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7】双刃剑 - 狼与兄弟

【3277】双刃剑

“至于这边的事情,放放,想了这么久都没有结果,那肯定是哪儿有问题,去放松一下,换换脑子,回来以后重新想,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我现在也有时间了,我们一起。”说到这的时候,赛亚松从边上把手伸了出来,要和王赢握手,王赢还是挺纠结的,但是他还是把手伸出来了,与赛亚松握在一起,但是王赢一直紧锁眉头。 “别墨迹了,如果不是巴莎从边上拦着,或许静馨早都嫁人了,现在巴莎明显的也是拦不住了,说实话我也是蛮佩服你的,从来没见过一个人前妻能这么帮着自己曾经的男人追求自己的闺蜜的,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王赢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楞了一下,盯着赛亚松“你说什么,巴莎再帮着我?” “你以为我再和你开玩笑吗?巴莎盯着你是正常的,现在他们兄妹都再用心帮你行不行,看来也是以前缺德事没少做,现在良心发现了,从你这里给你赎罪呢。” 王赢低着头,从边上沉默了好一会儿,很快,他起身了,目光渐渐的变得坚定,他抬头,看着赛亚松,一脸阳光的笑容,这一刻,两个人看起还是真的挺相似的,赛亚松拍着自己的胸脯“记着,当哥的挺你,什么时候都挺你,把她抢回来,我看看静昂英格这一次还敢给你废话的,如果再敢的话,老子和他没完,怼了命!” 王赢冲着赛亚松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这一刻,他也是想明白了,也想通了“别的不多说了,谢谢。”王赢说完之后,起身,转身就要走,他才走了没有两步,他突然之间就停下来了,他转头,盯着赛亚松“其实还有个事情,让我想了这么久了,也没有想明白,我要是不问你吧,我一直想不通,我问你吧,害怕你多想,可是不问那也不是我性格,我问你一句,你可以选择不回答我,但是不要骗我,没问题吧?” 赛亚松听完,点了点头,从边上给自己也点着了一支雪茄“我答应你,说就说实话。” “你当初做那些事情的时候,你真正的底牌是什么,到底是什么让你这么信心十足,就敢这么生猛的和这么多手握实权的将军对着干,把他们一个一个的都收拾掉,你最后的后台,到底是什么。”王赢从边上平静的开口,说完之后,赛亚松从边上也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使劲抽了两口雪茄,王赢看着他不说话了,自己转身就要走。 但是他才走了一步,赛亚松从后面开口了“其实你心里面早都有数了,难道不是吗?这么明显的事情,如果别人看不出来,不知道,那是正常的,你会看不出来吗?” 王赢这个时候低下了头,他想着赛亚松的刚刚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他笑了笑“那就是和我预想的一样了,赛亚松先生,我觉得您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能做出来这么多的大事情,那都是有原因的,您确实配的上您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身份,地位,我一直觉得,我经历过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绝望,所有的痛苦,不会有人比我更加的绝望,但是现在看来,您绝对算是一个!”王赢的言语之中,充满了敬佩。 “现在说什么,其实都没有用,成王败寇,这个世界就是这个定律,谁都一样。”赛亚松笑呵呵的冲着王赢伸手一指“我开口闭口的叫你弟弟,你开口闭口的叫我先生?信不信给我整急眼了,我过河拆桥,收拾了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去换奖赏啊。” 王赢也笑了笑,发自内心的笑容“哥,可别家,我害怕,我刚有点安全感,稳定下来” “那你就去把我弟妹给我接回来,这是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听见了没有?” “是!”王赢大吼了一声,冲着赛亚松敬礼,兄弟两个人这个时候都笑了起来,跟着王赢转身就冲了出去,赛亚松看着王赢离开的背影,自言自语了起来“其实你经历的痛苦和绝望,和我比起来,真的差得远了,还好,我们赢了。”赛亚松再次漏出了那种自信的笑容,充满阳光,他看向了办公桌上的那张合照“兄弟,我们赢了。” 他这边还在自言自语呢,房间外面又进来了一个男子,这个男子显然是知道王赢什么时候离开的,他进来之后,坐在边上“这一段时间,国内的流言蜚语更多了,如果这样一直传下去的话,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大部分流言蜚语,还是针对王赢的。” “基本上都在说王赢这凶徒再给你办事情,而且他们做了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都是按照你的意思做的,反正是传什么的都有,说索贡,说虹卡,还有说威尚的事情,说王赢就是你的侩子手,说这里面很多人,包括他们的部下的死亡,也都是王赢做的。” “这是明显的有人再暗中捣鬼,查查消息是哪儿来的,把这样的消息给我压制下去。” “主要这确实也是事实,你压制下去,也不可能完完全全压制的了的,而且如果太狠了,搞不好还会产生什么副作用,总之现在如果有人还在暗中想要针对你的话,王赢这边,就是他们最后的攻击突破点了,你这些事情,确实都是他的人做的,而且这个事情在你这里就是一个定时炸弹,或许现在不炸,若干年以后也会爆炸。”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把王赢现在除掉灭口,把他钉在耻辱柱上吗?” “我到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多想想办法,把这些传言怎么彻底控制,因为他们传的越多,事情就越麻烦,到时候如果再造成国内的示威游行,还麻烦了,所以你提前做个准备吧。如果这种事情闹不大还好,如果被有心人利用闹大了,对你影响很不好,还很可能,直接就会让你名誉扫地,让你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付之一炬,而且你我心里面也都清楚,虽然现在把军权拿稳了,但是国内的很多形式还是挺混乱的,我们的对头也不少,所以军权仅仅是第一步,你得知道你的身份,得注意你的名声。” 男子说完之后,从边上起身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提倡你对王赢下手,但是这个王赢,用好了是一把宝刀,用不好就是一把双刃剑,但是你至少要该和他保持保持距离,就保持保持距离,离得太近了也不好,你给了他一个新的身份,一个新的名字,他就能真的变成那个人了吗,显然不是,还有就是,能从他身上榨取的价值,那就是尽量的最快的榨取就是了,别觉得你位高权重,王赢这小子,如果你们真的翻脸了,就算是你天王老子,他也敢和你玩命,你懂的…….” tai国,qing莱市,静馨的家中,就在静馨的房间内,这会儿聚集着很多很多的年轻漂亮女孩,这些女孩说说笑笑的,也都在帮忙布置着婚房,因为静馨马上就要结婚了,这闺蜜们也都露面了,房间里面说说笑笑,姑娘们互相开着玩笑。 再角落,静馨打扮的很漂亮,看着窗户外面发呆,脸上却没有什么太过兴奋的表情,巴莎这个时候走到了静馨的身后“婚姻对于很多女人来说,一辈子只有一次,你能不能不要如此的草率,你喜欢他吗?其实没有吧,更多的还是希望那个人是王赢吧。” “我和王赢早都结束了,说实话,巴莎,我也不知道当初我们两个怎么会到一起。” “他是一个好男人,一个很优秀的男人,一个爱国,爱家的好男人,喜欢他正常的。” 就在巴莎还想说话的时候,静馨摇了摇头“可是我们现在已经结束了,巴莎,这么多天了,我俩之间的事情我也都和你说了,我真的原谅不了他的行为,男人出轨,只有一次还有无数次,他已经有了第一次,那就一定还会有无数次,我不会原谅他的,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这些日子一直再我这里给他说话,你就这么希望我俩再一起吗?” “其实我更希望的是我们两个在一起。”巴莎突然之间无奈的笑了起来“可是我们两个已经彻底结束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他幸福,我也希望弥补我之前对于他的所作所为,我了解他,也知道他爱你,我了解你,也知道你也爱他,只不过跨不过去那个坎儿,毕竟是两个相爱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够在一起呢?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会幸福吗?” 就在巴莎还要说话的时候,静馨从边上摇了摇头“我觉得忠诚比爱情更重要,忠诚是爱情的前提保障,他连忠诚都做不到,还谈什么爱?你会这样去爱一个人吗?”静馨一句话噎的巴莎就不吭声了“而且我和诺昃也认识了几个月了,他对于我也是真的够好的,他也挺帅气,很阳光,也没有大男子主义,家庭条件也挺不错,心很细,宠我也挺照顾我的,我也能感觉到他对于我用情很深,这人的感情,都是慢慢产生的,我开始的时候烦王赢烦的要死,后面不也喜欢的要命吗?就这样吧,都是命。” 静馨越来越坚定了,巴莎从边上皱了皱眉头,她思索了片刻,随即说道“你以为王赢当初是真的因为想要出轨,才出轨的吗?他都是被逼的,被你父亲逼的,你父亲不想他和你在一起,所以给他下了一个圈套,当初再王赢对付班猜之后,你父亲和他手上的人把王赢和他所有的兄弟圈再了qing莱市,王赢和他的那些兄弟,想要活着离开qing莱市,王赢就必须得去出轨那个女人,然后让你父亲录像,否则的话,王赢所有的兄弟都得被抓住,他的那些兄弟你应该也是了解的,凡骁,灰血,李垚,你们应该也一起生活很长时间,不是吗?你知道王赢有多难过吗?你了解他的,他是实在没有办法,所以说从头到脚他都不是自愿的,他是被逼的,被你父亲逼的!” “巴莎你别说了,这么编下去有用吗?我和诺昃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没法回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