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3】多少人够用(恶魔果实加更) - 狼与兄弟

【3233】多少人够用(恶魔果实加更)

王赢心里面很清楚,不管赛亚松的人性到底如何,是否真的注重情义,但是自己一定要能给他用,要有他用的到的地方,并且展现了足够的势力,能得到他的认可了,他们才能一直合作下去,他才能赛亚松那里得到更多更直接的好处,赛亚松会帮他,但是不可能无休止,没有底线的帮助他,王赢看着面前的这张照片,从边上皱了皱眉头。 “这个人是泽楷的老部下,现在也是手握重权,因为得高望重,我也不敢随便动手,但是他和泽楷比起来,显然就要木讷的多了,他确实也是属于那种武夫的类型,手上拿着这么多权利,自己还不主动交出来,老这样,我是休息不好的,所以说,现在有两个方式,第一个方式,那是让他主动放下手里面的权利,然后我安排人去接替他的位置,这是第一个,但是显然,他不会轻易的放弃他手中的权利,否则的话,这么长时间,他也早就放了,那他如果实在不肯放手权利的话。”赛亚松说到这,从边上嘴角闪过了一丝凶狠“那我就需要他死,但是必须是正常的死亡,因为如果他有非正常死亡的情况发生的话,那就麻烦了,我难免会被怀疑,至于这个事情怎么做,那就看你了,你好好想想,我和你也实话实说了吧,我赛亚松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没有任何的退路了,我不能输,也输不起。我的意思,你肯定也是明白的,别说我多疑,也别说我狠,到了这个时候,我不狠,那我早晚让人吞了。没得选。” 赛亚松说这些话的时候,整个人似乎变了一个人一样,王赢看了他一眼,很快,赛亚松的脸上恢复了那副平和友善的笑容,他冲着王赢伸手“我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再我危难时刻帮助我的朋友,绝对不会,我现在的情况,身边也确实缺少一个能帮我做事情的人,之前还有孟巴查,现在都是卞宪和卫浩他们这些武夫,所以你是一个挺合适的人选,我也足够相信你。”看着赛亚松伸过来的手,王赢从边上也抬手。 两个人把手握在一起,不一会儿的功夫,赛亚松从边上笑了起来“行了,晚上卞宪给你准备了接风宴,在不高兴,也得去赏脸,我就不参与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先走了,喝的开心。”说到这,赛亚松自己起身就离开了,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奥娜从外面也进来了,和赛亚松打了个招呼,看着赛亚松离开了,她走到了王赢边上。 “王先生,我们也该动身了,将军准备好了晚宴,还有我们老wo的歌舞表演,邀请您一起欣赏。”王赢从边上起身,冲着奥娜笑了笑,很是客气的开口“谢谢……” 卞宪给王赢他们准备的这个接风宴,规模还是真的不小,整个卞宪军营内的所有高层将领全都参加了,就连一些中下层的,也有很多人都参与进来了,而且卞宪给予王赢的礼遇待遇也是真的够高的,全程都让王赢坐在自己的边上,对于王赢也是十分的客气,张帆他们本来没有心情惨叫这个宴会的,但是现在卞宪邀请了,也不能拒绝,毕竟以后还要在人家这里生活,还需要人家提供的保护呢,宴会现场,还有歌舞表演,而且,歌舞表演开始的时候,再最前面的领队的人,居然是奥娜,她换上了一身衣服之后,显得更加的妩媚,妖娆动人,王赢和卞宪自然是这场宴会的主角。 从头到脚,几乎所有的敬酒全都冲着王赢过去的,就算是诸如王赢这样的好酒量,他也是真的有些受不了了,喝到一半儿的时候,王赢就吐了,其实他也是真的早想这么大喝一场了,狼牙的事情,到底咋内心深处,还是刺激到了王赢,小狼他们的死,再王赢的心里面,也是一个结儿,再王赢呕吐过后,他已经到了可以随便喝的状态了,这一下,他开始主动喝酒了,这就是性格,他绝对不会只自己一个人喝多了,所以后面,他自己抱着酒瓶子,先是和卞宪拼,愣是生生的把卞宪给拼吐了,随即他一边喝,一边吐,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似乎再发泄,也是再喝酒,而且,他喝酒,这一次,有点把自己命都豁出去的感觉,喝吐了卞宪之后,剩下的所有卞宪的下属,凡是敬过王赢酒的,王赢一个一个的去喝,一个一个喝倒,喝吐他们,他自己都已经无所谓了,到了后面的时候,王赢已经是谁都拉不住,谁也不好使的地步了。 再到后面,他已经根本彻底断片儿了,什么都记不住了,他就是知道要喝酒,喝酒,其实他这种玩命似的喝酒,已经喝倒了不少人了,但是毕竟是在人家的地头,后面也是卞宪看出来王赢这么喝下去会喝死了,这才赶忙招手,本来就是喝的一个情义酒,如果搞出来事情也太麻烦了,所以他赶忙安排着散伙,收场,奥娜一直就在王赢的边上陪着,指挥着边上的人照顾他,他们把王赢送回到了房间,奥娜还有几个士兵,就从边上一直照顾着王赢,很快,王赢就哭了起来,一边哭泣,一边不停的叫喊着“对不起,对不起,兄弟们,对不起。”他叫着叫着,用自己的脑袋就开始冲着边上的墙壁上面撞,这一下也是吓坏了边上的几个人,赶忙过去拉着王赢。 王赢这会儿已经是彻底处于断片儿的状态了,也是借着这个酒劲儿,又哭又闹的,这是真的再发泄啊,边上的人都在照顾着他,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又开始吐了,吐着吐着,都开始吐血了,这是喝的确实是太多了,这也是幸亏后面卞宪制止的及时不然这一次真的就要了命了,在后面实在也是没有办法了,把医生都给叫过来了,连夜开始给王赢输液,就算是这样,王赢一直也在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不停的说对不起,还开始自残了,压抑许久的内心,这一刻是彻底爆发了。 后面输液的时候都不老实,这点人只能按着王赢了,慢慢的,王赢终于不再道歉,不在自残了,但是他嘴里面却在一直不停的念着静馨的名字,他开始自言自语,静馨这两个字不停的再念,奥娜还有边上的几个人就看着王赢,片刻之后,王赢抓住了奥娜的手,嘴里面叫着静馨的名字,慢慢的,他终于睡着了。 看着王赢这边睡着了,周围的这几个人,也都是一头大汗,卞宪靠在门口的位置,这个时候又看了眼奥娜这群人,很快,他一捂自己的嘴,没有控制住,也吐了出来,边上的人赶忙又过去开始照顾卞宪,卞宪一阵呕吐之后,靠在边上,气喘吁吁的“这个疯子,喝个酒又不是打仗,至于这么玩命吗,妈的,难受死了……” 缅甸,依旧是再斯塔的大营内,老太君这些人,这个时候又聚集在了一起,对面的驰目也过来了,等于是说,前段时间,去围剿王赢的这些私人军阀,现在又聚会了,蟾蜍也站在老太君的边上,之前那一次的围剿,蟾蜍他们是得到了消息,然后一直再追着王赢他们动手,另外一边的驰目他们则是选择了另外一条路线,那就是再老挝与泰国的边境守着,堵着王赢他们,这两伙人互相不影响,目标也都是对准了王赢。 结果蟾蜍他们追来追去,干掉了王赢手上的狼牙这一伙人,却让王赢给跑掉了,然后驰目他们一直按照之前的消息渠道,守在老wo与tai国的交界处,守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等到王赢,结果后面的时候,蟾蜍还接到了王赢已经逃亡了老wo的消息,而且,王赢不仅仅逃到了老wo,他都已经能得到了王赢藏在卞宪军营的消息了,所以现在的情况就十分复杂了,首先赛亚松肯定是帮着王赢的,其次,藏在卞宪的军营,最起码,也是一个军事营地,只要王赢藏在那里,不出来,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他们这些人肯定也不敢直接就打进去的,所以现在这个事情,其实还是挺麻烦的。 斯塔是越来越着急,但是也没有办法,他现在说话都没有办法说了,天天带着氧气罩儿,整个人显得骨瘦如柴,看起来给人的感觉,似乎就是一个大脑袋一样,基本上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鸿山再处理,还好,鸿山对于斯塔,也是绝对的忠诚,说实话,这斯塔和王赢两个人现在的仇恨,也是结成死仇了,这就是命。 现在这两伙人坐在这里,也是在商量这个事情,毕竟做都已经做了,肯定要把这个事情做到底,而且在场的两伙人心里面都心知肚明,王赢这个人,睚眦必报,他们既然已经对王赢下手了,而且杀了王赢一整只狼牙的人,那王赢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来报复他们的,这点人先也就是一个想法,必须要把王赢打死了,不能给王赢缓过来的机会,否则的话,他们的日子谁也好不了,王赢,是必须得收拾了。 这点人坐在一起,各抒己见,还在交流着该怎么办,各种各样的办法都探讨过了,但是基本上都被否定了,老太君一直都从边上听着他们的探讨,也是看着他们争执的没完没了的,老太君从边上拍了拍桌子“行了,都安静下来吧,我和你们说,现在想要花钱,去打点关系,让老wo把王赢送出来,是不可能的,除非你直接花钱打点赛亚松,那我就要问一下了,你们觉得多少钱能打动赛亚松?赛亚松会差那些钱吗?所以我觉得现在说那些都没有用,赛亚松是一定不会交出来王赢的,而且还会给王赢提供保护,所以我们只能想办法,要么趁着王赢出来的时候干掉他,要么想办法去卞宪的营地干掉他,王赢出来,我觉得不太可能,这孙子肯定会使劲藏着,进卞宪的营地,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进去了,就王赢那伙人,我们得进去多少人才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