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8】赛亚松的会议 - 狼与兄弟

【3188】赛亚松的会议

很快,这一行人从侧面的围墙就翻进了院子,房屋的大门紧闭,这个脸上有刀疤的男子并没有走大门,反而是十分敏捷的几步就爬到了二楼的窗户处,他抬起胳膊肘直接就把玻璃砸碎了,自己直接就翻身进了房间,他看着已经被砸的不成样子的房间,又看见了房间后面的那一颗定时炸弹,他摸着自己的耳机,吩咐了片刻,随即他从兜里面拿出来匕首,麻利的走到了定时炸弹边上,他顺手就把炸弹的保险线给剪断了。 随着保险线给剪断之后,他拉开房间的大门,看着整个大厅里面,连着走廊,都已经被砸的不成样子了,不少地方的墙壁,居然都被砸塌陷了,很快,周边几个卧室里面的身影也都出来了,都是他的人,手上都拿着炸弹,接着最里面那个房间的大门也被推开,只不过这大门被推开的时候,身后出现的一个士兵,一脸的惊愕,很快,他把大门的位置让开,这个刀疤脸冲了过去,看了眼这个房间,房间里面满满的全都是尸体,他看见了索贡的尸体,也看见了师秦的尸体,他站在原地,当即也愣住了。 片刻之后,带头的这个士兵从边上开口“通知所有人,警戒大营,找一下卞宪和卫浩,如果出问题了,一定是他们两个人出的问题,他们两个人带来的人有问题!” 这个士兵的反应速度很快,边上的人点了点头,赶忙就离开了,这个士兵依旧站在原地,看着房间里面的一切,他走到了师秦的边上,看着师秦被踢断的脖颈,然后又弯腰,检查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的伤痕,几分钟以后,一个士兵过来了“蟾蜍,该戒备的已经全都戒备了,但是刚刚得到的消息,卞宪和卫浩他们十几分钟以前已经带人离开了,而且离开的时候是和塔司汇报的,塔司让人亲自放行的,走的时候他们还带了几车的货物走,而且他们几乎是刚走了没有多久,就有他们的大队士兵过来接应他们了,这事很蹊跷。”这个士兵说到这,蟾蜍并没有吭声,他依旧观察着地上的尸体。 很快,这个蟾蜍的下属看了眼边上的另外一个士兵“这里面死了这么多人,你们这么多人再外面,难道就没有听见这里面的打斗吗?你们都是干嘛吃的?” “我们平时也不负责这附近的安保啊,而且这附近的安保这么多年都是你们的人负责的,今天你们撤走以后,我们还是再我们的守卫区域守卫的啊,而且这里面一直都是丁玲桄榔的声音,我们哪儿知道啊,大家都听习惯了,都知道他们再拆家啊。” “这是理由吗?”蟾蜍的下属明显的有些火儿了,这个时候,蟾蜍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冲着他摇了摇头“别怪他们了,这事情怪不得他们,首先要怪的,就得怪索贡和塔司,他们要不把咱们弄走,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也是幸亏把咱们弄走了。”蟾蜍丝毫的不避讳,然后伸手一指“你看看地上这些尸体,所有人的刀口,基本上都是一刀致命,师秦被人打断了脖颈,窒息而死,索贡手上被人用匕首插穿了,这不是直接刺的,是甩出去的,现在可以说,动手的这伙人,战斗能力极强,如果我们当时在的话,就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未必是这伙人的对手。” 蟾蜍从来不说假话,他这一句话,说的边上的人也都不吭声了“卞宪和卫浩!” 蟾蜍这个时候明显的有些生气了“这两个人真的是吃里扒外,枉费老先生对他们这么好了,但是我很好奇,他们这两个人手上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下属,他们手上的特种部队能有人直接踢断师秦的脖颈吗?他们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吗?我怎么不知道?” 边上的蟾蜍的几个下属也都摇了摇头,很快,房间外面又有几个当官模样的人冲进来了,进来之后,这点人直接叫吼了起来,好几个人转身就出去集合兵力,吵吵嚷嚷的,蟾蜍这个时候脸上闪过了一丝厌恶之色,他靠在边,给自己点着一支烟,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外面的景色,许久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这一次将军怕是真的完了,这赛亚松也是真的够狠的。”蟾蜍虽然再索萨军营里面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但是显然,他和索萨的超乎寻常的关系,使得他几乎知道索萨所有的事情不说,并且再这里,没有人敢不尊重他,索萨索恭先后出事,不想都知道,一定是赛亚松动的手。 而且,蟾蜍心里面更明白,现在索贡一出事,那是真的没有人来主持大局了,这一次是真的完了,想到这,他长出了一口气,看着窗户外面的景色,陷入了沉思。 索贡再索萨大营被干掉的事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在整个老wo地区,被人为的刻意的就给传开了,整个老wo地区都炸开了锅,而且传出来的版本,也分了很多种,有的说是被炸死的,有的说是被割喉,还有的说是被毒死的,反正说啥的都有,人多口杂,越说越乱,而这个事情,最大的嫌疑人,那就是卞宪和卫浩,但是没有任何人有证据能指向他们两个人,而且,几乎所有的人也都不相信,卞宪和卫浩两个人有本事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现在这两个人也是一边接受调查,一边宣誓对于赛亚松政府的效忠,而且,两个人直接就到了万象,准备参加赛亚松的军事会议,然后正式接受调查,两个人也是一直否认所有的指控,其实所有人心里面也都清楚,就算是调查,也就是走走样式而已,两个人绝对不会有任何事情,反而,今后,加官进爵这也是免不了的,但是就像是蟾蜍以及很多人预料的那样。 再索贡出事之后,剩下的所有处于观望状态的军方主要将领,都提前到达了万象,准备参加赛亚松的军事会议,连带着泽楷这一群人,这一下,赛亚松这边的政府军势力,就已经处于绝对的优势了,剩下的,除了索萨索贡的军营里面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以外,剩下的还有几个和索萨索贡,关系极其紧密的将军,还是真的没有动。 但是这个时候,赛亚松也是展现了他的高情商,再政府军这边的势力,已经完完全全占据优势的时候,他给所有和索萨索贡走的很近的将军,都发布了一封密函,密函的文字内容,基本上都是一样的,有软有硬,有承诺,又有威胁,算是最后通牒,基本上意思都是只要现在收手,绝对既往不咎,所有的一切,就当不知道,但是必须要调岗养老,待遇依旧丰厚,而且,赛亚松决定把从索萨索恭以及金圣会那里查抄出来的一部分钱,拿出来分给大家,数目也不是小数,他也是真的展现了诚意,但是如果现在谁仍然执迷不悟想要和索萨索贡狼狈为奸,定然按照叛国罪处理,并且坚决武力平叛!不再接受任何形式的讲和与投降,赛亚松这个人,这么多年了,都是这样,要么,就是不动,要动起来,那是绝对的强硬,这些人们也都心知肚明,但是毕竟也都是安逸久的人了,再衡量再三之后,几乎所有的将军,都决定接受赛亚松的条件,安生的养老就是了,也不想一把年龄了,再落个叛国的罪名,这一下,等于是整个老wo军方,除了索萨和索贡两支部队依旧没有表态之外,剩下的所有势力都表态了,并且,赛亚松这里的军事会议,几乎整个老wo的所有主要军方将领,全部都过来参加了,再赛亚松他们的军事会议,正式开始的头一天,索萨和索贡的父亲,这个在老wo声名显赫的老一辈领导,站出来亲自代表索萨大营宣布效忠赛亚松政府,并且对于自己儿子的行为,绝对不可以包庇,毕竟是老领导,这种时候了,看的还是长远,对于他来说,对于这两个大营的感情,和自己的孩子是一样的,当然了,后面的时候,还有消息传出来,是赛亚松亲自给索萨的父亲打了电话,然后亲自说服的这个老头儿,不知道赛亚松用什么方式说服的这个老人,但是八成,也是用索萨的最后的性命来说服的这个老头,因为最后索萨,只是入狱被判了重刑,并没有连带任何人,也保住了一条命。 但是同样的,索贡的事情,最后的调查结果也出来了,真正下手害索贡的人,是索贡大营的蟾蜍,所有的势力,也都指向了蟾蜍这一伙人,原因是蟾蜍他们想要盗取索萨资产的时候,与索贡他们发生了口角并被识破,所以蟾蜍这一伙人,杀害了索贡这群人,而且蟾蜍他们也有足够的本事做出来这些事情,最主要的,是现在蟾蜍这一伙人,也已经畏罪潜逃了,但是尽管如此,索贡大营内部,还是有几个人,站了出来,坚决起兵造反,用他们的话说,要伸张正义,他们发表了长篇大论,用来指责赛亚松,以及泽楷这些人,揭露了很多事情的真相,但是不会有人相信,相反的,再赛亚松的一声号召之下,索贡大营内部的一些士兵,当天晚上就把这些造反的将领,全都给擒获了,并且连夜乘坐直升机,送到了万象,接受惩处,这也是雷厉风行,当然了,后面的时候,也有人指出来,说这些士兵其实很早之前,就是赛亚松安插进去的人,而且一个一个的都是好手,当天晚上其实再这些反叛将领的房间内,发生了大规模的流血事件,但是最后这些士兵获胜了,而且,周围那些观望态度的士兵,再压力与感召之下,并没有真正的加入战斗,再这个过程中,其实也是真的险象环生。 就在赛亚松的办公室内,赛亚松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整个人显得异常的颓废,眼看着外面太阳似乎都要缓缓的升起了,今天这时候,刚好就是召开军事会议的时候,很多将军,都已经提前到了,最后一批人,今天上午也会抵达,刚好参加下午的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