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4】被折磨的王赢 - 狼与兄弟

【3094】被折磨的王赢

随着这一枪,整辆车子“咣!~”的一声就爆炸了起来,这一辆车子的爆炸,直接就波及到了周边所有的车子,紧跟着一瞬间的功夫,侧面另外两辆车子“咣,咣!”的又是连续两声爆炸的声音,胡同出口的位置瞬间一片火海。 再江卫民边上的这个男子,一手一把匕首,一瞬间就冲进了人群,他两把匕首,像是握着两把死神镰刀一样,一边收割着边上人的性命,另外一边的江卫民也把枪口对准了那边,他从边上射击,他的同伙在人群当中刀光剑影,周边瞬间倒下一片,两个人干净利落的就把周围这一圈人的性命全都给收割了。 看着周围倒下的尸体,江卫民把手上的枪扔到了边上,从兜里面正要掏枪呢,边上“嘣!”的一声手枪的声音响起,他的那个同伙被人一枪就打爆了脑袋,江卫民听着枪响的声音,下意识的抬头,他抬头的一瞬间,就看见一个身影已经蹿了下来,这个身影跳下来的同时,手上的匕首就刺进了江卫民的手腕上,江卫民手上的枪掉落在了地上,随即江卫民另一只手抬拳就抡向了对面这个男子的侧脸。 对面的男子显然没有的躲闪的意思,他手上的匕首还刺穿着江卫民的手腕,他不管不顾的用力往前一冲,直接就把匕首生生的刺进了边上的墙缝中间,把江卫民的一只手给钉在了墙上,随即江卫民接连抡了他两拳,男子转身就与江卫民打斗再了一起。 江卫民一只手被钉在墙上,剧烈的疼痛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发挥,他与对面的男子交手了也就是十几个回合,对面的男子抬膝盖就磕中了江卫民的小腹,随即男子转手一拳就招呼到了江卫民的侧脸上面,抬手耗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拧就听见“咯吱~”的一声,江卫民的手腕被生生的拗断了,紧跟着男子还是没有停手的意思,照着江卫民又是一顿猛揍,最后抬手很敏捷干脆的直接就把江卫民的下颚给扭下来了,让他想要自杀都没有办法了,随即男子这才停手,转身从边上把自己的匕首拔了下来。 看着倒在地上的江卫民,胡子摇晃了摇晃自己的脖颈,整个人依旧是挂着一脸的猥琐狰狞,边上还有不少人也冲过来了,他伸手一指地上的江卫民“别让他死了,还有用,一群废物!”说完之后,胡子有些愤怒的自己转身就离开了,后面的金圣会的人,赶忙把江卫民也给拎了起来,拖着他就往出走,胡子自己则是奔着村子里面继续往里面走,一边走,一边几个下属也过来了“头儿,找到小姐了,没啥事,就是昏睡过去了,看起来也没有受到什么迫害!”听见自己下属这么说,胡子长出了一口气,心里面的大石头也算是放下来了“那个什么快点去通知一下火蟹,我先过去看看。” 几分钟以后,胡子率先进了刚刚王冲他们那个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睡着的火蟹的大小姐,他上去摸了摸她的鼻孔,然后又摸了摸她的脉搏,确认都没事了以后,他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坐在了边上,他的眼睛里面也布满了血丝,说实话,这一刻,他也是真的有些累了,这些日子,他和火蟹一样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 很快,火蟹也冲进来了,看见胡子的样子,他过去抱起来了自己的女儿,也是确认没事了以后,他这也才放松了不少,他整个人一放松下来,疲惫困倦的感觉,瞬间席卷全身,他长出了一口气,一副侥幸的心里“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他一边说,一边转头看了眼胡子“我太困了,要从这里休息会,你也睡会吧,另外,那边,你去通知一下,告诉他们,把人头带回来就行了!” 胡子点了点头,也是明白了血蟹的意思“那你从这休息会吧,等着小姐醒过来就好,至于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好了,抓到了一个活口,想办法撬开他的嘴就行。” 胡子一边说,一边自己转身就进了另外一个房间,很快,屋子里面的人也都出去了,守着大门的守着大门,显然,火蟹如果不等着自己女儿醒过来,心里面定然还是不踏实的,还好,这里面有两个房间,胡子进了另外一个房间,他看着房间里面叠的十分整齐的被褥,皱了皱眉头,他也是累了,只想就地休息,他顺势躺在了床上,把手机拿出来,电话直接就打给了郭闯,但是电话刚刚拨通的时候,就自动关机了,这是没电了,胡子也没有着急,刚好看见了房间里面的插座还摆放着一个充电器,应该是走的时候忘记带走的,胡子顺势就把充电机插到了自己的手机上,接着,自己躺在床上,因为太疲倦了,闭上眼睛,直接就给睡着了。 另外一边,依旧是在关押王赢的那个小山村内,王赢被绑在十字架上,左臂上面还有钉子,钉在木板上面,满身的鲜血,整个人浑身上下,似乎已经没有一个好的地方了,看起来都有些触目惊心,惨目忍睹,甚至于有些郭闯的下属,这个时候都已经看不下去了,都把头扭了过去,唯独郭闯,现在整个人似乎还挂着丧心病狂的笑容,他从边上用钳子夹起来了一块滚烫滚烫的铁烙,再一次的把铁烙烙到了王赢的身上,一股子焦糊味儿,再次传来,王赢已经没有了呐喊的力气,而且,这个情况下去,王赢显然生命一直都在流逝,他也已经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了,郭闯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 他看着王赢低下头,叫吼都不叫吼了,他从边上再次拿出来了注射器,轻轻的注射进了王赢身体,一边注射,他还在一边开口“这玩意不能一下就注射进去,一下多了会死人的,所以我慢慢的注射,嘿嘿。”郭闯一边说,一边冲着王赢笑了起来。 再注射器的液体,注射进了王赢的身体之后,王赢很快,就有了反应,他整个人又开始挣扎了,表情显得十分的痛苦,看着王赢这痛苦的样子,郭闯从边上“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显得很是开心,他看着王赢痛苦挣扎了好一会儿,然后从边上示意了一下,边上一个马仔给他搬过来了一把椅子,郭闯坐下来之后,欣赏着王赢的痛苦,他还拿起来手机,从边上拍摄了起来,显得格外的兴奋。 王赢挣扎了十几分钟的样子,然后停了下来,郭闯从边上翘着二郎腿,看着王赢停下来了,他撇了撇嘴,从边上开始喝茶,他就这么欣赏着王赢,看着越来越虚弱的王赢,很快,他再次起身,走到了王赢的面前,他拍着王赢的脸,把王赢给拍醒了“我再问你一次,人藏在哪儿了?”郭闯说完之后,目光就盯着王赢。 王赢很是吃力的抬头,他现在已经没有人样了,看着郭闯,他咬牙切齿的,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每一个字,都是格外的清晰“你,个,杂,种。”王赢还要继续说话的时候,郭闯撇了撇嘴,从边上拿起来毛巾,把王赢的嘴堵上“你今天又没有坦白的机会咯,哈哈哈哈!”他有些变态,把王赢的嘴使劲缠绕上,然后从边上再一次的拿起来了注射器,这个时候,边上的一个男子开口“你再这样下去,他活不了多久了。” “这里有你事吗?”郭闯转头,冲着身后的男子就叫骂了起来,一边叫骂,一边起身就把边上的一把铁钳子,照着那个男子就给甩了过去,男子猛的往边上一躲,铁钳子“咣!”的就是一声,砸到了边上,接着郭闯转身就从兜里面把枪掏出来,对准了刚刚说话的那个男子“你他妈的给我滚远点,老子做事情,用不着你们教!都给我滚!谁在废话,老子弄死谁?听见了没有?”他一边说,一边把枪口又对准了边上的别人。 很快,郭闯把枪收了起来,把注射器再次缓缓的注射进了王赢的身体,这一次,王赢整个人都没有什么反应了,郭闯从边上盯着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身回到了房间,他从里面又拿出来一支注射器,这次开始给自己的身体里面注射液体,再注射完毕之后,他缓缓的休息了几分钟,很快,他整个人又精神抖擞了。 他目露凶光,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王赢的面前,他从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他大口大口的抽着烟,一边抽烟,一边冲着王赢开口,这个时候,他整个人的语调,也平稳了许多“不管你以前多么的风光,多么的牛逼,那都是以前了,更何况你也不算是个什么人物,现在你落在老子的手里面了,你就给老子老实的听话,少受点罪,你要素不听话,就算你曾经是天王老子,现在你也得跪着呆着,而且老子一定让你生死不能!今天晚上是我最后忍耐限度了,别以为老子豁不出去,我告诉你,我什么都能做,也什么都敢做,老子出来跑江湖,血雨腥风的时候,你他妈的过门槛还卡蛋呢,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斗?你行吗?”郭闯说到这的时候,再次冷笑了起来。 他这个时候从边上拿起来了钉子,拿着铁锤,冲着王赢的身上,用力一锤,一钉子就给钉了上去,王赢这会都没有反应了,而且似乎身上的鲜血,流的都不如之前那么多了,郭闯看起来依旧是有些兴奋,这第一钉子订完了,又拿起来了一个钉子,又从王赢的身上比划了起来,很快,钉子到了王赢大腿的位置,他“嘿嘿”一笑,一钉子再次钉了上去,王赢这个时候,嘴角的鲜血,都已经顺着毛巾,胶带,流出来了,郭闯这个时候从边上拿起来了一把钉子,冲着王赢的身上,只要是不是要害的地方,就开始一下一下的往里面钉,一边钉,他一边还在开口“你不是有本事吗?来啊,接着施展的你本事啊,我看看你多大的能耐,你不是嘴硬吗?你别求饶,一定别求饶,你求饶的话,我就没有意思了。”郭闯嘴角挂着笑容,一连又是好几根钉子都招呼上去了。 这个时候,他突然之间就把一根钉子,对准了王赢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