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1】最后一批人(感恩答谢更) - 狼与兄弟

【3321】最后一批人(感恩答谢更)

王赢这一次叫出来奥娜,也是直接开口就询问了巴蛇那边的事情,让王赢没有想到的,那就是他这边刚刚开口询问,奥娜那边就已经开始给王赢讲述巴蛇的事情了,从巴扎联合巴虎再巴扎生日的时候收拾巴蛇,到后面的巴虎坑了巴扎,吞了巴蛇大营,并且屠戮了巴蛇大营的很多下属,再到后面巴扎死亡,巴蛇母亲也惨死的事情,从头到脚的全都和王赢说了,王赢听完之后,都蒙了,这里面有一部分是他提前就知道的,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他盯着奥娜“你为什么不早说。” “赛亚松先生的命令,他的意思就是如果你问起来了,在和你说,如果你没有问的话,就不要主动和你提起,他那边似乎也是想要你安分一段时间吧,他的想法我不知道,现在就是关于巴蛇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巴扎把巴蛇和巴莎还有孩子藏到哪儿了,巴虎和他的人也在找,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呢,巴虎甚至已经开始悬赏找巴蛇了。” “亡魂山那边巴蛇的那些下属,也在找巴蛇,但是就是找不到人,而且现在亡魂山的戒备也是十分的森严,具体里面是什么情况我,我也不清楚,但是赛亚松先生之前有交代过,让暗网的人再留意这些事情,他自己也有自己的渠道在帮你搜索消息,目前来看是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否则的话,他就告诉我了。” 王赢听到这的时候,不吭声了,他低着头,从边上一言不发,片刻之后,奥娜从边上开口“回去休息吧,挺晚了,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奥娜长出了一口气“其实很多时候我觉得你也是真的挺可怜的,想要安稳,都安稳不下来” 王赢看了眼奥娜,没有吭声,自己一步一步的转身就回到了房间里面,他回去的时候,静馨已经躺在床上了,王赢脱了衣服,也上床了,他搂住了静馨,他心事重重的,本来以为静馨都已经睡着了,可是静馨却开口了“巴莎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不清楚,巴蛇,巴莎都被巴扎关押了,但是巴扎已经死了,据说是被巴虎气死的,现在巴蛇大营都被巴虎接管了,巴虎也在四处寻找巴蛇他们兄妹。” “好好睡觉吧,睡醒了,有精神了,明天再去找人,今天毕竟也是太晚了,别走了。”静馨说完,就抓住了王赢的手腕,她抓的还挺紧的的,王赢这会儿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知道静馨是不愿意的,可是她能说出来这些话,也是真的不容易,他长出了一口气,搂住了自己的女人“对不起,我答应你,我会尽管解决这一切的。” “你活着回来就好。”静馨的言语之中有些哀伤“你也不用自责,毕竟就算是不说巴蛇巴莎,还有你的孩子在呢,你躲不开的。”静馨闭上了眼睛,没有再吭声。 王赢这会儿,也是彻底不说话了,他只是搂着静馨,整个人一脸的纠结,很是无奈… 阳光明媚,风和日丽,金san角地区这一段时期其实是十分的混乱的,不过混乱也是正常,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想赚快钱,舍得玩命的人,全都一头往这边扎,谁也不服谁,那肯定是乱,谁都想扩大地盘,扩大生意,但是哪有那么容易的。 其实这么多年以来,只有两个人是真正意义上面的统一了整个金san角,而且再他们的统治之下,整个金san角运转的机制也是十分的完善,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抗,最早时期是张启福,也就是大家熟知的坤沙,1996年投降于mian甸政府军,第二个人,那就是人尽皆知的张超,和鬼岛的那一批人,他们成立的虎豹穴,直接垄断了整个金san角的du品业务,也正是因为那几年的垄断,使得张超财富惊人,富可敌国,后面因为贩du,贩进了zhogn国境内,再加上王赢的关系,虎豹穴也被扫平,从那以后,整个金san角再次变的秩序混乱,但是张超再zhong国也并没有被判处死刑,所有人都在说,这与张超上缴了无数的个人财富有关系,也有人说张超只是fan毒,并没有做那种十恶不赦的事情,还有人说张超提供了很重要消息情报,作为交换,但是具体这里面还有什么别的故事,那是没有人知道的。 但是张超的发家史,对于整个金san角地带的所有du贩来说,那都是偶像一样的存在,尤其是现在金san角境内,很多有些名气的du贩,也都和张超有关系,虎豹穴那会很不起眼的小喽啰,现在一点一点的也都发展起来,他们发展的轨迹,基本上也都有着深深的张超的印记,也是受张超的影响惯了,也都有做下一个张超的野心。 金san角这里本来就是du品的天堂,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复杂的情况,使得无数为了金钱玩命的亡命徒都在这里制作贩卖du品,而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展,这里的du贩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杂,这期间无数人想要站出来,想要复制张超那个时候的成就,但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到,一来这里地形地势十分复杂,随便找一个地方藏起来,谁都不好去找,二来这里亡命徒众多,想要收服所有的亡命徒,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他们也没有庞大的部队,也没有鬼岛那样强大的一支武装力量的帮助。 但是毕竟du品暴利,为了钱,还是驱使着很多du贩再慢慢的吞并周边的小du贩,然后来扩大自己的地盘,多吞并一点,自己的地头就多一些,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这边一支是动乱不断,甚至于包括黑火的人,都过来和金圣会站稳了脚跟,想要分一杯羹,只不过被王赢一夜之间给连窝端了,他们没有办法继续发展了而已。 但是总是这样下去,也是真的影响收成,频繁的互相吞并,以及暗杀,明抢,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这边很多有名气的du贩的收入,很多时候,他们的货莫名其妙的被抢了,他们都不知道是谁干的,有些头天晚上吞了别人的地盘,第二天就被另一伙人吞了,还有人就在暗处守着,看着哪两伙人再动手打斗,他们就在暗中观察,准备渔翁得利。 这个过程中一定会积攒大量大量的仇恨,后面很多时候,抢地盘就变成了生死复仇,仇恨大,甚至于还会直接烧毁耕地,或者动用别的手段报复,可以说,这么长时间以来,金san角每天都充斥着血腥,严重的影响了所有人的正常生活,但是这些人还都是很贪心的人,想要把生意做大,想要把自己的地盘扩大,想要赚更多更多的钱。 正是出于这个大背景的前提下,再当地混了很多年,五个比较有名号的势力,率先联合到了一起,组成了血阳联盟,他们成立血阳联盟的宗旨,就是他们这些人团结到一起,一起努力,有钱一起赚,有事一起扛,而且这几个大势力,都曾经是张超的残党,这点人的很多的理念,以及三观,都是十分一致的,而且,他们这几个大势力集合到一起以后,并没有满足于现状,当即就开始一点一点的吞并别的小势力,他们每次吞并小势力,都是五家一起出人,五家一起做,不挑难啃的,就先找那些容易的,这样真的动手起来,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简单容易的多的多,而且每一次吞并了别人的地盘之后,他们这些人都会很平均的瓜分“战果。”根据大家出力的程度,来划分,虽然每次吃的少,但是贵在吃的稳,而且吃的快,看起来吃下去的不多,日积月累的成果也是很吓人的,所以血阳联盟再这一段时间,发展的速度是极快的,而且十分的平稳,吃下去的,全都是嚼碎的,他们个人的势力,也在不断的壮大,血阳联盟“张超似”的发展模式,已经引起来了金san角地带所有du贩的谨慎,很多人都已经看出来了,如果再不做出改变的话,很可能以后他们都会慢慢的被血阳联盟给蚕食,因为现在一些简单的容易啃的小骨头,几乎都已经被啃光,再啃下去的话,很容易就会到了他们,而且他们自知自己的势力,是肯定没有办法和血阳联盟的人抗衡的。 为了不被血阳联盟给一点一点的蚕食,所以这里剩下的想要吃这一口饭的人,就必须得做出改变,就是以这个大环境为背景的基础上,出现了一伙儿以本地土著du贩为首的阵地同盟,阵地同盟的人从个体势力上面来说,肯定是不如与血阳联盟的,但是阵地同盟的这一批人,基本上都是从小就在金san角长大的土著,大家彼此之间也是十分的熟悉,而且为了保证不被血阳联盟的人给吞噬掉,所以他们必须联合在一起,他们虽然个体势力上是肯定赶不上血阳联盟的,但是贵在他们的人多,阵地同盟的这些人势力合起来,单从势力上面来看,总人数得是血阳的好几倍,但是问题就是他们人数优势是有了,但是管理层面,更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他们阵地的人,每次看圆桌会议,商讨事情的时候,至少要有几十个小头头聚集在一起商讨,难免会有一些意见的分歧,所以说,尽管他们联手在一起,势力比血阳大了不少的,但是他们一直也没有什么发展,也没有什么扩张,只是能保证自己不被吞并就是了。 这期间血阳和阵地也是发生了不少摩擦,血阳的人也曾经吞并过阵地成员的一些地盘,但是阵地的人这一方面还是很团结齐心的,只要是他们的人,有人被血阳的吞掉了,那他们一定所有人都会帮忙去抢回来,大家一起出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所有人都安全,血阳的人不会轻易的对他们下手,所以再血阳和真滴对峙的这一段时间,谁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后来血阳也是看清楚了,阵地的这伙人,暂时不好惹了,所以他们只能把矛头对准了的剩下的这最后一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