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5】增加筹码 - 狼与兄弟

【3215】增加筹码

这边填满之后,这些人并没有停下来,外面似乎还在有人再填,这一群人现在坐在这里,是真正的坐再钱堆儿里面了。 现在已经看不见门口的位置了,这个时候,斯塔的副官从边上开口了“十分抱歉,我家将军现在行动不便,说话也不方便,所以很多事情,我代为转达,希望诸位将军能理解一下,实在抱歉。”他很是客气的冲着所有的将军致歉。 都这个时候了,也不会有人和他一般见识,大家都点了点头,伸手一示意,那意思是让他继续说,很快,斯塔的副官鸿山从边上继续开口“我们家将军,这些日子,已经把家里面所有能变卖的房产,手势,股票,等等等等一系列的资产,全部变卖了,并且全部折合成了现金,现在这些钱,就全都摆在这里,大家也都看见了。” “至于将军的用意,想必再坐的所有将军,也都心知肚明,主要还是因为王赢的事情,前些日子,据说王赢再莫西德山区被索萨炮轰,已经被轰的尸骨无存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也都相信了这样的话,但是最近泰国最新发生的事情,想必诸位也都得到消息了,王赢并没有死在莫西德山区,反而还从莫西德山区逃出来了,继续兴风作浪,而且,最新的一件事情,貌似是趁机在泰国追杀黑火的何塞,最后把何塞逼的无路可退,追杀何塞最后生生的把何塞追杀到了警察局,然后把何塞干掉了!” “这个王赢是真的有点太无法无天了,抛去何塞的这个事情不说,我们将军想说的就是,当初再莫西德山区的时候,大家也不能说损失惨重,也算是都有损失吧?” “从沙湖到鹿亢,到更多的人。”鸿山一边说,一边看了眼老太君和纳楚狂“想必这些人再诸位将军的心目当中,也都有一定地位,全都遭遇了王赢的毒手,抛开这些不说,我们这么多人派人去围剿王赢的事情,几乎整个东南亚的人都知道了吧?然后最后的结果呢,那就是王赢非但没死,我们所有人,还都损失惨重,好几个知名的大人物,也都出事了,有被干掉的,有被暗杀的,有被毒杀的,这么多的人,再莫西德山区,居然没有搞定王赢,现在我就想问问再坐的诸位将军,之前的时候还能有最后一块遮羞布,那就是说王赢被炮轰,轰成渣渣了,那现在我们最后的一块遮羞布也没有了啊,王赢压根没有死,而且还在外面兴风作浪,这个事情传出去了,你说多打我们的脸,因为王赢,我们将军现在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这辈子也都完了!” 鸿山显得情绪十分的激动“我们之前的所有围剿都失败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如果我们再咽下这口气了,你们说,这得多么的让外人看笑话啊?是不是,诸位?” 边上的人依旧没有吭声,鸿山从边上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其实王赢也不是真的有多厉害,之前我们虽然出动很多人围剿王赢,但我们并不是派遣我们最核心的队伍去围剿他,而且我们彼此之间的联系也不够紧密,再加上地理原因,所以给了他很多可乘之机,所以,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可以联手围剿王赢的话,那一定要吸取教训。” “所以现在,我们将军有一个提议,那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派一支自己部队最最强悍的武装力量,然后组合到一起,形成一股子联军,去把王赢找出来,把他干掉!” “不能再派遣我们普通的士兵去了,王赢手上的那群人战斗力太过于强悍了,而且机动性很强,再加上王赢这个卑鄙阴险的性格,所以我们就是普通的士兵的话,那就算去了,也是白搭,只会造成更大的伤亡,所以我建议我们都派出自己的精锐部队去,我就不信了,如果是我们的精锐部队去了,王赢还能有那么大的本事,还能把我们这些人全都吞了吗?如果他还能再吞了我们的精锐部队,我和将军,自刎谢罪!” 鸿山说到这,再次长出了一口气,看着在场的所有人“而且为此,我们将军愿意付出我们所有的一切,包括在这现场的所有现金,以及我们整个斯塔大营!”鸿山说话的声音当即就响亮了不少,随着他这话说完,他转头轻轻的把斯塔的氧气罩拿下来了,斯塔这个时候看着在场的所有人,说话依旧十分的虚弱“我大营的所有官员,以及所有的钱财,都在这里。”他指着周围的人和钱“谁拿到王赢的脑袋,就是谁的,我斯塔今天在这里给诸位保证,如果我敢食言,那就请诸位把我碎,尸万段!”很快,他又有些呼吸困难了,就说了这么几句话,似乎要了他半条命一样,气大伤身这话是真的没错,边上的鸿山也赶忙把氧气罩给斯塔带上了,他看着在场的所有人。 “在坐的诸位将军,我们现在提议,我们每一家,只出一组二十个人的小分队就好,然后这一支队伍,绝对代表着我们这一个军营当中,最强悍的存在,所有的人员经费,武器配备,一切的一切,都由我们斯塔大营来出,最后如果干掉王赢了,我们整个大营,连带着这些钱,都是诸位的,谁干掉的王赢,这就是谁的。” “我勒个去,你真的豁得出去啊。”一个在场的军阀直接笑了起来“这么多的钱,看起来现金就得有几亿来吧,还有自己整个斯塔大营的军权,地盘,这报酬有点太丰厚了啊,斯塔,为了一个王赢,就这样,你值得吗?” 斯塔这个时候把自己的氧气罩又拿了下来,脸色煞白“我要看着他死。”他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的,似乎又想到了自己儿子的事情,他显得异常的愤怒“什么都值。” 他这一说完,对面的这个军阀就起身了,他盯着斯塔“那我问一下,平心而论,现在让你,叫你们斯塔大营的一组最精锐的士兵,去和王赢他们打,你说你的人能赢吗?”这个军阀这一句话,说的斯塔当即就不吭声了,显然他说能赢,那是扯淡呢。 很快,这个军阀看向了老太君“老太君,这你手上的君王,你抽二十个人出来,去对付王赢那伙人,你能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把王赢那伙人干掉。” “如果是正面抗衡的话,真刀真枪的对抗的话,我觉得我的人有六成的胜面。”老太君伸手比划了一个六的手势,随即这个军阀笑了笑“那你还真的挺厉害了,我觉得我让我的警卫营的人和王赢他手上的那些人正面抗衡的话,两成胜算都未必有,我觉得能给他们造成一些伤亡,那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不知道驰目将军您觉得您的狂徒呢?您觉得您的狂徒抽调二十个人出来,去和王赢那伙人正面抗衡,能有多大胜面?” 驰目冷笑了一声“这个真不好说,王赢手上的那群人,没有一个人是等闲之辈,没有一个人是次于一个特种兵的存在,但是打的是团队战,他们的单兵能力再强,团队配合方面终究是要差点的,我觉得我的人能给他们制造麻烦。” “其实您这么说,我就很认可您的说法了,至于君王能有六成胜算你的事情,大家听着笑一笑就好了,用不着这么帮着斯塔,如果你的君王能有六成胜算,就是二十对二十的情况下,我把我脑袋就扔在这里,给你了,大家为证!” 这个军阀这一句话堵得老太君一言不发,老太君这一刻也有点生气了,抬头瞅着对面的这军阀“你算个什么玩意?说我?把你警卫营的那些人拉出来和我的君王试试啊?” “那肯定不用试,肯定是被碾压的状态。”这个军阀“呵呵”一笑“您也别生气,我说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说要强调我多么多么的厉害,或者说我能和谁抗衡我,只是想要表明一个观点,这个游戏我玩不起,我也不玩,我手上的人参与不了这样的行动,他王赢也不会乖乖的呆在一个地方,等着我带人去围剿他,人海战术淹没他,所以我不玩,多少钱我也不玩,这军权呢,我感兴趣,但是我也拿不动。” 说完之后,男子起身“有命赚钱,总得有命花吧,这是你们大咖之间的游戏,我参与不了的,你为什么现在把整个军权都舍出去了,还不是因为你自己现在也是命不久矣了,所以觉得留着这些没有用了呢,那你说如果明都没了,还拿着这些干嘛啊?”男子长出了一口气,看着在场的所有人,双手抱拳“抱歉,我还是不参与了,当初再莫西德山区的事情,我的人都活着回来了,也是侥幸,我真不玩了。” 他一边说,一边和所有人都伸手抱拳,很快,他第一个起身带着人离开了,前面已经被钱给垒死了,他还是推开了所有的现金,第一个离开,他前脚走了,后面又有三个男子起身了“这游戏我们也玩不了,我们家小业小的,不想哪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王赢那伙人冲到我们家里面,再或者我们哪天旅游的时候,王赢从半路杀出来,我手上的人抗挡不住他们那些人,这是你们大人物的游戏,你们玩。” 这几个人说完,态度也非常的明确,一行人也起身全都离开了,这点人还没有完全走出去的时候,一个军阀靠在边上,微微一笑“真是没有用,妄称一个将军,被这样一个流氓小瘪三就给吓唬住了,实在是丢人,这样的人,我们不要也罢!”这个人说到这,抬头看着桌子上面的所有人“还有没有不想玩,想走的?那就赶紧走,走的人越多,剩下的人才能分到更多的的钱嘛,真是一群胆小鬼!” 在场的人员还是互相看着,许久之后,又有两个身影站了起来,无视了这个军阀的话语,自己转身就离开了,慢慢的,圆桌当中的所有人当中,就剩下了老太君这一伙人,以及驰目这一一伙人了,剩下的中立角色以及一些不入流动的小角色,已经都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