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4】装病的占雄杰 - 狼与兄弟

【3304】装病的占雄杰

赛亚松最开始还真的就给王赢找了一个很厉害的老师,而且说实话,王赢是真的觉得这个老师长的就有点像赛亚松,没准是他们家的亲戚,因为这个事情,他们还互相调侃过,但是王赢学习,还是真的用心学了,而且,他的进步速度很快,吸收的程度也是让这个老师有些惊讶,像他这个年龄了,还能吸收的如此的快,其实这也是有不少底子,王赢再这些国家生活了这么久,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而且王赢学习也是真的够刻苦够认真的,有些时候王赢自己都嘲笑自己,如果上学的时候能这么学习的话,那他估计清华北大都能考上了,没想到到了这一把年龄了,又开始学习了。 再学习过程中,因为王赢进步飞快,很快,赛亚松又给王赢安排了第二个老师,第三个老师,因为王赢的要求,那不是一个老师就能教会他的,王赢每天除了学习恶补这些知识以外,剩下的时间就是用来锻炼身体了,主要还是锻炼跑,让自己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好,别的他基本上也不怎么练也没有时间练,赛亚松有事没事还会嘲笑王赢,说他的训练很有针对性,也很复合他的气质,那就是一个字“跑。” 每次说到这,都会引来周围人的哄笑,王赢也无所谓,一边刻苦学习,一边继续“跑” 但是赛亚松貌似却十分的执着于让王赢去接手卫浩的事情,还是一直没有放弃想要让王赢去接手卫浩军队的事情,这也算是足够的破天荒了,但是王赢还是拒绝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这中间还和赛亚松斗智斗勇了好久,当然了,都是再对方都心知肚明的情况下,两个人找乐子,最后赛亚松也是确实发现,王赢是真的不愿意接手了,结果赛亚松又把斗争方向,对准了李康,大白,凡骁这些人。 赛亚松的意思,就算是你王赢不去,让别人去也行啊,这些人让谁去都成,其实说实话,如果是让他身边的这些人去的话,王赢还是没有意见的,毕竟很稳定,而且王赢心里面也很清楚赛亚松这样做的用意,赛亚松还是舍不得放他和他的这群人走,希望把这群人彻底,牢固的留在自己的身边,这虽然不是什么坏事,但是有些时候从某些方面来看,也不算是什么好事,王赢确实没有从中间发表过任何意见。 但是李康,大白,凡骁,甚至于包括宋剑,胡一林,刘子枫,他们所有人都拒绝了赛亚松的要求,其实这些人和王赢一起这么年了,他们自己其实也已经呆习惯了,他们都不愿意离开这个圈子,换句话说,就算是最新加入的刘子枫,也很喜欢这个圈子,很喜欢这些人,最主要的,这些人彼此之间感情太深厚了,如果要留的话,可以,那定然是一起留,如果要走的话,肯定也是会一起走的,尤其是王赢,他自己身上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处理呢,这点人都清楚,他闲不住了,所以大家也都拒绝了。 这么多人都不愿意接手这个位置,让赛亚松也是“生气”了,他还亲自找到王赢,告诉王赢,他绝对不会放弃说服他们去接手的,两个人也是逗闷子,赛亚松说的是实话,但是绝对是光明磊落,王赢他们所有人心里面也都舒服。 而且赛亚松还真的是“因材施教,因地制宜。”他看着狼牙训练了这么长时间之后,还特意给张帆另开了一支狼牙小队,这只狼牙小队的训练方式和别的狼牙的训练方式还不一样,这一支小队,训练的全都是张帆的强项,说白了,就是让张帆在用他从卡虎吉犸学到的本事,训练出来一队儿刺客,但是这一队刺客,赛亚松是肯定不留的,他和王赢也说过了,可能以后还会用得着王赢办事情,但是最好用不到了,这一队儿刺客,所有的苗子都是好苗子,都是按照张帆的要求,给张帆招来的,而且,这一队刺客,就是给王赢的礼物,这些刺客很多都是赛亚松从各个部队的侦查系统里面的挑选出来的不能说是最顶尖的人才,但是绝对也是高端苗子了。 王赢知道赛亚松的用意是什么,说实话,他也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因为王赢心里面清楚,这一队人,对于王赢他们来说的重要性,而且,这一队人是需要经过选拔的,赛亚松给张帆提供人选,确实是提供了不少,但是通过选拔之后,有多少人能符合张帆的要求,那就不知道了,但是对于王赢来说,那绝对是宁缺毋滥,因为对于王赢他们来说,这里从来没有上下级的关系,有的,只是兄弟。 赛亚松得谁找谁,就问谁愿意不愿意接手卫浩军营的事情,也是惹恼了我们的小铁牛,因为别人赛亚松都问了来回好几遍了,但是却从来没有问过小铁牛,小铁牛也是憨,直接就问赛亚松,为什么为了那么多人,就是不问他,赛亚松告诉小铁牛,害怕他带出来一支灰太狼部队,引发周边一阵哄笑。 至于蔡汉龙,在这一次的事情当中,是真正的产生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那天蔡汉龙再和王赢说了王赢和赛亚松之间没有利益保证之后,发现说服不了王赢了,就又反过来分析金圣会的事情,是蔡汉龙告诉的王赢,别从下往上挖了,从上往下挖,然后是巴蛇的智囊团和王赢策划了这样一起计谋,策划了这样一出戏,再经过赛亚松的仔细思索,表示同意之后,执行的,按照蔡汉龙的话来说,王赢就是疯了。 因为这个事情,说白了,王赢很大的层面都是再赌,赌赢了,那他其实能获得的好处极少,如果赌输了,关于卫浩的事情,牵扯出来的麻烦更多了,都得王赢一个承担,赛亚松是不可能替王赢承担这些的,这要是诬蔑一个将军出了问题,那王赢就又得跑路了,但是最后赌出来的结果是好的,王赢再一次的帮助了赛亚松,而且是大忙。 这一次的事情塞牙其实心里也没有底,如果卫浩一直不交代的话,毕竟是这么一个重要人物,总不能一直没有消息吧,卫浩多扛一段时间,王赢就只能准备跑路了,还得带着卫浩跑,和卫浩慢慢的斗智斗勇,还好,卫浩最后招了。 或许是卫浩真的累了,或许是他也看出来了赛亚松知道自己最开始并不是想要投诚的事情,自己这个官肯定是做不了了,再或许是被王赢吓唬着了,毕竟王赢再江湖上面的名号不是吹来的,而且他也害怕王赢真的对他的家人做一些什么,至于他自己的位置,他知道也吓不到王赢,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金圣会从这个时候彻底灭亡,赛亚松对整个lao挝的局势把控更上一层楼,这里面很多关键的转折,都是王赢用命拼出来的,其实包括蔡汉龙在内,都觉得王赢这样做太鲁莽了,就这么往赛亚松的身上押赌注,有点太盲目了。 但用王赢自己的话来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风险与收益永远成正比,我信他” 很多人都问王赢为什么会信赛亚松,王赢总是笑呵呵的回答“一来我的处境实在没得选,二来,我觉得他值得我相信,这是直觉,最后,他说我们是兄弟……” Zhong国境内,在夜幕的大营,占雄杰的房间内,占雄杰躺在床上,脸色很是难看,很快,房间外面一个身影进来了,正是涛,他进来之后,走到了占雄杰的边上“占队长,怎么回事,怎么病成这样了?”涛说完之后,占雄杰从边上很快“咳咳,咳咳咳”的就咳嗽了起来,他一边咳嗽,涛一边从边上也端过来了一杯水,扶着占雄杰,很是关心他,给占雄杰喝了点水,占雄杰咳嗽的很难受,近乎都说不出来话了。 好一会儿的功夫,占雄杰这才咳嗽完,而且咳嗽完的时候,占雄杰往边上吐了一口,都有鲜血,这一切的一切,涛都看在眼里面,占雄杰躺在床上,显得也是十分的虚弱“不好意思,我,我。”占雄杰还要说话呢,涛从边上连忙伸手“别说了,没事,你好好休息吧,就是你这一段时间,一直生病,我不放心,赶紧过来看看,行了,行了没事,你躺着吧。”涛说完之后,起身看了眼边上的一个夜幕成员。 “占队长的病找大夫给看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严重啊?都咳血了?” “都检查过了,没有什么大问题。”夜幕士兵对于掏也是挺尊敬的“主要还是肺炎,所以需要输液治疗一段时间,就是前些日子,他回老家的时候,一冷一热的,给冻着了,开始是感冒发烧,后来就变成肺炎了,然后这么长时间,一直也没有好。” 听着这士兵的解释,涛点了点头“反正不管如何,一定要照顾好占队长,我和你们说,如果医疗条件,医疗设备不够用的话,直接和我说,我安排他去别的地方住院。”涛从边上训斥了边的下属好一会儿,这才走到了占雄杰的边上“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你看看你,都这样了。” 涛还要继续说话呢,占雄杰再次咳咳咳的咳嗽了起来,一边咳嗽,一边自己下意识的用手去捂,很快,自己一手都是血迹,这一下,涛也是明显的皱起来了眉头“行了,行了,行了,先这样吧,好好照顾自己,别说话了就,我就是路过,来看看你。” 涛一边说,一边自己连忙起身,又和边上的人吩咐着,占雄杰躺在床上,一脸的歉意,涛在边上又吩咐了好一会儿,这才离开,涛刚刚离开的时候,占雄杰还在咳嗽,等了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站在占雄杰边上的那个夜幕的下属开口“他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