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8】辞官 - 狼与兄弟

【3298】辞官

“我和你说,我早看他们不爽了知道吗,他们就看着银子和你太近了,而且他手上还有这么多好手,和我们的关系还很好,他们再防着银子知道吗?你和他们说明白了,银子不会枪他们的位置就完了。” “卞宪!”王赢从边上大吼了一声,一拉卞宪,卞宪猛的就甩开了王赢“你一边去!” “没事,让他说,现在在这里,没有官位,我们三个是平等的,都是一样的,随便说” “随便不随便的我也得说,怎么着,赛亚松,你现在成事了是吧,过河拆桥的事情也能做了是吧?做人做事得有原则底线吧,你好好想想,你走到今天什么脏活儿累活儿,不要命的活儿,不都是银子做的吗?投资也是银子拉来的,你内阁那群猪做了什么了?坐享其成!没事就知道坐在一起,动动嘴皮子,完了还觉得自己挺厉害的样子,结果忘记了当初索萨索恭,后面是虹卡威尚的事情的时候吗,他们那害怕的样子了?你好好想想那个时候,不管是索萨索恭,还是虹卡威尚,那群人什么表现,我和银子我们是什么表现,我们是跟着你玩命的知道吗?他们他妈的干啥了?当初还一个劲儿的阻止,说实话,你要是全都听他们的,你能有现在吗?现在怎么着了,觉得银子的碍事了,想要让银子走了,那你早干嘛了啊?这么办事不地道,这种事情,我卞宪这一辈子也做不出来,所以说,银子,你不用管他,你现在什么情况你自己心里面没数吗?如果这里你都不能呆了,你还能去哪儿?离开东南亚吗,去美洲?去欧洲?你就算到了那边,还有人等着要你命呢,黑火再何塞的事情之后安分了这么久了,那是正常的情况吗,那是攒着劲儿呢,要么不来,要么就来大的!你告诉我你去哪儿?这么多人拖家带口的,你能去哪儿?到了哪儿不都是牵制吗,tai国能去吗?你那个朋友再tai国再厉害,他能再tai国保得住这么多人吗?那都是问号。” 卞宪也是一个直性子,火爆脾气的人“赛亚松你要真的让他走,那你就让我一起走,我今天把话给你放这里了,反正你现在大权也稳了,我们也都没有啥用了,你让他走了,那早晚也得到我身上,不如我就提前走了算了,什么事啊办的!” “卞宪!”王赢从边上再次拉了卞宪一把,随即卞宪突然之间就吼了起来“你他妈的别碰我,老子不用你教我怎么做事情,赛亚松,你自己想吧你!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我也会做,我这军权也交给你,我现在守着万象,这么大的势力,我的副官现在手上还有那么大的权利呢,你别也睡不着觉,反正这么大的一个体制,不管少了谁,都可以运转!你不缺我们,我们也不缺你!什么玩意啊!这事能干嘛吗!” “卞宪你差不多就得了!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做吗?口口声声,内阁是猪,内阁是猪的,我问问你,所有的民生大计,所有的经济发展制度改革,你懂什么,不都得靠着人家来吗?光有拳头只能打天下,你能发展经济吗,你没完没了的和我吵吵,我想这样?你以为我愿意这样,但是现在已经这样了,我他妈的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你以为我他妈的是一个独裁者吗,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说的算?我是古代的皇帝吗?” “你想不想这样我不知道,但是这样的事情你是做了,赛亚松,你太让我失望了。” 卞宪和赛亚松两个人针锋相对,赛亚松也是火儿了,气的呼吸明显的急促了不少,眼看着两个人吵吵来吵吵去的,一直没有吭声的王赢,这时候从边上举起来了酒杯“这大晚上的吵吵什么啊,觉得外面的人听不见是不是啊,多丢人啊,行了,行了,这点事情不至于,我王赢这一辈子,还真的没有怕过什么,世界之大还能没我安身的地方,但是现在先这样,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大,太多人知道,一切还是照旧进行,我这么多兄弟,都是拖家带口的,不能跟着我一起这么浪,我自己一个人走,先去见见你的那个朋友,然后我再决定要不要去他那里,如果不行的话,我再找找别的地方,毕竟这么多人命呢,我不能随便就这样放那了,这个没问题吧?反正我先走了,去找地方,时间也不会耽误太久,争取十天之内我,我给大家找到一个新的地方生活,反正对于我们来说,哪儿都能生活,实在不行找一个原始森林,我们这群人也能活,而且会活的很快乐,对于我们来说,只要大家是在一起的,那就可以了。” 赛亚松没有回答王赢,只是点了点头,很快,王赢从边上举杯“来,那就是离别酒,干一杯,感谢赛亚松先是这么长时间的照顾,也谢谢卞宪大哥这么长时间的帮助,干了!”王赢说完,自己一饮而尽,赛亚松的眼神复杂,也是一饮而尽。 随即王赢从边上说道“卞宪大哥,你也别这么大的反应了,你知道,他也是真的难了,万象这里离不开你的,行了。不至于,干嘛啊!”王赢还要说话的时候,卞宪从边上直接就把手上的酒杯给摔倒了地上,转身就走,这一次,连王赢也不理了。 王赢看着卞宪离开的身影,自己也是挺无奈的,他冲着赛亚松笑了笑“行了,你知道他是什么人的,别和他一般见识,那就这样,我回去准备一下,编个谎话骗骗静馨,完事了,我直接就过去,抓紧时间,放心吧。”王赢又拍了拍赛亚松的肩膀,随即自己也出了这个房间,外面还有不少巡逻的士兵,再出了这个房间之后,王赢的脸色也沉下来了,他也是强行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的拳头攥的紧紧的,很久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缓缓的也平静了下来,他转身就离开了。 一个多小时以后,王赢坐在一辆奔驰轿车上面,再夜幕的掩护之下,悄悄的从侧面行驶离开了卞宪的军营,坐在车子上面的王赢,叼着烟,眉头紧锁,不知道再思索着什么,开车的司机速度挺快的,再副驾驶,还坐着一个男子,手上拿着电话,正在打电话订机票,这么晚了,飞机也只剩下了最后一班了,还好,订上了。 奔驰轿车再这一条平坦大路上面,飞速行驶,卞宪的军营到机场,大概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大概也就是二十多分钟的时间的,奔驰车已经出现在了万象城附近的一座小镇公路上面,这是一条国道,刚好,也是赶上了一个红绿灯,奔驰车停在这里,王赢坐在车上,摇下车窗,看了看周边漆黑一片的景色,他确实也是心情压抑。 很快,红灯变成了绿灯,奔驰车再次行驶,就在奔驰车刚刚行驶过路口的时候,侧面,突然之间蹿出来了,一辆皮卡车,皮卡车似乎已经把油门踩到了低,速度极快的蹿行出来,皮卡的车速极快,奔驰车都没有来得及反应,皮卡已经撞上了那边的奔驰,再撞上奔驰之后,先是一声剧烈的撞击声音,紧随其后的就是爆炸的声音。 剧烈的爆炸,把这两辆车子都给原地卷起,被炸飞了老高老高之后,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燃烧起来了熊熊大火,周围一点点的动静都没有,再漆黑的夜色之中,大火熊熊燃烧,很快,车辆就已经被彻底的烧成了废铁…… 太阳缓缓的升起了,再金宫,赛亚松的办公室内,赛亚松,还有卫浩,两个人坐在一起,赛亚松的脸色十分的难看的,卫浩就在边上坐着,也是一脸的压抑,昨天晚上的时候,卞宪连夜告假回老家的事情,再整个lao挝,都引发了轩然大波,而且这里面的很多事情,其实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的,就在王赢走了之后,卞宪和赛亚松其实又发生了二次的争吵,而且争吵的规模更加的庞大,边上很多士兵都看傻了眼。 最后卞宪辞官不做,要回家,被赛亚松否决了,随即卞宪一气之下,自己开车就走了,现在对外宣称是他告病回家,也是给了为大家一个台阶下,但是奔驰车遇袭的事情,也是真的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现在这个事情的后果,就比较严重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面有人敲门,赛亚松的秘书把万象警察局的局长带来了,他进来之后手上拿着一份文件资料“关于昨天晚上那个案件的所有调查结果都在这里了,奔驰轿车是遭遇到了自杀式的袭击,车内的无一生还,现在通过DNA,已经确认了死者身份,与之前预判的死者身份信息相一致。” 赛亚松这个时候从边上挥了挥手,这个警察转身离开了,房间里面就剩下了赛亚松的秘书,还有卫浩,赛亚松的秘书从边上跟着说道“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那辆皮卡车的驾驶者是一个缅mian甸人,别的都不好确定,也没有什么消息线索,主席先生。” 赛亚松的秘书犹豫了片刻,随即赛亚松从边上摇了摇头,示意他离开,眼看着赛亚松的秘书也已经走了,卫浩从边上随即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您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想要把王赢送走,王赢为了您,可是真的什么事情都做了,而且。”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别的无情?”赛亚松看了眼卫浩,眼看着就要火儿了,卫浩从边上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我没有那个意思,但是你知道的,心里面怪怪的,不过我也希望你能理解一下卞宪,卞宪一直都是那个性格,不要真的怪罪于他,而且。” “行了,我找你过来不是要听你求情,或者听你说这些的,你马上带着你的人,去卞宪大营,所有的调岗命令都在那里,以后卞宪军队的事务,你先处理,多带一些人去。”说到这的时候,赛亚松从边上压低了声音“王赢的那些人都在大营内,他们现在还不知道王赢的事情呢,马上动手,速度快一点。” 卫浩显得一脸的纠结,他皱着眉头,很快,赛亚松从边上继续开口“你也要辞官吗?”

下一篇   【3299】原来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