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5】赛亚松的权谋 - 狼与兄弟

【3275】赛亚松的权谋

让我们的国家好好的发展,造福更多的群众,经不起内乱了,而且你们也真的不是赛亚松的对手,听我一句劝吧,帖额,我不是赛亚松真正最后的底牌,但是为了百姓我支持他” “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很不好,他这个人权谋之术太厉害了,他知道我的软肋再哪儿,卞宪去找我的时候,肯定也是带着赛亚松的意思去的,否则的话,他肯定也是想不出来的,包括和我谈判,说话的时候,那种语气,言辞,看着就像是背台词的,也肯定不是卞宪能说出来的话,他顶多就是一个转述作用,赛亚松不会让我知道他真正的后台底牌是谁,也不会让你们知道,但是相信我,你们真的不是他的对手,别再让我们的国家生灵涂炭了,战争就是罪恶,好好的安度晚年吧,可以吗?” 代罗说的帖额鸦雀无声,许久之后,帖额边上的汉察勼开口了“校长,若我们不听呢” “如果你们不听的话,就当我没说吧,你们最后的下场,和虹卡,和索萨,是一样的,赛亚松能隐忍,他早就知道泽楷对于他的位置,也是图谋不轨了,也知道索萨索贡对他虎视眈眈,他利用泽楷牵制索萨索贡,收拾了索萨索贡,又利用泽楷不想发起战争的仁慈之心,逼退了泽楷,后又逼退了泽楷的心腹,瓜分了泽楷的大营,壮大了卞宪卫浩,活捉虹卡,让威尚和虹卡这两头雄狮只能趴着,不能动,剩下你们两只老虎了,你们是他们的对手吗?他一步一步,有条不紊,现在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 代罗从边上平静的开口“你们准备起兵才准备了多少时间,赛亚松再上台之前,就已经准备好对付你们这群人了,如果他没有胜算的话绝对不会轻易的打破平衡的知道么” 房间外面这个时候刮起了大风,枯草落叶漫天飞扬,黄尘蒙蒙,混沌一片,帖额揉着自己的额头“我现在害怕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如果现在放手了,会不得善终啊。” “这个我可以和卞宪卫浩他们协调,赛亚松不是那种会把事情做死的人,否则的话,当初也不用活捉虹卡回wan象了,直接干掉他不是更好,至于威尚,也是一样的,现在他只不过暂时失去了意识而已,生命体征也还在,这是赛亚松的一个态度,而且,赛亚松手上确实还有别的力量,去抓虹卡的那群人,战斗力超强的,你知道吗,他们是从虹卡的老家,从虹卡的老房子里面,当着我的面儿,把虹卡带走的,最后他们把一个活的虹卡带回到了wan象,你觉得这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吗?这伙人太强了!” 帖额听到这,看了眼边上的汉察勼,汉察勼也不说话,低着头,好一会儿的功夫,他冲着代罗笑了笑“让我们两个好好想想行吗,校长,我们需要足够的保证和条件,否则的话,我们定然是宁死不从的,说实话,赛亚松太阴很了,我们不敢相信他。” “你们现在没有别的选择,根据我的推算,赛亚松已经赢得大国支持,这才是后台…” 帖额和汉察勼两个人到底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也是代罗的功劳,最后说服了他们,赛亚松计划的太详密了,所有能利用的人和事情都利用上了,代罗也是知道赛亚松再利用他,但是没有办法,为了这个国家,他也必须要这么做,他不喜欢赛亚松,但是他和赛亚松的利益目标是一致的,国大于家,也确实是代罗的功劳,否则的话,汉察勼和帖额两个人,还是有很大的概率,鱼死网破的。 当卞宪和卫浩的副官过来的时候,其实两个人还是挺纠结的,但是卞宪和卫浩的副官给两个人都带了礼物,这一份礼物,更加充分的显示了赛亚松的格局,礼物就是两封信,但是这两封信,把帖额和汉察勼两个人看的眼含泪光,痛心疾首。 接下来的一切,都是出奇的顺利,他们进行了平稳的权利更替交接,赛亚松也真的没有难为帖额和汉察勼,只是把他们两个所有的心腹下属也全都调职了,虽然是调职,但是都是升职,而且再薪水待遇方面,而已都有了较大提升,只不过,也都是养老了,这也方便了卞宪和卫浩的心腹下属重新接手,过渡的很平稳,并且很快掌握全局。 至于虹卡的军营,赛亚松也很聪明,并没有直接安排一个自己的人直接掌控大局,反而是直接安排的代罗去接手,代罗本来开始的时候还想拒绝的,毕竟他年岁已高,而且虽然他再帮着赛亚松平息内乱,但是本质上,他还是不喜欢赛亚松的,但是最后为什么同意了,这里面就没有人清楚,但是所有人都清楚,代罗接手虹卡的军营,这只是暂时的,赛亚松绝对不会再把虹卡的军营也掌控再卞宪或者卫浩的手中了,赛亚松肯定是要自己提拔的信任下属去接手的,然后代罗,说白了,就是带着这些人,慢慢的拿稳虹卡军营的权利,得罪人的事情,代罗去做,让代罗去把军营内部的钉子拔掉,然后再把赛亚松要求的人安插进去,代罗确实也是照做了。 没有人知道代罗和赛亚松两个人之间的协议是什么,但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就是,代罗和赛亚松几乎没有交流,赛亚松对于代罗很是尊敬,也很是客套,但是代罗,对于赛亚松是真正充满了嫌弃,尽管不知道赛亚松到底做了什么,但是一定是很不光彩,代罗的性格,也绝对不是心甘情愿的给赛亚松做这些的,但是也是没有办法。 同样的,威尚那边也传来了调岗的命令,威尚躺在病床上面的时候,就已经接受并且同意了调岗的要求,并且还感谢了赛亚松的救命之恩,毕竟是赛亚松的电话救了他,而且还专门让人过来探望他,所以威尚也是相当的配合,外面的情况他已经全都了解了,他自己也是心知肚明,他们的计划,已经彻底失败了,现在趁着赛亚松还愿意给他们一条活路,就这样吧,只不过威尚这一边,所有的军官都是新人,暂时名义上面的代理军长,还是代罗,这在lao挝的历史上是没有的事情,一个司令掌控两支部队,而且还是两支如此庞大的部队,赛亚松也是真的豁得出去,真敢干。 代罗再威尚这边,也是负责带着赛亚松的新人,慢慢的把所有的权利拿稳,平稳过渡交接,同样的,赛亚松也是给了代罗足够的尊重,也给了他更多的名望,几乎再所有的会议上面,都在夸赞,感谢代罗先生对于自己的帮助,代罗心知肚明赛亚松的用意,让所有人都知道代罗和他是一伙儿的,也可以让他更容易,更平稳的过渡手上权利,赛亚松这也是打了一手好牌,把代罗的名望,也都用在为自己铺路了,但是代罗对于赛亚松的嫌弃,从头到脚,也没有隐藏过,但是再人前,有人看着的时候,代罗该给赛亚松的面子,还是会给,这样双方也都保持了一个度,一个不丢人,有台阶,另一个,也可以额发泄一下自己内心的愤怒与不满情绪,别的不管如何,反正现在形式上面,都是赛亚松想要的形势,代罗能用的也用了,赛亚松的格局,绝对足够大。 这一次的事情,也是为赛亚松再今后,彻底拿稳了lao挝所有军权,整理军队一盘散沙的局面,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因为再这个事情以后,已经没有任何势力或者个人,可以与赛亚松争斗了,赛亚松再调岗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调岗了。 大半儿部队都已经牢牢把握了,也就不怕剩下的人再搞事情了,毕竟他们也搞不起来了,代罗都给赛亚松做事情了,所以剩下的所有调岗工作都十分的顺利,没有任何人再与赛亚松为难,其实这么多人员的大规模的调岗,很多人都觉得赛亚松一时之间拿不出来这么多人去顶岗,因为不能瞎顶,必须还得有一定的势力,可是当这些人一个一个的去顶岗的时候,很多懂里面内情的人,都是很惊愕的,赛亚松的准备是真充分,而且是富富有余,甚至于富裕到了,赛亚松可以一夜之间,撤换掉所有军队中高层。 再这里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絮的进行过程中,赛亚松为了预防军队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还专门置顶了定期调岗的计划,隔两年,所有军队的中高层都要互相调换一下,如何调换,是赛亚松自己决定的,而且军队当中的人员调岗,也已经形成了规矩,几乎一个关键岗位,很少会有一个人长期守在那里。 这一次大规模的lao挝军事改革,使得赛亚松再整个lao挝的历史上面,都留下了浓重的一笔,而且,赛亚松也创造了一个历史,那就是这么多年以来,赛亚松是lao挝历史上面,唯一一个拿稳所有军权的领导者,lao挝再赛亚松上任之后,也是空前的团结,经济发展的也是相当的迅速,当然了,这个过程多危险,只有赛亚松自己清楚,这么长时间了,赛亚松也是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军权拿在手里面了,那剩下的事情,就都是小儿科了,国内没有人能威胁他的地位了,那就更加的安全了。王赢功不可没。 而且,再从赛亚松拿稳了所有的军权,开始大力发展lao挝经济的时候,再lao挝国内的很多巨贾,都开始主动找到了赛亚松,想要投资建设,想要接手金圣会的那些烂摊子,但是全都被赛亚松一一拒绝了,赛亚松的意思,你们投资建设,我们欢迎,但是金圣会的烂摊子,不能给你们,因为现在lao挝稳定下来,金圣会就不是烂摊子了,金圣会之前的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现在几乎都没有什么作用了,而且金圣会亡了,金圣会的情报系统暗网迟早也会覆灭,赛亚松也只不过不想毁了暗网,想要利用暗网,否则的话,暗网不能说完全能毁了,但是至少能把他们的根儿毁了,最多剩下上层人物,这样至少可以让他们整个暗网,完全失去作用。 王赢也舒服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