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1】挨个算账 - 狼与兄弟

【3211】挨个算账

很快,这个陌生的男子微微一笑,往前走了一步,顺手拿起来了桌子上面的一瓶子洋酒,他拿起来使劲喝了两口,随即一口就吐了出去“这种劣质假酒也喝得下去。”他话音刚落,对面的两个男子全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个伸手一指他“你他妈的想死吗?” 话音刚落,这个陌生男子抬手一酒瓶子就冲着一个男子招呼了上去,房间里面的所有女子,这一下全都叫吼了起来,接着他转身抬拳抡向了另外一个男子的正脸,这一拳力道很足,就听见“咯吱”的一声,鼻梁骨断裂的声音,随即这个陌生男子翻身一个回旋踢,就把这个人踹倒到了地上,跟着他上前一脚就踢到地上这个男子的腰腹处,给这个男子踢岔气儿了,他从边上再次拿起来了一个酒瓶子,照着地上男子的脑袋上面“咔嚓!”的又是一下,酒瓶子碎裂之后,他手上攥着另外一半儿,冲着这个人的手腕手筋处,生生的碾了下去,这男子痛苦的惨叫了起来,男子一边惨叫,一边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把匕首,想要冲着这个陌生男子招呼,但是这个陌生男子灵巧的反手一拽,直接就把匕首夺下来,照着这个人的手腕处就扎上去了,然后生生的扎到了沙发的噩梦,男子再一次的惨叫了起来,另一个人这个时候也爬起来了。 他挥舞着酒瓶子照着陌生男子的脑袋就是一下子,陌生男子一抬胳膊“咔嚓~”的就是一声,随即对面的男子转身就跑,陌生的男子从边上拎起来了一个小沙发墩子照着门口的位置就甩了上去,把想要逃窜的那个男子,生生的砸了一个跟头。 随即这个陌生男子转身从沙发上面把匕首掏了出来,先是看了眼地上的这个人,他上去照着地上这个男子的角落处的两根脚筋儿就招呼上去了,动作敏捷,身手麻利,地上的男子惨叫着,根本没有办法动态,鲜血顺着他的手腕,脚腕处缓缓流下。 另一个男子刚刚被砸的那一下,倒在地上,好半天还没有反应过来呢,这个陌生的男子提着匕首也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随即这个男子蹲下身,上去先后几下直接就把地上男子的手筋脚筋,全都给挑断了,地上的这个男子也惨叫着,从地上翻滚着身体,对面这个陌生的男子,这个时候,却没有逃窜,包房里面的姑娘们也早都已经离开了,这个魔神男子,这时候却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整个人显得十分的轻松,他坐在边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地上躺着的这两个人,他等了足足得有五六分钟的样子,他的烟都抽完了,这时候,包房外面的大门才被踹开,好几个泰国警察出现了,他们手上拿着武器,枪口对准了中间这个陌生的男子,叫吼着,让他放下武器。 中间的这个陌生男子微微一笑的,起身,把手上的武器扔到了地上,随即举起双手…...依旧是再清莱市的大街上,一辆奥迪轿车正在正常行驶,很快,到了前面拐歪的地方,这个时候,一辆皮卡从侧面也冲上来了“咣!”的就是一声,与奥迪车发生了碰撞。 很快,皮卡车的司机下车了,奥迪车的司机也下车了,奥迪车司机明显的十分的愤怒,他下车走到皮卡车司机的面前“你是怎么开车的?”他这边刚叫吼了一声,对面的皮卡车司机就特别平静的开口问了一句“你应该就是班塔吧?” 班塔楞了一下,上下打量着对面的这个男子,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呢,就在侧面,皮卡车的大门直接就被推开了,一个身影手上拿着一把电棍下来照着班塔的脖颈处“刺啦~”的就是一声,结结实实的电击声音,班塔整个人一瞬间失去了抵抗能力,随即这个身影一抱班塔转身就把班塔给摔倒了皮卡车的后面,随即这个身影直接就到了班塔的奥迪车上面,皮卡车司机也回到了皮卡车上,两辆车子奔着不同的方向,行驶离开。 先后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就在王赢他们藏身的这一幢别墅的地下室内,班塔已经恢复了知觉,他揉着自己的脖颈,从地上有些吃力的爬了起来,刚刚那一下电击,也是明显的电量太大了,让他整个人现在浑身上下都酥麻酥麻的,他起身之后,看见了斜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身影,地下室的灯光昏暗,他看见那个身影的时候,下意识的抬头盯着这个身影的脸上看,这一看,整个人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明显的是受到了惊吓,但是片刻之后,他又稳住了身形,他定神一看,对面这个男子只是带着一副狰狞的血狼面具,但是这个人的眼睛是漏在外面的,看着这个人的眼神,实在是有些冷酷,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班塔皱了皱眉头“你是谁?” 对面的男子,一头白发,带着狰狞的血狼面具,再加上这阴狠的眼神,这些配在一起,显得格外的诡异,但是这个男子半天却没有说话,很快,班塔从边上继续开口“哥们,我觉得你是找错人了,你我无冤无仇的,如果有什么误会,说开就好了,而且,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我的身份。”班塔说到最后的时候,明显的硬气了不少。 这个时候,带着血狼面具的男子,把自己的面具摘下来了,王赢与班塔两个人对视,虽然班塔从前也没有见过王赢,但是王赢毕竟现在再泰国这么的出名,到处都是他的通缉令,所以现在看见王赢,认出来了,也是正常的,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王赢!”班塔看见王赢之后,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了“你我有何冤何愁?你想干嘛?” “不干嘛,我是来要债的”王赢这一说,班塔从边上更是诧异了“我欠你什么?要什么债?王赢,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是。”就在班塔还要说话的时候,王赢从兜里面就把装着消声器的手枪掏了出来,对准了班塔的大腿“砰!”的就是一声,班塔一声惨叫,捂着自己的腿就倒在了地上,随即王赢转身从边上就拿起来了一根棍子,走到班塔身边,他卯足了力气,照着班塔的脑袋上面“咣!”的就是一下,班塔的脑袋撞到了地上“咣!”的就是一声,一瞬间的功夫,他整个人天旋地转的,额头的血迹流出,瞬间染红了他的眼眶,他这边还没有反应过来呢,王赢抬手举着棍子照着他的小腿处“咣,咣!”的就是两下,随即班塔惨叫的声音传出,王赢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不停的挥舞着手上的棍子,卯足力气了往下招呼,又是连续两下,就听见“咯吱~”的就是一声,明显的骨骼断裂的声音,班塔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音传出,但是王赢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照着他的脚裸,小腿,还在招呼,片刻之后,班塔已经疼的晕厥了过去,随即王赢转身挥舞着棍子,照着班塔的另一只脚的脚裸“咣!”的又是一棍子,连续几下下去,另一只脚的脚裸也被生生的砸断了,班塔已经疼得晕厥过去了,这一下又在剧烈的疼痛当中,醒过来了,他惨叫着眼泪都流出来了,开始求饶。 但是王赢根本不理会他,冲着已经打断的脚裸,小腿,又在不停的往上招呼,不一会儿的功夫,王赢自己都有些累了,他把棍子扔到了边上,活动了活动自己的筋骨,随即他坐在一边,还喝了点水,抽了支烟,看着似乎缓过来不少了,他从边上把棍子捡起来,又冲着那边班塔过去了,班塔没有丝毫的骨气,一边从地上爬,一边留着眼泪认错,求饶,王赢根本不理会他,走到他身边,挥舞着棍子,照着他的手腕又招呼上了,一下接着一下的,整个地下室,到处都是班塔惨叫的声音。 再地下室另外一侧,漆黑阴影的角落处,沙旺就坐在那里,看着面前的一切,凡骁从边上陪着沙旺,从头到脚,两个人一声未坑,而且从地下室别的位置,还真的看不清这里,他们两个人看着王赢不停的招呼,这棍子也是真的够结实了,到了最后的时候,王赢已经满身的汗水了,他把衣服都脱了,气喘吁吁的,自己也是有些累了,他这才把手上的棍子扔到了边上,随即他缓缓的往出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看了眼凡骁“给他补几下,手筋,脚筋。”王赢说完,拍了拍沙旺的肩膀“第三个。” 沙旺这个时候从边上摇了摇头“不要这样搞了,如果这样搞的话,不用多久,你就会被发现的。”沙旺长出了一口气“我都已经这样了,这就是命,我认了。” 王赢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转身就走,沙旺还想开口时候,凡骁从边上拿出来了一把匕首“我要是你的话,我现在绝对会放弃劝说他的想法,因为你也劝不了了,只要我们开始动了,那就必须要做完,放心吧,一个都不能少,也一个都跑不了。” 王赢从边上看着沙旺“说实话,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为了我,您会变成这样,我他妈的不把这群畜生一个一个的都收拾了了,王赢就他妈的白活了这么多年!” 清晨十分,太阳刚刚漏出来了一点儿光亮,再缅甸北部,靠近孟加拉湾的一处港口处,这里停着一艘巨大的货轮,再货轮上面,有很多很多偌大的集装箱,现在这个时候了,还有很多人,再进进出出的,他们搬运着物体,一点一点的送到集装箱。 这个时候,再不远处,三个身影出现了,这三个身影带着口罩,把自己包裹的十分严实,很快他们走到了货轮边上,与站在边上一个看似管事的人交谈了几句之后,这个管事的男子转头看了看四周围,冲着这三个男子示意了一下,随即他转身带着这三个男子就往里走,进了货轮之后,东绕西绕的,这个男子就带着这几个人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