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7】老太君的要求 - 狼与兄弟

【3257】老太君的要求

奥娜彻底不吭声了,很快,赛亚松从边上伸手“我看一件事情,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下去吧,以后关于这种过程的问题,你不要和我说了,只要说最后的结果就好了。” 奥娜的脸色很难,她点了点头,这才缓缓的离开,奥娜离开之后,赛亚松伸了个懒腰,也是放松了不少,片刻之后,他笑了起来,这笑容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很快,他又拿起来了自己面前摆放着的这个相框,他盯着相框看了许久,他有些无奈,也有些懊恼“兄弟,我要是早点听你的就好了,我要是早点听你的,我们现在会不会还可以继续联手做一番事业,王赢这把刀太好用了,是真的好用,哎……..” mian甸,老太君的中央营帐内,老太君,还有他的副官,两个人坐在一起,正在聊天,这些日子,军队的日常事务,也都汇报的差不多了,俩人这个时候又聊到了王赢这条线儿上“蟾蜍他们,连带着我们那些附属部队的精英们都已经悄悄潜入了老wo了,现在他们都在卞宪的军营附近藏着,卞宪军营那里的防备太森严了,说实话,没有任何可乘之机,而且王赢躲在里面,几乎都不露面了,我们也是真的没辙了。” “驰目的狂徒,还有他们那边的那些人,最开始的时候偷偷进去了,但后来又退出来了,最近还一直再边境附近转悠,我也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能是什么意思,咱们的人之所以敢进去,是因为蟾蜍他们再老wo有他们自己的关系,还有金圣会的残党有联系,所以他们敢进去,驰目他们不是傻子,他们不敢随便进入的,而且,我相信,驰目也收到了和我一样的消息了。” “但是其实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派一部分君王的士兵过去,蟾蜍他们虽然有些本事,但是我觉得他们的能力还是有些欠缺,否则的话,上次那么好的会,也不会让王赢跑掉了,当然我不是说我们的人就一定能抓到王赢,但是也未必就抓不到,是不是,总之,我对于我们的君王,还是很有信心的,而且,我愿意自己亲自带队去追捕。” “你不能动,不光你不能动,君王也不能动,都不想参与这事情,如果要是用他们的话,我早就调他们去了。”老太君说到这,他的副官有些懵了,一脸不明所以。 很快,老太君继续开口“现在的事情,如果蟾蜍他们这群人再老wo干掉了王赢,那分钱的时候,是得有咱们一份儿的,咱们是大头儿,如果他们干不掉王赢,出事了,咱们也可以和蟾蜍撇开关系,就算是所有人都知道那些人都是冲着咱们才去对付王赢的,但是咱们自己的人没有参与,咱们就可以脱身,知道么,而且其实我现在也挺难的,是真的难。”老太君这么一说,他的副官从边上一脸的迷茫,也没有反应过来。 一个多月以前,老wo赛亚松政府对于mian甸政府军,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再很多领域达成了合作协议,可以说,这一次的国事访问,也是大获成功,再这次国事访问过程中,老太君,驰目这些人都是作为主陪对象,也是全程再陪着赛亚松的。 再一次晚宴过后,mian甸政府军组织了一场私人聚会,大家喝酒聊天,欣赏舞蹈,气氛颇为融洽,老太君毕竟年岁以大,现在也是真的有些累了,他自己靠在窗户边上,欣赏着外面的夜景,这时候,一个身影走到了他的身边,举着酒杯“老太君,久仰大名” 老太君微微一笑,连忙打招呼“不敢不敢,赛亚松先生,怎么样,这里的食材满意吗” “满意,很满意,我知道这都是老太君您准备的,十分感谢,若是以后有机会了,欢迎你到访老wo,我定然也会以最高规格的礼仪接待您,实在是感谢。” 赛亚松显得十分的谦虚,老太君从边上也客气了了起来“荣幸,荣幸,十分荣幸!”两个人一边聊天交流,一边扯着一些有的没的,不一会儿,两杯酒也都喝完了,喝过之后,赛亚松从边上突然之间开口“王赢这个人,老太君想必肯定是知道的吧。” 老太君点了点头“那岂止是知道啊,我从这个小兔崽子还是一个小毛孩子的时候就开始关注他了,一直到现在,可以说,这小兔崽子的成长轨迹,我是见证者,说实话,我当初也是真的没有想到,当初那样一个小兔崽子,能发展到现如今这种地步,不可思议。”老太君从边上摇了摇头,这话,也是发自内心的。 “那据我所知,王赢和您之间,似乎也是有些误会,你们两个之间似乎没什么深仇大恨吧?”赛亚松问完了,老太君从边上点了点头“说没有吧,也没有,反正怎么说呢,现在这个世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想必您也是知情者,斯塔那里开出来了这么多的钱,权,想要王赢的命,那你说,谁能不心动啊?其实政府军也有点心动的,只不过他们碍于面子不会参与这样的事情而已,我心动这也是正常的吧。” “我觉得你就别参与这个事情了,怎么样呢,我和王赢也是很好的朋友啊,我从中间给你们摆个局,然后把你们的这些恩恩怨怨的,一笔勾销,怎么样?” “如果真的可以的话,我觉得也未尝不可。”说到这,老太君跟着开口“但是王赢未必敢往这里做,而且,就算是他往这里做了,搞不好还得给我一下子,你信吗?” “那不会的,我会和他把什么事情都说清楚,有我再中间作保证,你难道还不放心吗” “我不是不放心您,我是不放心王赢,王赢不是一个随便可以掌控的人,如果他会听别人的话的话,他现在也不会这个样子了,而且,我太了解这个人了,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回旋的余地了,王赢睚眦必报,看待兄弟看待的比任何事情都重要,不说之前的事情,就是前几天的时候,他从tai国逃亡老wo的时候,这个过程中,那些被我们追杀的人干掉的王赢的兄弟,再王赢那里就是死仇了,十辈子的死仇都完不了。” 老太君无所谓的笑了笑“所以我绝对不会相信他王赢会和我和谈,他如果真的想要和谈,那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想要和我鱼死网破,自己死,也拉着我死,而且换句话说,他也没有资格和我和谈,他觉得他翅膀硬了,那就可以试试,他确实是很难对付,而且逃亡了一辈子了,反侦察能力极强,还有你们这样的大佬靠山,但是他长久不了” 赛亚松听到这,突然之间从边上笑了起来“怎么矛盾仇恨就这么大吗?一点没得谈?” “真的没得谈,我老太君把我的脑袋压给你,你去找王赢,告诉王赢,让他和我和谈,他如果能真心实意的答应你,我把脑袋给你,他也不会的,他心里面记着呢,就是现在没有功夫和我算账而已,我们之间,其实早都已经不死不休了,不光是我一个人,还有驰目他们所有人,所有的所有参与围堵追杀他的人,他都忘不了,只要他还活着,他就迟早会有一天,过来找这些人算账,把这些人都干掉了,这也就是之所以为什么,现在所有人都要冒着对付王赢王赢,要要他的命去的,已经是死仇了,就必须干掉他,而且为了干掉他,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绝对不能放虎归山!养虎为患!” “你们这态度怎么这么坚决呢?我都和你说了,那是我兄弟,你们怎么就这么横呢?”赛亚松从边上语调突然之间就变了,居然还笑了起来,他这一笑,老太君蒙了。 他犹豫了片刻,从边上连忙摇头“对不起,赛亚松先生,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说出来我们这些人的想法,王赢这个人,您还是不了解,打交道的时候少,而且,其实,如果。”老太君说到这,顿了一下“王赢可以有个价格的话,我们都好谈。” 老太君说到这,赛亚松从边上不吭声了,很快老太君又看了看周围“我和你说心里话,斯塔大营的整个军权,您肯定是要不了,但是您可以派人要,实在不行,卖给我折现也行,斯塔那里答应干掉王赢的钱,我们也悉数给您,甚至于我们可以众筹,变现,只要能要王赢的命就好,价格你开,大家心里面都明白,王赢躲在老wo,如果没有你的话,他活不了三天,他手上有再多人也没有用,都得靠着您给他撑着,而且您从头到脚可以躲在暗处,只需要给我们一些少有的方便就可以,鸿山亲自带人组建了一支死士部队,这群死士部队可以再任何时候付出自己的性命,我们可以做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知道赛亚松先生,您看怎么样?这个事情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