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0】最闪亮最耀眼的星 - 狼与兄弟

【3330】最闪亮最耀眼的星

巴虎一口气把心里面的郁闷情绪全都发泄了出来,她的妻子就在边上倾听着。 周围突然之间安静了不少,片刻之后,巴虎的妻子开口“其实你的这种事情,我一直很少过问的,也不想发表什么意见,可是现在我觉得你真的挺无助的,巴虎,其实这个事情,事已至此,就没有任何可以挽回的余地,王赢这个人,也不是存在了一天两天了,他的事情我们知道的也不是一点半点儿了,他本来就是一个人见人躲的麻烦,现在这个麻烦贴上你了,甩是没有那么容易甩掉了,我们只能想办法让他也难受就好了,咱们有咱们在乎的人,他就没有他在乎的人吗?我们一样可以动手啊,他杀一个,我就杀一个,他杀一群,我们就杀一群,到后面,实在没办法了,只要和王赢沾边的人呢,都可以动手,他既然喜欢这么玩,我们就陪着他这么玩就是了,放心吧,人心都是肉长的,他最后肯定也会忌惮这些的,最后肯定能达到一种默契平衡,他别这么恶心人,咱们也不恶心他,那不就可以了吗?再光明正大的来。” “他不会和咱们光明正大的来的,他就那么点人,怎么可能和咱们光明正大的来,他只会来阴险的,而且你说的这些,很早以前我就考虑过了,但是咱们和王赢还真不一样,首先,他王赢就那么几个在乎的人,而且,最主要的,这孙子不是说现在才开始被人找,被人追杀的,他从多少年前,就开始被人找,被人追杀了,他身边那些人,他在乎的,现在一多半儿基本上都在zhong国,而且除了高官,就是那种藏起来谁也找不到的,比如说孙琪展这些他的兄弟,消失了很久很久了,可以说,这小子几乎是没有弱点的,他身边的人,你想去抓一个威胁他,根本抓不到,他还有个兄弟叫陈英杰,你总不能跑过去抓他吧,抓了他都离不开zhong国,那些人都是重要人物,而且搞不好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麻烦,再承受到zhong国方面的压力,绑架他们的人质,他身边这群兄弟下属,全都在卞宪的军营里面,那更是密不透风,不可以的。” 巴虎长出了一口气“zhong国那边绝对不能得罪,如果我敢去那边动手,那更中了王赢的下怀,不管是赤虎,夜幕,还是火狐,这些全球著名的特种部队,王赢都有关系,难保他会从中间做什么,而且mian甸zheng府军他们搞不好也会落井下石,不可以。” 显然,巴虎也早都想到了这边的这些计划,他一口气说完,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再次长出了一口气,显得格外的无奈,巴虎的妻子听到这,也沉默了,许久之后,这个女人抬头“那难道就一个人都没有吗?王赢所有的朋友,都在他们国内吗?” “王赢这么多年一直再跑路,他很注重这些可以牵制他的筹码,所以就算是不在国内的,也都是没法弄的,他有个兄弟叫小马哥,现在再澳洲,已经你是澳洲公民,而且和当地zheng府部门的关系极好,我们总能跑到澳洲去抓人吧,抓了也弄不回来啊,而且印度洋附近那边的海域,还有王赢的朋友,一些海盗,有些时候我都好奇他是怎么和那些人扯上关系的,就算是偷渡,也没有办法弄回来,都可能碰见那些海盗。” “那也不可能一个都没有的,肯定还会有的。”巴虎的妻子随即开口“你再想想。” “有什么可想的,要么就是静昂英格,你觉得我可能去tai国把静昂英格绑架了么,那是他老丈人,肯定是不行的吧?再或者,就剩下一个高浪了,高浪是老太君面前的红人,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那你说,我是去绑高浪么?” 巴虎的妻子看了眼巴虎,随即从边上开口“为什么不可以?”她这一问,把巴虎给问蒙了,巴虎直截了当的开口“当然不可以了,老太君是谁,而且。”巴虎说到这,就不吭声了,他盯着自己的妻子,突然之间反应过来了一个道理,现在他的这个情况,都已经这样了,哪儿还有什么顾得上的,房间里面顿时之间就安静了下来。 就这样,好一会儿的功夫,巴虎的表情也慢慢的变得坚定“你说的没错,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哪儿还管的了别的,王赢这个人,我太了解他了,抓的人不用多,只要一个,就能让他难受,就能让他不敢再这么玩了!”巴虎从边上起身,随即抱住了自己的妻子“这一段时间不要离开大营,等我把这个坎儿迈过去的,相信我,我一定会把这个坎儿迈过去,我会把王赢,巴蛇,他们一网打尽的!” 巴虎的妻子从边上也点了点头“你一定可以的,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妈,照顾好孩子,但是你必须要照顾好你自己,巴虎,你还没有从巴扎的那个事情里面,恢复过来。” 巴虎听到这,脸色明显的就变了,他差点就发作了,但是因为是自己的妻子,巴虎还是忍住了。 巴虎的妻子显然都看出来了,她转身就往出走,一边走,一边开口“你心里面还有没有说出来的心里话,咱俩这么多年了,我太了解你了,不说就不说吧,但是你确实变了很多,你总是再强行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看起来现在控制的很好,但是这个坎儿你不从心里面让他过去的话,你迟早也会有控制不住的时候,你真的变了好多……” 曼de勒,在一家规模很大,刚刚开始营业的足疗spar馆内,最顶层的VIP包厢,两个男子趴在这里,正在做全套的“淋巴排毒”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高浪和乐乐。 哥俩趴在床上,感觉那也是颇为舒适,两个按摩的女子,身材火爆,长相迷人,一看就是一张整容脸,但是依旧能让浪哥情不自禁,不能自拔,房间里面那种昏暗的灯光,更是让人情欲渐浓,高浪时不时的就伸手去抓一把人家大腿,还会传来女子娇滴滴的声音,这也是故意再挑逗高浪一样,整的高浪一脸的贱笑“哎呦,这声音,麻死了!” “哪有啊,浪爷,人家说话本来就是这个声音嘛,您看您,又手脚不老实了,好好的不行嘛,人家给你揉捏呢,你别乱摸。哎呀,浪爷,怎么越说您越摸啊。” “哈哈哈哈,反抗,反抗啊,你越反抗,越有意思,哈哈哈哈!”高浪又贱笑起来。 “切,浪爷,您是不是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嗯?”女子这么一说,高浪突然之间就坐直了身体,是一下就蹦起来的,而且起身之后,整个人再也没有一点点的玩笑成分了,一本正经的看着对面的女子,充满了警惕之心,这一下把女子也吓着了,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浪爷,您怎么了?这么看着我干嘛啊?怪吓人的。” “你是谁?”高浪一脸的警戒,然后赶忙就下床了,看起来似乎要穿衣服的样子。 “不是,浪爷,您忘记了啊,我以前再翠玉楼啊,我给您做过,您每次去了不是都点你那个老乡吗,有一次她没有再,我给您做过一次,您好好想想,这么大反应干嘛。” “他反应大是正常的,他以为你是王赢的人呢。”乐乐还是很了解高浪的,现在对于高浪来说,王赢在他这里就是一个忌讳词,谁都不能提,现在的王赢已经成功的再军火哥幼小的心灵当中,埋下了深深的烙印,因为这么多年了,只要是王赢来找高浪,那一准没有好事,而且高浪一直再躲着王赢,想尽一切办法的躲着王赢,可是不管怎么躲,都没有用,这一次显然也是一瞬间的功夫,高浪以为王赢又找上门来了。 听着女子这么一说,他这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但是女子显然没有听过王赢这个人的名字“谁叫那个啊?我怎么觉得浪爷您似乎还挺忌惮他呢,这么大的本事吗这个人?” “忌惮他?我有什么可忌惮他的,我就是想离着这个瘟神远点,你不明白。” “王赢你都不认识的。”这个时候,给乐乐按摩的另一个技师开口了“前一段时间,外面经常张贴的通缉令,悬赏令啥的,记着没记着,那会咱们聊天的时候还说呢,有个人的脑袋能换好几个亿加一个军营,那个人的脑袋,就是王赢的脑袋,结果后来王赢把那个悬赏的将军给宰了好像,反正也是一个挺厉害的人,浪爷忌惮也是正常。” “放屁,谁说我忌惮那个小兔崽子!”高浪从边上直截了当的开口“知道不知道找那个小兔崽子,最早以前是跟谁混的?嗯?”高浪说完,对面的技师摇了摇头,随即高浪开口“你有时间看见他了,问问他,他最早的时候是不是跟着我再沙坑混的,算起来,我是他的启蒙老师,是他的老大哥的老大哥,我有什么可忌惮他的,我是烦他,懂不懂?烦他,他妈的自从离开那个沙坑以后,老子碰见他就没有遇见过好事。” 说到这,高浪下意识的从边上开口继续说道“而且长这么大,活了这么多年,也是头一次碰见这么能讹人的,一个沙坑,就他妈的去了一次,然后讹了老子这么多年,每次见我除了沙坑就没有别的,操!这王八犊子!想想我就来气!” 高浪是真的急眼了,这说的,对面的技师连忙哄高浪“不是,不是,浪哥,你想多了,你看看你,我可不认识什么王赢,再我,以及我很多姐妹的心目中,我们只认识浪爷,真不是吹的,整个曼德勒,连带着周边所有的城镇,这里面的所有所有的足疗spa店里面的所有的技师,就没有不认识我们浪爷的,这个我敢打赌,我们只认识浪爷,不夸张都说,浪爷就我们这一行,所有技师眼中那颗最闪亮,最耀眼的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