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7】求生欲 - 狼与兄弟

【3307】求生欲

耶因点了点头,很快,自己转身就离开了,耶因前脚刚刚离开,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房间外面又有一个女子进来了,正是巴虎的母亲,巴虎这个时候起身“妈。”他叫了一声,巴虎的母亲坐下来,笑呵呵的摸了摸自己孩子的额头。 “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今天这么闲啊。”巴虎笑呵呵的转移着话题,很快,他的母亲从边上说道“我刚刚去看了看巴扎。”她这一说,巴虎皱了皱眉头,连忙解释。 “妈,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当初我也是真的没有想到,他能真的生气,而且给自己气成这样,如果我当初知道是这个结果的话,我死都不会这么做的,而且” “冤有头,债有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不报也得报。”巴虎的母亲从边上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看着巴虎“你想多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是开心” 看着自己母亲的笑容,这一下轮到巴虎蒙了,他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母亲是什么意思,很快,巴虎的母亲从边上说道“你知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一辈子最最最坏的事情,最最最大的报应,是什么吗?”巴虎没有开口,他的母亲顿了一下,开口说道“那就是碰见了一个错误的男人,并且把自己的一生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知道我当初和巴扎是怎么开始的吗?知道我是怎么被他哄骗到床上,然后生下的你,又是怎么被他像一个皮球一样踢到门象那里的吗?其实他答应我所有的承诺,一个都没有做到,而且,你知道吗,其实我们两个之间的感情,早都已经彻底破裂了,巴扎就是一个没有用的废物,他骨子里面就看不起女人,不光是看不起巴蛇的母亲,其实他也看不起我,他觉得,我们都是他的附属品,我从前的时候,一直觉得,我再巴扎心目中的地位,应该是更多一些的,但是到了几年前,我才发现,再他的眼里面,我什么都不算,我只是一个玩物,这个玩物对于他来说唯一的作用,那就是给他生了一个儿子,然后他也从来没有尽过当父亲的责任,你知道吗,我这一辈子最恨的人,就是巴扎了,到了我们现在这个年龄,我已经看淡了很多很多,至于巴扎,和他也早都没有感情了,而且这些年,你知道他背着我再外面做了多少事情,搞过多少女人吗,你知道他和我的脾气越来越差,动不动就动手打我吗?他生日那天我为什么没有参加,那是因为他再之前喝多了打了我,而且很重,生日知道你们要来,害怕你们看见,所以他不允许我参加,我也不想给他添麻烦,所以我才告诉你说我误机了,没赶回来。” 巴虎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他不停的摇头,他这边还没有说完呢,巴虎的母亲从边上微微一笑,继续开口“而且其实我很清楚,他这一段时间,又和那个女人搞到一起了,你不知道,到了他这个年龄,还想着的这么做事情的话,那他就是认真的,他想和那个女人携手度过晚年,然后再把像个皮球一样踢开,就和很多年前一样,他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我都一清二楚的,我只不过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你们,为了我的两个孙子,我不想闹的家没有家的样子,所以我选择忍气吞声。” “我已经这个样子了,我这一辈子,所有的路都是我自己选的,所以现在变成什么样,我也认,我心甘情愿的,我这一辈子,只有他这一个男人,但是我这一辈子,过的多么的痛苦,只有我自己清楚,别的女人随随便便都能拥有的,再我这里,却显得那么的奢侈,无数个日日夜夜,你知道我自己带着你,是怎么承受过来的吗?” “巴虎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但是说句实话,你真正应该感激孝顺的人,其实只有门象,是门象当初不顾着自己的声望,也不管外面的流言蜚语,甚至于自己都没有孩子,顶着这么大的压力,然后照顾着咱们母子,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你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做不到,可想而知,门象有多么的不容易。门象将军,是咱们娘俩的恩人。” “而且你知道我有多少次,差点丧命在巴扎他们夫妇身上吗?如果不是门象的保护,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字了,巴蛇的母亲家庭背景十分的深厚,我和她比起来算什么,你父亲又是一个典型的为了权利,可以放弃一切的人,从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说实话,那毕竟是你的父亲,有些事情,我也真的不想告诉你,不想和你说,我不想把我们那一代的恩怨,再接连到你们这一代身上,我只想维持好这个家,为了这家,我哪怕受再多的委屈都可以,我看着我的孙子,我就很开心了。” “可是现在你和巴扎走到这一步,这是老天爷的意思,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而且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我该说的,我得告诉你,至于你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但是我只是希望,你能守住我们的巴虎大营,这是门象毕生的心血,任何有可能损害巴虎大营的行为,都必须遏制住,不管用什么手段,什么方式,都是一样的” “对于我来说,门象比巴扎,更像是一个父亲。”巴虎的母亲说到这,笑呵呵的看着巴虎“你想知道再你小的时候,还不记事的时候,我是怎么带着你,逃避躲避追杀的吗?知道我是怎么带着你,一次次的死里逃生的吗?我今天都和你讲讲,我讲给你的原因,不是想要让你做什么,我只是听说了你内心的亏欠,我来弥补一下你的亏欠,不能说能让你完全的不自责,至少可以有很多的心理安慰……” 夜幕缓缓的降临了,巴扎躺在病床上,正在输液,他的生命体征依旧是十分的虚弱,边上两个小护士,就陪在巴扎的身边,观察着巴扎的一切,守护着这边的巴扎。 几分钟以后,房间的大门推开,巴虎进来了,这两个小护士,看见巴虎的时候,眼神当中的都充斥着恐惧,巴虎皱了皱眉头,冲着她们笑了笑,随即示意了一下,这两个护士转身就离开了,这一下,房间里面就剩下了巴扎和巴虎。 巴虎坐在了巴扎的身边,巴扎闭着眼睛,看起来似乎是睡着了,巴虎一边看着边上的机器,一边就盯着巴扎,他就这么看着自己的父亲,他整个人的表情,依旧是十分的纠结,好久好久之后,巴扎也睁开了眼睛,他盯着巴虎,眼神当中充斥着失望,他摇了摇头,并且再次把眼睛闭上了,不在理会巴虎了。其实今天晚上的时候,巴扎的身体状况,各项指标,已经比之前好了不少了,已经有了一些恢复的迹象了,巴虎也都看在眼里,巴扎显然也不想和他说话,巴虎从边上犹豫了片刻,随即开口。 “听说你最近不吃不喝的,大小便还失禁了,我找人仔细的咨询过了,如果生气过度的话,是可能产生你现在的所有的临床表现的,但是大小便失禁这种事情是很难发生的,我也找人检查过你的身体各个方面的机能,至少大小便这边,没问题的。” “你这是装的啊。”巴虎从边上笑了起来“爸,其实你这样就没有意思了,不是我说你,你都这么一把年龄了,你还对权利这么的执着沉迷,有意思吗?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吧,安安生生的度过晚年就挺好的,不管你曾经如何对我,如何对待我的母亲,但是说到底,你是我的父亲,我也不想太过于为难你,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回答我了,就决定你今后的人生走向了。”巴虎说话的语调带着一丝的威胁。 巴扎本来是闭着眼睛的,但是这个时候,他却突然之间把眼睛睁开了,显然,自己的儿子自己还是很了解的,这么多年,巴虎都没有这么和自己说过话,现在居然这样了,这里面一定是有事情的,巴扎盯着巴虎,但是他的身体确实也是十分的虚弱。 巴虎看着巴扎眼神的这一刻,还是犹豫了一下,随即他从边上继续说道“巴蛇被你藏在哪儿呢,我必须要找到他。”巴虎说完,巴扎嘴角闪过了一丝嘲讽的笑容,似乎他早都料到了巴虎要说什么一样,他笑完之后,再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看着巴扎闭上了眼睛,巴虎从边上犹豫了一下,随即他轻轻的抬手就抓住了巴扎的氧气罩,他直接就把巴扎的氧气罩给摘下来了“你还需要这个东西吗?” 巴扎这一下睁开眼睛,他盯着巴虎,言语之中,也带着一丝的嘲讽“好,好儿子。”他已经说不出来声音了,但是看着嘴型,巴虎还是能看见巴扎再说什么。 巴虎知道巴扎是在嘲讽自己,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阴狠,他的拳头攥的也是紧紧的,巴扎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活儿的,他知道怎么扎人最疼,巴虎内心已经十分挣扎了,但是他还是再强行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什么都不表现出来。 “你是个好父亲,所以我就是个好儿子。”他重复了一句“我接管巴蛇大营的时候,我抓到了巴蛇的母亲的,这是你的发妻,我不知道你和她的感情如何,但是现在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巴蛇再哪儿,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那我就只能去问她,她就在大营。” “她,怎么,可能知道?”巴扎这一下明显的显得有些愤怒了,尽管生命体征依旧看着比较虚弱,而且他还想说话的时候,整个人明显的呼吸不畅通了,他下意识的抓住了巴虎的手腕,把巴虎手腕的氧气罩,重新盖在自己的脸上,他这才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几下,巴虎并没有制止巴扎的这个行为,从边上随即说道。 “看来你也没有那么的想死,求生欲望还是真的挺强的啊。”

上一篇   【3306】父子争执

下一篇   【3308】气大伤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