的戒备一样,而且王赢的通缉令已经开始再周边张贴了,最主要的,是悬赏金额,已经达到了十亿老挝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