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4】回忆完全(感谢张超大力丸打赏) - 狼与兄弟

【3244】回忆完全(感谢张超大力丸打赏)

赛亚松说到这的时候,笑了起来,王赢看着赛亚松递过来的盒子,从边上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是这个时候,王赢的内心还是有些感动的,赛亚松拍了拍王赢的肩膀“别想太多,是你说过的,我们是处朋友的,朋友就有朋友的处法。最主要的,是你刚刚的那个比喻真的很好,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你自己小心点吧,另外,你们做飞机去,我都给你安排好了,枪不要带上飞机,你从泰国那边下了飞机以后,会有专门的人去给你们送武器,到时候奥娜知道怎么和那些人联系,这些你就都不用操心了,没想到你还真是一个多情的种子,认识你这么长时间了,第一次感觉到你着急了,哈哈哈,不过也正常,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谁都有这一面儿,难保持理智。” 说到这的时候,赛亚松叹了口气“你还是别这么早死了,我这边还有很多事情不好处理呢,我还等着你回来给我得罪人去呢,别人做太费劲啊,而且用你方便,实在出问题了就把你扔出去顶罪了,你大不了再跑路呗,是不是,我一会儿会安排一组人,送你离开,卞宪让你走的时候,你再走。”赛亚松递给了王赢一个耳机“这一段时间,这边不太平啊,军营周边到处都是眼线,而且据我的观察,还是外面的人多,而且内部也有一些眼线,貌似金圣会的残党余孽,还有泽楷的那些人,以及索萨索贡那些人的目光也都看向这边了,你现在是很多人的心上人啊,哈哈哈哈。”赛亚松笑了起来。 王赢听到这,无所谓的两手一摊“脑袋就在这呢,他们有本事的话,就过来拿吧。” “哈哈哈,我就喜欢你这个霸气劲儿,但是我告诉你啊,你还是不能死,拦不住你,你也得活着回来,他们这些人的目标都盯着你,我还是很放心的,我害怕如果你死了,他们不盯着你了,把目标盯着别人,那样对我来说还麻烦了。” 王赢这个时候笑了笑“其实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个直爽劲儿,这么龌龊的话也能和我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了,哈哈哈。”王赢知道赛亚松说的那些都是心里话,都是实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王赢反而不反感赛亚松这样的行为,最起码是光明正大的,他心里面也舒服“不过你放心我肯定尽量活着回来。”王赢摇晃了摇晃自己的脖颈,这个时候,不远处,奥娜也过来了,她走到了王赢的车子边上,拉开车门,自己也上来了。 赛亚松又看了眼王赢,拍了拍他的肩膀,并没有再说什么别的,只是冲着王赢笑了笑,随即王赢自己驾驶着车子,就行驶离开了,一边开车,王赢一边开口“其实我要是你的话,这种时候就不跟着我一起了,其实挺危险的。” “你以为我愿意跟着你一起去逞强吗?这是赛亚松吩咐的,要么老娘还真不愿意陪你,自以为是的家伙,真的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么,真是够可笑的,什么玩意,你现在赶紧去和赛亚松说,就说不用我跟着一起去,然后老娘刚好下车。” “其实说实话,我本来想和赛亚松拒绝一下,说我自己去的,我要是强行说,强行要求的话,他肯定也不能让你陪着我一起,但是你现在对于我的这态度,不好意思,那还就是你了,老子死也得拉着你一起,有本事你就和他说你不和我去。”王赢这要是真的开始气人的话,那一般人还是招架不住,果然,这一下奥娜就火儿了。 王赢知道她火儿了,自己没有丝毫的收敛不说,反而还从边上哼唧起来了小曲儿,一边哼唧,一边就发动了车子,车子照旧从侧门行驶离开,这一路王赢也是够小心的,耳机里面还有卞宪给王赢最新的消息提醒,卞宪他们也是没办法,发现了这些眼线,也不能直接对这些眼线下手,原因很简单,发现他们还能背着他们,如果对他们下手了,那换来新的眼线了,还得重新发现,这样反而还更麻烦了。 一个多想小时的时间,王赢已经再了老挝的万象机场,因为飞机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会起飞,所以王赢和奥娜两个人还是再车里面坐着的,两个人谁也不理谁,王赢手上拿着一瓶矿泉水,一边喝,一边递给了奥娜一瓶,奥娜也是渴了,看了眼王赢,自己顺手把矿泉水也拿起来,开始喝,王赢喝着水,看着后面的奥娜。 大概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奥娜眼睛似乎都有点睁不开了,很快,她整个人晕厥了过去,躺倒了车子上面,王赢长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你再赛亚松的眼里面不是一个女人,就是一个机器,他丝毫不在意你的死活,送死这种事情,还是我自己去吧,逗逗你,气气你就好了,我也不能真的就带你去送死,这狗日的班猜,早知道老子一枪嘣了他多好,还省的麻烦了。”王赢说完,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从边上就把车门拉开了,他带着帽子口罩,手上拿着一份全新的护照。 他一边走,一边就给静昂英格发了一个信息,让静昂英格一会儿接他,随即王赢自己也上了飞机,他坐在飞机上,正在鼓捣着琢磨看个电影呢,一个身影出现了,坐在了王赢的身边,王赢转头,发现奥娜居然又跟上来了。 “做了这么多年的特工,如果连一点安眠药都感觉不出来,我也算是白活儿了。” 奥娜虽然还是再讽刺王赢,但是明显的对于王赢的态度是好了不少,或许也是听见了王赢刚刚的话语,也是知道,王赢这个人,到底还不是一个坏人“我知道我再赛亚松的眼里是什么,我觉得没问题,我的人生,本来就是用于效忠于赛亚松先生的。” 她不以为然的开口,王赢从边上撇了撇嘴“这洗脑洗的真是厉害,比传销都厉害。”说完之后,王赢从边上连续深呼吸了几口气,他也是再调整着自己的状态,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外面,说实话,此时此刻,他的内心也是十分焦急的,他这样不好,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发生再静馨的身上,他自己居然没有办法保持之前的冷静。 万象到清莱市行程基本上就是两个小时的时间,当王赢和奥娜两个人下了飞机的时候,才不过是中午的时间,两个人从机场一边往出走,奥娜从边上一边开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计划的,我们只有两个人,我们现在要去哪儿?” “静昂英格过来接咱们了,一会儿跟着他走就行了,你尽量和我保持一些距离,我去找班猜聊聊,我没有计划,这种时候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但是我们得抓紧时间” 王赢话音刚落,边上的奥娜就瞪大了眼睛,他一脸的不可思议,王赢似乎明白她再想什么,随即从边上开口道“你以为我是神仙吗,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这都看命了。” 静昂英格就在机场的出口处等着王赢,他是亲自过来接王赢的,他只带了一个司机,他这些日子一直也没有睡觉,整个人也是胡子拉碴的,这一瞬间显得颓废了许多。 当他看见王赢和奥娜两个人从机场入口出来的时候,他的眼神当中还是充满了震撼的,说实话,他觉得他就算是和王赢说了这些事情以后,王赢很大的层面上,应该会直接拒绝的,就算不是直接拒绝,肯定也会找一个理由拒绝的,但是他没有想到,王赢这么干净利落的就过来了,而且只带了一个女人过来,静昂英格知道自己是有些太过于自私了,可是现在,他也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如果是普通的匪徒还好,可是面对的是班猜,一个已经把一切都豁出去的班猜,清莱市底朝天翻了三次了,没有任何结果,当王赢走到静馨父亲面前的时候,静馨的父亲内心也是五味参杂。 边上的奥娜,这时候却开口了“我活了这么多年,也是头一次,看见你这样的父亲。” 奥娜这句话像是一巴掌,扇到了静馨父亲的脸上,让静昂英格,下意识的看了眼奥娜,奥娜随即从边上继续开口“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只不过是他的秘书,我之前是给赛亚松做秘书的,我的资料不难查,这一次的事情,是和他一起来的。” 静昂英格没有吭声,王赢这个时候长出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周围“我们先走吧。” 几分钟以后,一行人上了静昂英格的车子,静昂英格从边上从头到脚的和王赢把这些日子的所有情况,都说清楚了,王赢听完之后,点了点头“我先去见见班猜……” 静馨的家中,就在静馨的房间内,王赢站在这里,看着房间里面的一切的一切,他整个人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感觉,房间里面的味道很香,和静馨身上的香味儿一样,房间不是很大,但是却很温馨,王赢自己再房间里面缓缓踱步,很快就走到了房间角落的位置,再这里,摆放着一个垃圾桶,垃圾桶里面有很多被烧成灰的碎屑,王赢弯腰,从里面摸了摸,还摸出来了一张没有烧完的照片,照片上面还有一半儿没有烧完的面容,看着这照片,看着照片身后的场景,王赢感慨回忆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