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6】有人捣鬼 - 狼与兄弟

【3296】有人捣鬼

“任何一个大帮会,大组织的存在,一定是有他存在的道理的,他能存活这么多年,也一定有他存活的原因,很多大组织,其实都是有共通性的,举个例子,现在我们放开金圣会不说,我们就拿盛会来说事情,你和盛会斗了这么多年,当初也被盛会的人给追的十分的凄惨,那你说,盛会的情报系统到底是什么?是怎么来的?” 王赢皱了皱眉头,还没有说话呢,蔡汉龙从边上直接跳转了这个话题“先不说这个,还有一个事情,那就是关于你和赛亚松之间的事情,你们两个之间的利益链是什么?” “利益链?我们两个之间哪儿有什么利益链了,之前可能还有大点的投资,可能还有点脏活儿,需要我们做,可能还想拷贝一下李康他们再阿尔法的训练特种部队的方式,现在连大点的投资都已经投的差不多了,想要撤资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主动权其实都已经落到赛亚松的手里面了,军权他也拿稳了,脏活儿什么的也没有了,至于狼牙这边,所有的训练模式都已经成型了,他们已经完整的拷贝了,可以说,现在我们两个是一点点的利益链都没有了啊,你怎么好好的突然之间和我问这些。” “你个小兔崽子,都这种时候了,你还不和我说实话,是不是啊你?行,行!” “不是,我有啥没有和你说实话的啊,这种事情我骗你干嘛?你说话别绕弯子,我能说都不能说的早都和你说完了,好歹我们两个也是亲戚,我骗你干啥啊?我还指望你到时候帮我找我父母的下落呢,是不是?”王赢从边上还笑了起来“我发誓,真没了” 听到这,蔡汉龙的脸色变了,他下意识的开口“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来找你了,我还以为你们两个之间还有什么利益链捆绑在一起呢,王赢,我问你,你别开玩笑。” “我有什么可开玩笑的,我说的是真的,我们两个之间没有任何的利益关系了,就是朋友,兄弟,他叫我一声弟弟,我叫他一声大哥,仅此而已了。” “哦,那就是等于说,就是因为这样一声弟弟,一声哥哥的,所以你把自己的是全部身家,包括你这些兄弟的性命,全都压在了赛亚松这里,你对于赛亚松如此的信任,那你信任他的根据是什么?你没有牵制他的筹码,你就这么玩命?不怕他翻脸吗?” “你真是脑子不好,如果他要翻脸,怎么都会翻脸,如果不翻脸,怎么都不会翻脸,他那个位置的人,我有什么筹码牵制他也没有用的,不是吗?我能和他啊斗吗?开玩笑,而且我现在确实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啊,这里还算是安全的,所以我想得开。” 蔡汉龙听到这,长出了一口气,他盯着王赢“你知道他这么多事,他能睡得着吗。” 王赢这会儿也不说话了,片刻之后,他抬头盯着蔡汉龙“你是觉得我现在还不够乱是吧?是不是故意来给我添堵的,我现在手上还有这么多事情处理不清呢,想着就头疼呢,你又把这个事情给我整出来了,是不是?” “有些事情,不是说你不想发生就不会发生的,一来你的身份不能见光,二来,赛亚松是一个权谋者,他从来不会感情用事,否则他也到不了今天,如果真的面临二选一的时候,就算是他不想把你扔出去,或者处理掉你,但是如果伤害到他根本利益的时候,他还是会咬牙把你吞掉的,所以我觉得其实现在你还是真的挺危险的,这是第一件事。”蔡汉龙说完,王赢低着头,转头看了眼边上的静馨。 很快,静馨从边上也开口了“实在不行,我们回清莱府吧,把大家都带上,去那里。” “不能去那里,清莱府没有军队保护我们,斯塔的那些死士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我害怕他的死士直接跑到清莱市,跑到咱家里面去发动袭击,他连自己命都不要了,自己的军权也不好了,钱也不要了,所以现在对于他来说,什么也做的出来,我们现在藏在军营里面,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别听蔡汉龙在这里妖言惑众。” “我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的。”静馨从边上跟着说了一句,王赢这一下不吭声了,他又抬头看了眼蔡汉龙,很快,他把筷子放下了,他揉着自己的脑袋“我真是服了。” “逃避是没有用的,王赢,你得赶紧想想办法,至少要有一个可以抵抗的办法,我来之前以为你再这里是有什么筹码,所以才这么做,现在这么一聊,我发现你居然什么都没有,就是单纯的信任,真是开玩笑,你和赛亚松讲兄弟感情吗,不是说他不讲,只是身处于那个位置来说,他的国家利益更重要,懂不懂?现在他全是牵制你的筹码,就你再军队里面的这些人,看起来是安全,那不就是赛亚松的嘴边肉,随时吃吗?” “还有完没完了?如果像你们一样,什么都防着,什么都算着,那还活不活了啊?” “你生活在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就得处心积虑的自我防御,摆在明面上的仇人,对你造成的伤害永远有限,但是你身边的朋友,才能真正的要你的命,他知道刀子怎么扎,扎在哪儿最痛,你怎么活到现在的,你自己心里面没数吗?当然了,我就是提醒,怎么做,还是你自己的事情,不是我小人之心,是我已经习惯了江湖的尔虞我诈!而且换一句话说,我不知道啊,我让你感觉一下,再你帮着赛亚松做了这么多事情以后,你有没有感觉到,赛亚松似乎再刻意疏远你,别人怎么说都没用的,你得自己感觉,赛亚松这个位置不可能会有敌对势力的,可能会大,可能会小,可能是现在,也可能是以后,但是你和他之间的多少事情是见不得光的,越多,你越危险,因为如果真的发生一些什么事情的话,你王赢,就是他们唯一的突破口,这个问题,我都能看出来,赛亚松定然也能看出来,所以说啊,王赢啊,你还是多留个心思的好。” 王赢这一下是彻底不吭声了,他盯着蔡汉龙,整个人也是彻底的陷入了沉思…… 万象金宫,偌大的会议室内,这个时候已经坐满了人,大家议论纷纷,正在开会,主持者正是赛亚松,大家正在议论纷纷,商讨着很多改革制度,赛亚松上台以后,是大刀阔斧,最先下手的就是军队,再对于军队进行了充分史无前例的改革,彻底拿稳军权之后,接下来就开始涉及整个国家内,方方面面体制的改革,一点一点的来。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而且是一个十分复杂并且繁琐的过程,这边正在开会的时候,赛亚松的秘书就从外面进来了,从赛亚松的边上简单的说了几句话,赛亚松点了点头,很快,会议也是持续进行,今天探讨的主要改革还是赋税制度的改革,好几个小时的会议,也算是小有成效,也确实是时间太晚了,赛亚松还是散会了,散会之后,赛亚松留下了几个他现在的主要心腹下属,也就是他的内阁成员,剩下的人就全都离开了。 赛亚松的秘书,从边上给所有人倒茶,这点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在赛亚松的身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这个时候,赛亚松从边上示意了一下“关于王赢的事情,想必再做的各位,应该也全都是很清楚的吧?” 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人,也都点了点头,王赢的身份其实现在再赛亚松内阁成员之间,几乎已经成为了公开的秘密,片刻之后,赛亚松从边上开口说道“刚刚接到的消息,现在zhong国方面,希望我们这边帮着他们抓住王赢,并且引渡王赢回国,对于这个事情,大家怎么看?”赛亚松看向了会议室的人“实话实说,我赛亚松能有今天,王赢对于我的帮助,虽然赶不上再做的诸位,但是绝对也是掏心掏肺的。” 周围十分的安静,一个说话的声音都没有,许久之后,一个内阁成员长出了一口气“王赢对于你的帮助确实挺大的,但是最近的情况你也应该是知道的,民间关于你和王赢之间的事情,各种各样的说法越来越多,我并不是说王赢这个人不好或者是怎么的,但是毕竟你俩的身份地位悬殊,他可以说是一个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江洋大盗了,至于你呢,不用说,你和王赢之间的事情,已经被人拿出来说了很久了,而且现在再民间流传的版本也是越来越多了,关于王赢这个人,知道内情的知道他是一个豪情云天,讲原则守信用的纯爷们,但是他的仇人太多了,几乎遍布了整个金san角,这么多年以来,到处都是毁他名声的人,外面的老百姓也都是不知道内情的人,关于他的种种传言当中,他是一个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侩子手。” “而且现在外面的传言似乎是越传越邪乎了,把王赢描述的更加的人性丑恶,虽然这是假的,这是故意有人再抹黑的,但是确实已经调动了一部分的群众了。” “我让你去查造谣的源头,查到了,就抓起来,难到就这么难吗?这点事情搞不了?” “现在的情况是源头太多了,不可能都抓起来的,如果都抓起来的话,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更不好解释,而且我们已经击破了两起有预谋的示威游行了,但是不能保证,接下来还能不能发生同样的事情,传的人越多,对于我们来说越不是好事。” “那一定是有人暗中操盘这个事情的,你们找了这么久,就没有抓到这些不法分子?” “肯定是有人暗中捣鬼,但是问题是人家说的确实很多都是实话啊,而且王赢再金san角地带周边的名气太大了,多少事情和他都有瓜葛,我随便给你说几个,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和巴蛇抢巴扎军权,纳楚狂,张超的事情,砸老太君中央营帐的事情,金san角五毒的事情,莫西德山区的事情,黑火的事情,现在还有金圣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