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5】探查(恶魔果实加更) - 狼与兄弟

【3255】探查(恶魔果实加更)

王赢也是看的有些累了,他抬手掐了掐自己的额头“你们这么长时间抓了这么多人,只有三个人肯开口说金圣会情报系统网的事情,然后说了半天基本上都还跟没说一样是么,那这三个人先再哪儿?我再审讯一下他们,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人都在大营里面关着呢,方便你随时审讯,你也累了一天了,休息会吧,十二点了” 王赢一看十二点了,又看了眼边上的奥娜“哦,那这样,四点准时提审他们,然后,按照我的要求来…….”王赢从边上就给奥娜吩咐了起来,奥娜一脸的不明所以。 凌晨四点,就在军营内一个密闭的仓库内,奥娜站在王赢的身边,两个人都打着哈欠,显得有些疲惫,这个时候,从外面先后被带进来了三个人,这是三个裸体男人,而且三个人的眼睛都被蒙着,嘴也被堵着,这三个裸体男人身上也是伤痕累累的,一看就知道,这段时间,也没少遭罪,这个仓库里面有很多根柱子,这三个人分别被绑在三个柱子上面,再边上,还有一些刑具。一些士兵守在这三个人的身边。王赢看着差不多了,从边上示意了一下,很快,外面又进来了四个人,这四个人进来之后的,从边上麻利的就脱衣服,一边脱衣服,一边也全都得带上了眼罩,并且被捆绑在边上,和这三个人的样子都是一样的,不一会儿的功夫,三个人,已经变成七个人了,王赢思索了片刻,随即从边上微微一笑,他率先走到了第一个男子的边上,到了他面前的时候,王赢扯下来了他的眼罩,然后盯着这个男子“你认识我吗?” 男子眨了眨眼,先是看了看周边,当他看见周边还有六个人的时候,明显的再这些人的身上多停留了几秒,就在这会儿,王赢抬手拍了拍他的脸“问你话呢,认识我吗?” 男子盯着王赢,依旧没有吭声,片刻之后,王赢点了点头“算了,不认识我就算了,那我告诉你啊,我叫王赢,你们金圣会找我找了这么久,抓我抓了这么久,你们作为金圣会的情报部门,不可能不认识我的,对吧。” 男子听见王赢这两个字的时候,明显的皱了皱眉头,很快王赢走到了边上另一个男子的身边,他上去把另一个男子的眼罩拉下来,王赢身边的士兵,就把第一个男子的眼罩重新套上,给他的嘴也给堵上了,这第二个男子看见了周围的情况,也看着王赢,王赢冲着他也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伸手指了指自己“我叫王赢,记好了哦。” 很快王赢又走到了第三个男子的边上,扯下来了他的眼罩,这个男子盯着王赢,眼神带着一丝的恐惧“你想要做什么?王赢!”他还要说话呢,王赢这个时候笑了,直接就把他的眼罩也给他带上了,然后王赢走到了后面几个人的面前,重复着同样的话,有三个人没有开口,还有一个人开口了,也是叫喊了一声王赢。 转了一圈之后,王赢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他说话声音不大,但是所有人都能听见“金圣会的情报系统机构真是够强大的,在老挝这么多年也是真的没白存在,现在金圣会都毁了,这动用了全国的力量,想要抓这情报机构的负责人,抓了这么久,一条大鱼都没有抓到不说,反而就仅仅抓住了你们几个小鱼小虾,实在是太没效率了,这不是,赛亚松主席亲自来找到了我,把搜查金圣会情报机构的重任交给了我,然后还给了我很大的权利,让我来全权负责此事,也就是负责诸位的生死。” “我不是一个喜欢墨迹的人呢,所以呢,我今天把大家都叫来了,事情挺简单的,现在摆放在你们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条路,那就是配合我和我合作,这样的话,我们会保护你们的安全,还会对于你们的过去,过往不究,给你们自由,还会给你们一笔钱,送你们到一个你们想要到的地方,第二条路,那就是你们不配合我,继续嘴硬,那样的话,我们就玩个游戏,你们嘴硬一天,我一天割你们一个身体器官,不致命的那种,什么时候割完了什么时候算,也就算是给医学做贡献了,我可没有和你们开玩笑,我王赢这么多年了,再江湖上面也算是有名有号的,我言出必行,说必做。” “我王赢这么多年,一直相信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也不知道在场的诸位,有没有父母亲人啥的,如果有的话,在场的谁要坚持不住了,我帮你们把你们的父母亲人找来,来顶替你们,我可没有开玩笑啊,我说道做到的,我这个人再江湖上面的名号你们应该听过,这种事情我做的出来,我从来不守什么江湖规矩!” 王赢这话说完,看了眼边上的奥娜,奥娜点了点头,不远处,几个人开始挣扎了,一边挣扎,一边“呜呜呜呜”的,但是谁也没有办法说话,王赢这个时候再次起身“那么现在开始,我给大家讲一下游戏规则,有些规则挺简单的,你们七个人为一组,我问一个问题,然后从第一个人开始回答我,答案如果都一样的话,那这第一个问题就过关了,如果答案不一样的话,那就看人数的多少,人数少的,那说明你们在说谎,我会给你们第二次改口的机会,改过来了,如果说的一样,那就过关了,如果说的还是不一样的话,那不好意思,我就要按照游戏规则摘取器官了。什么时候,我问的问题,你们七个人的回答是一样的了,那这个问题就算是结束了,我的问题不少,大家准备一下吧。”王赢说到这,从边上示意了一下,很快,又有人推过来了一张手术病床,边上还出现了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夫,再手术床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手术刀等等等,边上还有麻醉剂,所有人的眼罩都被拉了下来,所有人的嘴也都被松开了,房间里面十分的阴暗,大家几乎也只能看见自己身边有人,具体长相也看不清楚,唯一能看清楚的,就是中间的手术台,上面的各种手术用品,还有边上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这些人都有些惊恐的盯着王赢,这个时候,角落的一个男子,冲着王赢开口“我们知道的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告诉过你了,你就算是杀了我们也没有用,我们不知道了!” 王赢这个时候伸手示意了一下,两个士兵直接就冲着那边角落的男子过去了,过去之后,两个人按住了角落的男子,其中一个抓住男子的舌头往出一拽,另一个人上去就一刀,把舌头生生的给割了下来,男子痛苦惨叫的声音,撕心裂肺,边上的人也都听见了,其中一个士兵拿着手上的舌头,扔到了手术台上面,鲜血淋漓,边上的人都看在眼里,所有人都有些不寒而栗“不要随便说话啊,而且说话的声音要小,别人不能听见,要么这个游戏就没法玩啦,哈哈哈,大家都准备好了吧,游戏准备开始哦。” 边的人脸色都透漏着震惊的表情,这个时候,侧面的士兵又重新都把眼罩给这些人带上了,这会儿,一个敢说话的都没有了,角落的那个男子还在挣扎,叫喊,表情那是相当的痛苦,但是当这些人的眼睛都被蒙上之后,这个男子虽然还在叫吼,但是表情却轻松了很多,只有发出声响,很快,王赢从边上开口“这个人太烦人了,让他闭嘴”话音刚落,边上的一个士兵,拿起来武器,走到了男子的边上,冲着侧面“嘣,嘣,嘣,嘣!”的连续几枪,这个男子这个时候不吭声了,但是却伸手冲着王赢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边上几个士兵这会儿拖住了这个男子,拖着男子就离开了仓库。 就在这会儿,王赢从边上继续开口了“那个什么,游戏不能少人,他的家庭情况呢” “他的家里面就还有一个姐姐,一个老母亲,剩下的人都不在了,他还没有结婚。” “哦,没有结婚有没有女朋友啊,或者关系好的兄弟,都查一下,如果一会儿游戏玩到一半儿,他的姐姐和老母亲完蛋了,那得有人顶替他啊,是不是,先带一个过来。”王赢这话说完,周边的人明显的都晃动了晃动自己的身体,但是也没有人敢说话。 很快,房间外面大门打开,一个女子站再门口,和王赢互相对视了一眼,王赢点了点头,女子赶忙抓绕了抓绕自己的头发“你们干什么,松开我,松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要干什么!”女子说着说着,似乎哭了起来,她还在惨叫着,周围的人这个时候都转头到了门口的方向,虽然看不见,但是他们也听见了女子撕心裂肺的叫吼声音,很快“啪!”的就是一个嘴巴的声音“在敢出声,先给你舌头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