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4】十分顺利(恶魔果实加更) - 狼与兄弟

【3234】十分顺利(恶魔果实加更)

老太君这一番话说完,边上的人都不吭声了,片刻之后,老太君从边上继续开口“但是事情肯定就不能这么算了,这王赢这孙子,带着那一伙人,如果真的偷偷跑出来了,时间久了,趁着我们谁不注意的时候,上来给我们来一下子,我们也都难受,而且我不信王赢一辈子都不出来了,现在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等,等着他出来,露面” “但是这一次,我们必须要更加的小心谨慎了,你们说吧,我们之前和班猜他们联手,和tai国的警方联手,得到了那么重要的资料,那么好的机会,我们自己都没有抓住,这一方面是我们自己的能力有限,活该现在受罪,担惊受怕,另外一方面,那也是我们自己内部的问题,不能不注意,蟾蜍他们除了最开始碰见王赢之后,一直都是围追堵截,调动着人一直再追,王赢总是能先前一步跑掉,这是为什么?驰目你们那么多人,一直都在那附近的边境线守着,各种出入口都被你们封锁住了,结果王赢再蟾蜍他们的追赶下,偏偏不往你们那边跑,反而是往警力更加戒备森严的tai国跑。” “你们说他凭什么这样做,为什么会这样做?这要是正常人,会像王赢这样反其道而行之吗,显然不会的,所以说,我们的抓捕小组中间,有卧底,而且不是普通的卧底” “这些卧底有他们独特的手段,哪怕是没有通讯工具的情况下,也能及时的把消息传递出去,但是他们不会吧消息传递给王赢,王赢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再我们这么多军阀的核心势力当中安插心腹,所以说,再我们这些人当中,有人也在帮王赢。” 老太君说到这的时候,房间里面顿时之间,鸦雀无声,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大家互相看着,面面相觑,很快,一个老太君这边的将军,冷笑了一声,看向了对面驰目阵营当中的一个人“您觉得,我们当中,谁会是内鬼呢?” 这一下,驰目身边的一个将军当即就不乐意了“你什么意思你?我是内鬼吗?别忘记了我们也没有抓到人,我们一直是在等着他上钩的,到是你们,让王赢从你们的眼皮子底下跑了,现在还有脸过来问这些?谁是内鬼,老子还怀疑你呢!” 这两个人本来就不和睦,不光是他们两个,是这双方的势力,一直都不和睦,从纳楚狂时代双方的不和睦就已经形成了,这也不是一下两下就能改变的,很快,边上的人都吵吵了起来,眼看着就要爆发更大的冲突了,老太君这个时候咳嗽了两声,周围的人都安静了下来,这个时候的老太君,却把目光看向了驰目“驰目,你觉得呢?” 驰目微微一笑“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我们中间肯定是有内鬼,而且内鬼的本事还不小,可以再我们很多人当中安插卧底,但是我不相信内鬼是我们当中的人,因为王赢和我们两伙人现在这个情况,不管是谁,都是不死不休的状态的,这么做是没有利益的,但是如果内鬼不是我们两伙人之中的人,也不是王赢安插的人的话,那就很明显了,再整个mian甸,这么多年,唯一能力,有机会并且有动机给我们安插卧底的人是谁” 老太君跟着微微一笑,随即点了点头“没错,而且从莫西德山区的事情开始,巴家就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关于针对于王赢的行动,不管如何,王赢是巴扎的女婿,是巴蛇的妹夫,他们之间毕竟是有亲情再的,而且,从巴扎再位的时候,就可能会在我们这些人当中安插一些人手,眼线,这些都已经不是秘密了,想必诸位也都在我老太君的营地内部安插了人手了把,我再诸位当中,也有眼线,这些都正常的,不成文的规矩,大家都懂,所以这一次王赢能从我们的眼皮子底下逃走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巴家。” “我也同意你的说法,应该是巴家做的。”这个时候,边上的驰目跟着开口了“但是现在的情况,我们没有直接的证据来证明是巴家做的,也不能直接上去就说吧。” “证据其实是有的,只不过不充分而已,蟾蜍他们再对王赢第二次下手之前,抓到过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的底子虽然很干净,但是和巴家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按照蟾蜍当时的说法,很可能是这个女子给王赢传递的消息,所以王赢才从饭店提前逃离,在这过程中还有人干扰了一段哨兵的视线,应该也是这个女子的人做的。而且,其实现在来说,事情的关键点不在整个巴家身上,其实是在于巴蛇一个人的身上,巴虎和巴蛇现在在一起抱团,是因为他们两个没有办法,说白了,压力全都是咱们给的,但是其实实际上他们两个没有感情的,别忘记了,两个人都曾经想要对方的命,至于巴扎,那更不用说了,巴扎和巴蛇肯定是有感情,但是巴扎更多的还是偏心巴虎的,而且,说白了,他的巴扎大营,也是巴蛇和王赢两个人生生的给抢来的。” 说到这,老太君突然之间笑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这个王赢也是真的擅长做这些事情啊,先是跟着巴蛇抢,现在又跟着赛亚松抢,恰好这赛亚松,这巴蛇,其实也都是同一个类型的人。”他自言自语完了之后,看着一桌子的人,继续说道。 “显然我们想要把我们手上的那些人彻底调查出来到底是谁是巴蛇的人呢,那是不实际的,而且还会扰乱军心,所以我建议我们先给巴蛇施加压力,先警告他,如果巴蛇收手的话,还好,如果他不收手的话,那我们接下来可以用别的办法让他收手,不知道诸位意下如何,尤其是驰目将军,您代表的不是我一个人,而且,我也不能单方面的去给他们施压的,所以我建议,我们一起去给他们巴家施压,他们自己内部本来就不是很平和,如果咱们能联手给他们施压,让他们不再参与,咱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否则的话,以后不管我们得到多么准确的消息,只要一动手,那王赢那边就能得到消息的话,这下去,谁都承受不了,必须杜绝这样的现象,再次发生!” 驰目听完了老太君的话,从边上点了点头“我觉得你说的可行,我们这也算是先礼后兵了,先给他说明白了,提醒了他,如果他再帮着王赢,那也不怪咱们了。” 驰目说到这,几个人点了点头,很快,侧面的鸿山开口“对,我觉得你说的没错,我们得先控好内部,才能在再有机会的时候,把王赢给收拾掉……” 老wo,卞宪的军营,一转眼的功夫,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了,王赢那天晚上再晚宴上喝的那些酒,也让他整整的难受了一个星期,床上躺着输液就输了三天,第四天的时候稍微好点,可以喝点粥了,前前后后一个星期的时间才缓过来,当然了,那一次,王赢再军营里面的名号也就有了,毕竟王赢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喝倒了好几个人,跟他一样难受的部队军官,第二天有七八个之多,这里面还包括了卞宪。 现在也是终于恢复过来了,也需要再李康他们的要求下,开始逐渐的展开训练了,就和当初赛亚松预料的一样,王赢也没有想过要把自己锻炼成李康他们这样,又是神枪手,又是搏击格斗,又能一个打一棒,他就是只要有足够的体力能跑,就可以了,剩下的,都不是他的主修课程,所以李康他们也根据王赢的身高体重,专门的给王赢量身定做了一套训练体制,并且每天监督王赢完成,主要是训练王赢的体力和耐力,副要的就是要教给王赢一些简单的格斗技巧,尤其是一些关键时刻保命的招数,还要训练王赢的上臂力量,王赢的左手有纹身曼珠沙华,并且一点力气都用不上,针对于他的左手,李康他们也给王赢安排了一套训练计划,想要恢复如初是不可能了,他们也没有报有多大的希望,能有点进步都可以,反正也不会再差了。 所以王赢现在每天就像是上课一样,每天都会有人监督他完成所有的训练,训练完成之后,王赢也就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他想要忙乎一些什么,就忙乎一些什么了,除此之外,王赢需要记忆的就是一些暗语,手势,这个对于李康他们来说是很重要的,王赢必须要吧这些手势暗语熟记于心,至于这一套暗语手势,都是李康带出来的,是e罗斯阿尔法特种部队的内部专用暗语手势,这就是王赢的任务。 至于另外一边,他们开始训练的就比较早了,也是按照王赢之前的要求,李康是新成立的狼牙的指挥官,至于副指挥官,就是大白,他们再重新成立狼牙这个组织之前,还特意举行了一个小型的祭奠仪式,祭奠小狼,以及之前所有的狼牙战士,李康他们的训练就是非常非常的艰苦了,因为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形成了,这点人的底子再好,也没有那么容易,不过进展也比李康预想的要好了很多,毕竟他们当初都在夜幕那里受过团队训练,虽然没有完全成型,但是进展的确实也是十分的顺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