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6】盯着什么看 - 狼与兄弟

【3346】盯着什么看

巴虎的脸上一瞬间闪过了一丝凶狠狰狞,只是稍纵即逝,赤柱从边上也轻轻的碰了圣光一下,但是这个圣光也是真的够傲娇的,别看巴虎是一个军阀,但是圣光还是真的不怎么惯着他“不好意思,将军,我这个人从小没学过怎么哄人开心,只会实话实说” “没关系,你是个女人,还这么漂亮,如果换成一个男人的话,估计早都死了,你这么漂亮,一般人肯定也舍不得杀了你了。”巴虎一边说,一边抬手摸了摸圣光的脸颊。 圣光嘴角挂着笑容,轻轻的抓住了巴虎的手腕“要么您看这样,晚上我和我您的夫人一起陪着您?”圣光这一句话,把本来已经有些生气的巴虎“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就给逗笑了,巴虎一边笑,一边冲着圣光伸出来了大拇指“好,好,真好,这性格,我喜欢。”巴虎一边说,一边伸手一指“那你告诉我,你能看到多长远的事情?” “首先第一点,王赢现在肯定不在mian甸境内了,不管是围剿他的行动,还是他那个下属刘子枫的事情,已经让他警觉起来了,他逃走了,短时间内就不会露面,他回到卞宪大营的话,他就是十分安全的,所以我们暂时不用把目光盯在王赢身上了,您也不用总是拿自己当诱饵出去引他上钩了,我们从山顶的木屋,也就是她的房间发现,他们其实已经把整个mian甸都找完了,和咱们这边的情况一样,所以暂时他也不会再来到这里了,您只要找人盯好卞宪大营就好,看看能不能再碰运气摸到王赢的行踪,如果您能掌握到绝对可靠的王赢的消息,给我一些支持,我带人就可以出面,您不用露面的话,您也就不会缠上任何的麻烦的,但是前提一定要准确,您能下套儿等着王赢钻,那王赢也会下套儿等着您钻,咱们必须要严密到和这一次的行动一样严密。” “第二点,那就是我该回去了,稀苦被你吓跑了,现在我也联系不上他,我们好不容易占据的那一块地方,还说服了周边好几个小商贩再跟着我们一起做事情,那不能放,希望巴虎将军应诺我们的事情,还希望您能做到,至于我这边,您放心好了,我所有的承诺,所有的一切,随时有效,毕竟我不敢在您这里耍花样的。” “第三点,最后一点,也就是最主要的一点,我觉得您找人的方向找错了,您应该把目光看向国外,谁规定的巴扎藏人,就一定会把人藏在国内呢?国内多危险,而且,找国外,也要找和您父亲关系很好的,再外面十分有权势的人,这样的人才既可以控制得住巴蛇,还可以帮助巴蛇抵御住来自外面的压力,尤其是不在国内了。” 前面两句话,巴虎还真的没有当回事,就当听笑话一样,但是当圣光的第三句话说完的时候,巴虎整个人的脸色当下就变了,他盯着圣光,瞬间,也陷入了沉思,也正是因为圣光的这第三句话,让巴虎发自内心的就对于圣光这个女子的看法发生了改变,他不经意间,又上下多打量了这个女子几眼,片刻之后,他走到了女子的面前,很是开心的把手伸了出来“圣光小姐,合作愉快,放心,我会遵守承诺……” 自从静馨上次和王赢两个人一起离开,到这一次的回来,已经过去了将近半年,静馨到底是个小丫头,再回来的头一天晚上,兴奋的甚至于连睡觉都没有睡,第二天都一直很精神,王赢这也算是第一次回门,赛亚松也是够意思,知道王赢要回丈母娘家了,特意的弄了很多很多的礼物让王赢带,大到珠宝翡翠,小到米面油盐,都是他们特产的,这一下也是没少出力,全都是赛亚松自己掏的腰包,王赢自己也准备了不少,整整一个后备箱都是礼物,静昂英格听说自己女儿要回来了,也是特意的把手上的事情都放下了,就在家里面等着自己的大姑娘,静馨看见自己父母的时候,大笑着就扑了上去,这一脸的幸福,王赢带着小铁牛,两个人大包小包的,拎着的东西都数不清了,还是静昂英格的司机,也下来帮忙了,这才把这么多东西带回来。 王赢和小铁牛过来时候拿着的护照,也是赛亚松给的,一切也都是光明正大,新的身份,晚上一家子也没有出去吃饭,就在家里面,静馨的母亲做了一桌子的饭菜,这点人喝酒聊天,说说笑笑的,都挺开心的,另外,因为王赢和静馨回来的原因,静昂英格家中周边的警戒明显的也是严密了不少,这也是再重点保护这一家子人。 男人之间要是喝起酒来,那时间肯定就很长了,静馨还是和自己的母亲更亲一些,俩人吃完东西,也没有再从饭桌上面呆着,静昂英格和王赢聊他们的天儿,两个人就回到了房间,到了房间里面,静馨的母亲一脸关心的就抓住了静馨的手腕“怎么样,怎么样,王赢对你还好吗?和妈一定要说实话啊,姑娘,妈这个不放心。” “放心吧,妈,王赢对我不是一般的好,真的,所有的事情,只要我开口的,他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不字,他对我真的挺好的,妈,你放心,你自己还感觉不到吗。”静馨一脸开心幸福的模样,顺手抓住了自己母亲的手腕,听见这一句话,静馨的母亲,也是明显的长出了一口气,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听见女儿这一句话的时候,静馨的母亲抓住自己女儿的手,一个字没有说,眼泪就流出来了,这一下,静馨也不知所措了。 再楼下,餐厅里面,小铁牛从边上胡吃海喝的,一个人正在风卷残云,王赢和静昂英格也再聊天,从静馨的母亲和静馨离开之后,静昂英格明显的脸色就没有之前那么放松了,和王赢聊天的时候,也有些心不在焉的,这些情况,王赢也都看在眼里,很快,王赢从边上开口“叔,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吗,说来听听,没准我能帮到什么。” 静昂英格看了眼王赢,长出了一口气,笑呵呵的开口“人再这个世界上生活,所有的烦心事,都是自己给自己找的,你想要的越多,那就会匹配而来更多的烦恼,很早以前,我觉得自己是郁郁不得志,也没有什么机会,后来呢,古斯和沙旺出事了,再后面班猜也出事了,我莫名其妙的机会就来了,现在更上了一层楼,才发现上面的事情更不好搞定,而且,原先我那个层面,能看到天,但是根本摸不到天,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能看到天,而且,努努力就可能能摸到天了,是人,都有权利野心。” “但是还是需要得控制好,如果不能控制好的话,那会出大问题的,其实到头来,你才会发现,不管什么都比不上一家人平平淡淡的生活,不是吗?” 静昂英格点了点头“但是还有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是么,反正我对于你也没有什么别的要求,你照顾好我女儿,保护好我女儿就行了,我的事情,我自己心里面有数。”静昂英格说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再次陷入了沉思。 王赢这个时候也是坐直了身体,静昂英格现在如果有的麻烦,那定然不会是小麻烦,无非就是他们官场的那些事情,王赢看着他发愁,从边上犹豫了一下,随即开口“谁挡着你的道了,你就和我说,我会给你把路扫清的,相信我,我会做得很好。” 静昂英格听到这,抬头皱着眉头“你是不是疯了?”这一句话,说的王赢也不吭声了,随即静昂英格伸手一指王赢“我提醒好你,我的事情,你不要再干涉,你好好的和静馨生活过日子就好了,不要乱想那些没用的,而且,泰国和老挝,和缅甸,都不一样,你再老挝敢做那些事情,是因为有赛亚松,你再缅甸,是因为缅甸特殊的国情决定的,但是再这里,这是绝对不可以的,知道吗?而且,你本来的身份是什么你很清楚,你现在是我的女婿,其实上面的人都知道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我是废了很大的力气,才让他们不在追究之前发生的事情的,这里面还有赛亚松他们的帮忙,但是你在泰国所做的一切,都已经到了极限了知道么?你对付黑火的人,是因为那是du贩,好说,你对付班猜,那是因为班猜做事情太过分,把沙旺弄的太惨了,这里面都是有一种zhegnzhi平衡在的,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有一个平衡点,如果你敢随便乱来的话,平衡点被打破了,到时候谁也保不了你,而且,会连带着我。” 静昂英格十分的严肃“之前上面的人已经和我谈过话了,他们对于现在的情况他们也很了解,他让我管好我的家人,管好我的下属,你以为他们再警告我什么呢?” 王赢这一下也不吭声了,他低着头,思索了片刻“我知道了,叔,但是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可以说出来,我们不采用那样的手段,也可以采取别的手段,只要能达到目的不就行了吗?不打破平衡,再允许的范围内就好了,不是么?” 静昂英格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眼王赢,他从边上琢磨了片刻,毕竟王赢也不是普通角色,随即他从边上缓缓的开口“其实说白了,说来说去,还就是那点子事情,想要更大的权利,还想往上爬,然后面对的竞争者多,都很有实力,怎么爬上去的问题。” “那就是钱的问题,多少钱都可以,只要有价码就好。”王赢从边上赶忙说道“这笔钱我可以给你拿,要多少都行,只要能往上爬就好。” “现在关键的问题,是人家不开口要钱,谁给钱都不收,然后也不表态,所有的口儿都留着,不封任何一个人的,然后也全都不拿,你说他再盯着什么看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