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4】私下见面 - 狼与兄弟

【3334】私下见面

灰血冲王赢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笑呵呵的转身就往人群中间走,王赢内心暖暖的,嘴角也挂着笑容…… Zhong国境内的,W市,这一段时间,涛和海之间的争斗,已经越发越激烈了,双方都是奔着要把对方彻底整死,一次性整垮的目的来的,你来我往,明争暗斗不断,而且两个人彼此之间也是越来越越界了,但是总体上面,还是主要是海这里占据着优势的,因为海之前最大的牵绊就是的盛会,盛会覆灭的时候,海已经金蝉脱壳,把所有的事情都给自己摘的一干二净了,找不到什么理由,而且海本来也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人物,但是涛就不一样了,他本来之前一直是在强攻海的,后来发现强攻不下来之后,转念之间,就开始死守了,问题是,现在死守都有些费劲了,而且这一段时间,涛被海连续抓到了两个突破口,并且真的都已经动手了,这是涛的两个旧部,其中一个再半路的时候,直接自杀了,另一个对于涛也是挺忠诚的,自己承担了所有的责任,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这两个人距离涛的位置已经很近了,而且被处理的职责,基本上都是贪,污,受,贿,而且这两个人也就是守住了自己的口,没有吐出来,如果真的吐了,那就直接能把事情连到涛的身上,不能说一定有用,但是绝对也会让他难受。 所以这一段时间,涛一直都忙着推干净自己身上的一切事情,忙着消灭自己的所有痕迹,海这边下手越来越快准狠了,而且海自己,却没有漏出来可以给涛抓的地方。 这个事情其实是很难受的,现在,就再W市购物中心的地下停车场,占雄杰出现在了这里,他抬头仔细的观察了观察周围,片刻之后,占雄杰突然之间就闪进了边上的一处角落,他站在这里,等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一辆奥迪车行驶而来,占雄杰顺势就上了车子,车子缓缓的行驶离开,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车子行驶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郊区边上,这里有一条小河,因为是冬天了,天气很冷,河水上面结着厚厚的冰层,还有不少小孩子再上面滑冰,周围也跟着不少大人。 再另外一侧,占雄杰和涛两个人站在一起,这俩人都带着围脖,口罩,帽子,把自己包裹的结结实实的,占雄杰眯着眼“什么事情,这么着急的把我叫出来。” “没事,前一段时间不是你病了吗,一转眼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你的病好没有好,也不来个消息,所以我看看你,还行,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要一直躲着我呢。” “没有,您想多了,那些日子,是真的不舒服,而且我有什么可躲着您的,碰巧了” 涛从边上笑了笑,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从边上开口“你这一段时间,做事情一定要小心,出行的时候,也要注意观察自己的周围,有没有可疑人士,另外,不要随便乱说话,把你身边的那些心腹,也都从头到脚的再好好查一遍,看看到底谁是真的忠心于你,谁是假的,另有目的。” 占雄杰听着涛这么说,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如此谨慎?” “这一段时间,风声越来越紧了。”涛从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看着前面玩耍嬉戏的一群孩子,满脸的心事重重,一脸的愁容“禹从浩和周江霖两个人出事了,前一段时间被人给实名举报了,阿浩是再商场的时候,发现了有人跟踪他,然后逃窜的过程中,自知无路可走,跳楼自杀的。你知道的,阿浩不能说是我的左右手,但是也算是我最近的一批人当中的主要人物了,现在他都出事了,那接着往上摸,不用多久,就能摸到我这里了,实名举报的人是海的下属,而且看起来,他们还没收手的意思。” “我也想过反击,但是努力了很久,一直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当初盛会倒下的时候,海那边能摸着他的下属就都被一窝端了,死的死,判刑的判刑,剩下的那些猫猫狗狗,抓了也没有作用,然后这些年,海新提拔起来的这些人,一个一个的更是小心谨慎,十分的注意,廉洁守法的,更是没有什么空子可钻,现在这些人已经发挥作用了。”涛深呼吸了一口气“藏的也够深的,再那个位置那么多年了,我居然才发现他是海的人,早知道,这一次再他接手上位的时候,我就应该给他设置点阻拦了,我甚至于一度还以为他是倾向于我这边的,至少应该是属于中立的吧。” 涛说到这的时候,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而且他再这个位置上面已经这么长时间了,肯定暗中搜查了不少证据,既然已经开始动手,那肯定就不仅仅是奔着一个两个人来的,接下来还会有更多更多的人出事,等着下面的搜罗的差不多了,哪一个口风松了,那就咬到我这里了。”涛看着边上的占雄杰“这就是我叫你出来的原因。” 涛一脸的压抑,眼神当中也透漏着疲态,占雄杰从边上也不吭声了,他低着头,不声不语,涛的目光也看向了前面那群再厚厚的湖面上面滑冰的孩子们,看着孩子们愉悦的表情,听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也看着旁边所有家长发自内心的幸福“如果能像他们一样,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那该多好啊,也省的在这个该颐养天年的年龄挣扎。” 涛刚说完,一个小胖子滑着滑着,突然之间脚下一滑,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一下是摔的真的够结实的,似乎从这边都能隐约听见“咣~”的一声,这一下,吓到了周边的所有的人,孩子的家长赶忙冲了过去,把自己家的孩子抱了起来,小胖子趴在父亲的怀中,放声痛哭,边上不少人也都围了过去,哄了好一会儿,这边涛和占雄杰两个人也盯着那边的孩子,都在琢磨这孩子到底摔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大问题,刚刚那一下确实也是不轻的时候,小孩子从地上已经爬起来了,而且不顾自己父亲的劝阻,又与边上小伙伴儿滑到了一起,眼泪还没有擦干净呢,又开始哈哈大笑,和边上的小朋友一起滑冰了,这一切的一切,涛都看在了眼里。“其实我们现在的情况,就和那个小胖子一样,只是摔了一跤而已,摔的肯定是挺重的,但是我们肯定也可以爬起来,像他一样,继续开心幸福的玩耍,无忧无虑的,迟早会的。” “他还年轻,摔一下,起来了,依旧可以生龙活虎的,我们这一把年龄了,就是刚刚那个程度的摔倒,你我这种老胳膊老腿儿的人,不定会什么样子呢。” 占雄杰是真的挺不会聊天的,他这么一说,涛转头又看了他一眼“能不能乐观点,我们现在只是暂时的处于下风而已,那又能如何,当初我们逼的海断臂求生的时候,他比我们的日子难过多了,其实现在不算什么的,放心吧,我们会赢下来的。” “我没有什么乐观不乐观的,我只是希望以后咱们可以按照章程办事情,不要老擅自行动,或者欺上瞒下了,这种事情做多了,迟早会出问题的。” “占雄杰,听着你说这话的意思,那看来是想要和我划清界限啊?这么早,不至于吧?”涛的言语之中,充满了嘲讽的口气“现在还不定谁输谁赢呢。” “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你划清界限,而且这个时候划清界限,也已经来不及了,我这个人就是想什么说什么而已,牧哥之前交代过我,让我听你的,给你做事情,牧哥待我恩重如山,他说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听的,尽管我之前一直以为你不是和海他们一样的人,你是一个很纯粹的人,但是后来很多事情,也是再我发现了真相以后才知道的” “你说的是我让你和你的夜幕,去抓王赢,然后甚至于想要让你把他收拾掉的任务吧” “嗯,没错,我一直认为你的话就是上面的话,你的意思就是上面的意思,但是那会我才反应过来,根本不是,只不过是你和海再博弈而已,然后回过头来在仔细想想,其实类似于这样的事情,我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应该也都是你个人的意思。” “是我个人的意思,和是不是上级的意思,有什么关系吗?我就是你的上级不是么” “你确实是我的上级,但是我不是你的私人保镖,我的夜幕,也不是你的私人工具,更不是你用来中饱私囊的利器,其实你和海你们的本质都是一样的,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我们夜幕是给国家做事情的,不是给你个人做事情的。” 涛听到这,抬头看了眼边上的占雄杰“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占雄杰!你知道你再和谁说话吗?你知道夜幕这些年,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吗?” “不管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夜幕都是给国家做事情的,不是你个人的工具,也不是你和海解决私人恩怨时候的匕首,有些事情,你我都心知肚明,赤虎再莫西德山区伤亡了那么多的战士,最后海是怎么抹平的这些痕迹的,怎么交代的,石磊是吃了一个哑巴亏,有苦难言,而且,当初那个时候,如果最后不是王赢拼命出来一口一个护国之军,一口一个护国之军的帮助石磊他们,或许我这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石磊了。” “我个人是死是活,都无所谓的,但是我不想我的整个夜幕,我这么多的兄弟,死的不明不白的,我们是军人,为国效力,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我们死而无憾,但是绝对不能死的不明不白,我对于夜幕的感情,已经超出了我个人的感情,希望您能理解” “这个就是这么长时间一来,你一直躲着我的原因吗?看来你和石磊两人私下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