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7】停车场的人 - 狼与兄弟

【3097】停车场的人

对面的一个金圣会的骨干从边上随即开口“我们找到了给王赢包扎治疗的大夫,通过大夫的描述,我们确定了王赢他们的一个逃散方向,而且也大概确定了几个他们可能偷偷离境的离境点,只不过等了三天,一直没有等到他们的人,剩下的地方我们也都安排人守着了,而且,我们还按照您的要求,也是花了巨款,打点了边境守军,到目前为止,就是一点点的消息都没有,我怀疑他们现在是找什么地方藏起来了。” “是的,现在的情况,如果他们这群人,找了一处大山里面,或者很偏僻的山村,藏在里面,一呆好几天不动不出门的话,我们还真的很难找到他们,但是相信我,只要他们还在境内的话,我们一定会想办法吧他们挖出来的,按照我们的戒备程度,他们很难离开境内的。”这个下属从边上双手抱拳“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而且,还不排除一个特殊的情况,按照那个救治了王赢的大夫的说法,他说王赢身上的伤很重,甚至于他从医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受伤如此严重的人,说王赢有死掉的可能。” “死掉?你死了他都死不了,我从来不相信这些。”火蟹抬头看着边上的另一个人“那个什么,按照按个大夫的描述,有没有确认出来是哪伙人把王赢给救走了?” “我们拿着照片去让他指认了,但是那个大夫说当初送王赢进去的那几个人,脸上都带着面具,他没有办法仔细的确认清楚他们的样貌,只能记得大概的身高,说那群人很有经验,而且戒备心很强,自己的命都差点丢在那里。” 火蟹听到这,靠在了边上,长出了一口气“让你们调查的最近出入境的中国人查了吗” “查了,人数不少,但是基本上都和王赢没有什么关系,我们现在也想出来原因了,他们这群人身上绝对不会仅仅只有一份护照的,他们如果用别的护照,别的国家别的国籍人的身份的话,那就太不好查了,一个一个的查,需要很多很多的时间,第二点,那就是如果他们没有通过正规渠道,是偷偷入境的话,这样我们更没有办法查了。” “那你们还能干吗啊?我要你们,还有什么用啊?”火蟹坐直了身体,突然之间就叫吼了起来“难道我养了一群废物吗?这点事情都做不好?王赢身边就那么几个人,凡骁,灰血,宋剑,他们这群人,拿着他们的照片,想办法,挨个查,就查近期入境的人,一个人查着慢,就弄十个人,一百个人去查,不会吗?” 边上的人都不敢吭声了,全都低着头,很快,房间里面的气氛一瞬间将至冰点。 这个时候,房间里面手机震动的声音,就是格外的响亮,大家的目光也都看向了火蟹,火蟹从边上拿起来电话,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了一下,从边上就把电话接通了,电话接通之后,里面一个虚弱的声音传出“火蟹,我叫王赢,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因为我是你,是你们金圣会所有人,今后人生的全部噩梦,别着急找我,我会找你的,现在,你们的噩梦,很快就会开始的。” “王赢,别从这给老子装神弄鬼的,告诉你,我们金圣会再老挝前前后后一百多年了,像你这样的人不知道见了多少,狂妄的人有的是,但是没有例外,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知道吗?不信我们走着瞧,我一定会把你挖出来,然后再把你碎尸万段,你等着我们,桀桀桀”火蟹从边上也笑了,一边笑,电话那边就给挂断了…… 就在万象金圣大厦的楼下,好几个男子守在大厦的入口处,他们不停的盯着来回过往的行人车辆,再周边,还有不少人走来走去的,观察着周边的交通,再大厦的楼顶处,还有大厦内部,到处都是来回巡逻的金圣会的保安,人数极多。 金圣大厦现在所有的出入口,只留下来了一道供进入大厦使用,而且这道大门还变成了安检门,所有进出的人,都需要做严格的检查,哪怕是来谈生意的贵客,也得检查。 金圣大厦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处,一辆内部的车子行驶而来,这里同样守卫森严,车子被拦了下来,一行人上车仔细检查,还检查了司机,确认无误了,这才放走了这辆车子,车子行驶进入了地下停车场,找了一个车位停下来,司机下车拎着一个公文包,转身就往电梯边上走,再电梯入口的位置,几个人坐在那里正在打牌,说说笑笑的,还在吃东西,也是守着这里,随着这个司机离开之后,从车下面,一个身影滚了出来,随即他单手撑地,整个人瞬间就蹿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地下停车场。 再火蟹的办公室内,火蟹已经让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这一下,就剩下了他和胡子两个人,他揉着自己的额头,显得有些焦急,胡子从边上倒是挺平静的“火蟹,我知道王赢这个人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角色,但是你最近有点太情绪化了,这不像你。” “我的情绪化不在王赢。”火蟹抬头看了眼边上的胡子“你知道的,血蟹和水蟹两个人现在再外面忙事情,根本就抽不开身回来,所以家里面都是我再掌管,我们刚刚经历了大内斗,内部本来就混乱,王赢虽然不是什么人物,但是他绝对是一把尖刀,一把刀再厉害,他放在那里,没法自己动的,我现在的情绪化,是在于握刀的人,我现在越来越有一种直觉,赛亚松他们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把咱们金圣会做掉,这个才是我最担心的,我不想到时候血蟹和水蟹回家的时候,家都没有了,我丢不起那个人。” “赛亚松一直都想做掉咱们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咱们怕什么,他不敢动手的。” “他是不敢光明正大的动手而已,要么你想想,我们金圣会再内乱之前,空前团结,为什么会内乱,还不因为中方抓了我们老大,他们不帮忙不说,还全都支持。” “那是没办法的事情,而且那个时候,将军他们也是一个支持态度,咱们惹不起啊。” “不一样的,将军是明着支持,暗中一直是有再帮助咱们的,就是咱们自己没有想到,赤虎的那群特种兵那么的厉害,也是小心大意了,所以才被抓到了,但是赛亚松,他们表面上面支持,暗中也是十分支持的,再换句话说,你还没有看明白吗,我敢打赌,就王赢上一次的逃窜,也定然是赛亚松让人安排的,否则王赢也不可能逃过咱们那么多的围追堵截,过不了雷区,不可能逃到越南去,只不过咱们没有证据而已,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我现在之所以着急干掉王赢,我就是怕把这把刀,让赛亚松攥住,那样的话,那可就真的麻烦了,你知道的,能称为刀的人不多。”火蟹说到这,从边上开口“而且敢冲着咱们扎的人,更是寥寥无几,王赢算是一个,所以我才着急,把这把刀毁了,让赛亚松就算你想暗算咱们,也没有武器。” “我觉得赛亚松目前来看,应该还不会对咱们如何,毕竟还有属于咱们的利益团体,而且赛亚松上台没有多久,他自己的地位,也没有那么的稳固。” “那他偷偷的拿刀扎咱们,咱们也得难受吧?”还是火蟹的目光长远“如果现在的情况,真的是我预想的那样的话,那赛亚松之前和王赢已经有过交流,并且要帮王赢离开,那现在就还有一个十分危险的事情。”火蟹说到这,从边上伸手一指“那就是王赢心里面清楚赛亚松想要收拾咱们,只不过害怕动摇他的根本,所以不敢乱动,那王赢也就有了依仗,如果他真的和赛亚松偷偷达成协议,那赛亚松给他提供掩护的话,那我们想要抓人,就真的没有那么容易了,咱们现在其实挺麻烦的。” 火蟹说到这,胡子从边上思索了片刻,跟着点了点头“嗯,你要这么说,确实是挺有道理的,但是你放心,我这边一直也让人盯着赛亚松呢,他身边也有我们的人,所以他如果有什么动静的话,我们这边会第一时间知道的,他最近还是没啥动静。” “他身边都有我们的人,那你说,我们身边会没有他们的人吗?”火蟹这一句话,说道关键地方了“而且你怎么知道咱们留在他身边的人,就真的和咱们是一条心呢?咱们得到的消息他没有任何动作,他就真的没有任何动作吗?万一是他自己亲自动身的呢?不可能都知道吧?”火蟹每一个字都说中了要害,胡子从边上也不吭声了,片刻之后,火蟹从边上起身“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再次加强大厦的戒备,让人在多安装一批监控,争取做到整个金圣大厦无死角,我们都要注意点自己的家人,王赢很擅长从这一方面入手,这个人太无耻,没有原则底线,我们必须要小心,通知我们金圣会的所有骨干成员,大家都要往自己的家庭,以及自己身边,增加人手,告诉他们,我没有再开玩笑,王赢这伙人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另外,增加悬赏额度,抓王赢,通知他们尽快比对出来这些日子入境的人,看看王赢的那些兄弟进来们,如果都进来了,那他们人数多了,目标也就大了,我们也就更方便了!” “都已经这样了,还加强戒备,我说不用这样吧,我们的戒备已经够可以的了,而且你现在的动作越来越大,到时候搞得人心惶惶的,这样反而不好不是,毕竟王赢现在的身体情况你是知道的,我们这边够可以了,主要还是想办法别让他们跑掉就行了!” “跑掉?万一他们不跑呢?”火蟹再次开口,他这一说,胡子从边上也是下意识的说道“不跑?这种情况下,他们还不跑,怎么着,他们还想拼拼吗?让他们露个面儿试试,那不是正好把他们都处理了吗!真是新鲜了!他们还敢打金圣大厦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