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一年时间 - 狼与兄弟

第646章 一年时间

可是王赢却突然之间自己去找李沙漠把公司卖了,都知道王赢的公司一定是赚钱的,只不过现在需要继续往里面投钱而已,那利益是相当丰厚的,没有雄厚资金做支持的话,那肯定也收不起这狼腾集团的,狼腾集团被收购当天,上面的大招牌就被换掉了,狼腾集团,变成了李氏集团,变成了李沙漠的一个分部。天籁 小 说Ww W.』⒉3TXT.COM 再回到王赢家里面,这一群人还在喝酒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孙琪展去把大门打开,灰血和夏宏盛两个人进来了,这两个人进来之后,也是说说笑笑的,像是什么都没有生一样,还不忘记祝贺王赢,大中午的就有不少人喝多了,雪橇三傻这几个没心没肺的,但是王赢知道,夏宏盛肯定不是过来喝酒的。 所以再后面,大家都进入状态的时候,王赢就借口回到了房间,果然,没有几分钟,夏宏盛也回来了,两个人站在房间里面,夏宏盛上下打量着王赢“你这事情做得挺好啊,说卖了就卖了,王赢啊,做的好,真好。”夏宏盛从边上冲着王赢伸出来了大拇指“真的,大丈夫能屈能伸,王赢,你这种人,一定是能做大事的,知道吗?” “夏爷,我觉得您用不着对我冷嘲热讽的,您有什么就说什么就好了。”王赢笑呵呵的点着了一支烟,递给了夏宏盛,然后自己随手又给自己点上一支。 “我说的是实话,你们几个和李沙漠的矛盾这么深,李沙漠当先是把孙琪展送进监狱,让他再监狱差点丢了性命,改变了他孙琪展的人生,然后又把曹彬彬给弄死了,最后他把你毁成这个样,还差点要了你的命,你都不追究他,放他一条活路,自己好好的公司,眼看着就要做大了,被他弄的走到绝路,不得不变卖公司了,都这种时候了,从头到脚都是他李沙漠干的,就算是一个稍微有点骨气的人,也绝对不能把公司卖给自己的仇人啊,为啥卖给他呢,因为他给的钱多啊,为了钱,能连脸和骨气都不要的人,这样的人,一定是可以成大事的,为了金钱,不择手段。” 夏宏盛笑呵呵的继续开口“第二点,那就是卑鄙无耻到了一定的地步,从我这里骗去狼腾集团,然后口口声声那么多交易筹码,把我夏宏盛当傻逼,你也是投一个,从我这里投机取巧,把我都套进去的人,你在这些年来说,也是第一个的。” 夏宏盛果然开始对王赢难了“那王赢,好啊,公司是你的,你愿意卖给谁是你的自由,那我想问问你了,咱们俩两个之前的那些协议,怎么算?” “协议依旧有效,我现在这样做,只是眼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大丈夫能屈能伸,李沙漠从我这里拿走的,早晚有一天,我把这些都拿回来的,一定会拿回来的。” “你还在这和我空口套白狼呢?还这一套一套的忽悠我呢?你是不是真当我是傻逼了” “没有人敢拿你当傻逼,你可以选择相信我,或者不相信我,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那么夏爷,我愿意退还给你狼腾大厦,当然了,大厦肯定是没有办法退还了,已经被我抵押给银行了,我愿意退还同样数字的金额,这幢大厦的价格,我按市场价给你。” 夏宏盛猛的一抬头,脸色变得异常的凶狠,兹当就如他如今这种城府地位的人,这一刻也被激怒了,他上去抬手就卡住了王赢的脖颈“你这是把老子当傻逼了?” 显然,王赢的话是彻底的激怒了夏宏盛,王赢的狼腾集团,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再起步阶段,夏宏盛是给了王赢极大的帮助的,不仅给王赢介绍了很多关系网,还给了王赢狼腾大厦,从头到脚,夏宏盛给予王赢的帮助,其实是最多的。 最主要的,是夏宏盛对于王赢,一直都不是灰血对于孙琪展那样没有任何所求的单纯的帮助,夏宏盛对于王赢,一直就是有所目的的帮助他,他从王赢的身上,是有所求的,但是现在王赢这样一来,等于里里外外把夏宏盛给坑了个遍,用了夏宏盛的钱,用了夏宏盛的人,最后却没有让夏宏盛得到任何的实质性的好处,也没有对夏宏盛知恩图报,他没有让夏宏盛得到任何好处不说,最后居然还把公司卖给了李沙漠,他这样把公司倒手给李沙漠,李沙漠是谁,还是自己再市最大的敌人,李氏集团。 李氏集团借着收购狼腾集团的事情,又上了一层台阶,自己的市值,包括李家的名声,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这是等于自己努力了半天,最后所有的一切,都帮助了自己的仇人,如果换成别人来看,那王赢联合李沙漠坑夏宏盛,这样的推断都是成立的。 所以夏宏盛所有的愤怒,都是有根源的,王赢自己心里面也都清楚,他盯着夏宏盛,两手一摊“要么你现在弄死我吧,夏爷,我知道您没少帮我,但是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不管生什么,我都是能接受的,你是不是以为我不难过?觉得我很开心啊?” 王赢笑了起来,这笑容不会让任何人觉得,他有任何一点点喜悦兴奋的心情“我他妈这么长时间白忙了,这么多事情都白做了,我努力了这么久,奋斗了这么久,****夜夜干了这么久,自己跟个傻逼一样,想着自己一个人赚钱,让所有人都赚钱,对所有人都是客客气气的,都为他们着想,到了最后,被这群****的一起给挖了一个坑,把我给埋了,我他妈没有办法了,要么就公司倒闭,要么就把公司转手给被人。” “你以为我没有自尊?你以为我愿意把公司卖给李沙漠,让他踩着我的脑袋往上走,再我面前耀武扬威,看着他把我打倒?我们两个之前那么多事,你都知道的,我他妈王赢是什么人,我愿意那样吗?你以为我喜欢?不是我当你是傻逼了,是你当我是傻逼了,你夏宏盛是什么好人?我把公司卖给你,你能那么轻易的给我那么多么,你夏宏盛就一定不会让我像孙琪展一样,给你立那个什么狗屁投名状吗,就算现在没有,不用立,那公司给了你以后,接下来不就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王赢这一段话,把夏宏盛说的也没声了,显然,王赢已经看到了根里面,拿了他那么多好处,是一定要立那个投名状的,夏宏盛是绝对不会白白的给他那么多好处,这一点就连夏宏盛自己都清楚“我王赢这一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被别人操控,所以我绝对不会去给你整那什么投名状,如果投名状都整了,那以后更没有人生,没有自由了。” 夏宏盛听着王赢说这些,慢慢的,他松开了王赢的脖颈,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看着他这双深邃的眼神,看着他平静的说话,却透漏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语气。 他到底还是小看了这个“孩子。”他突然之间自己也平静了不少,外面还有灰血,还有孙琪展,他自己心里面也清楚,不能和王赢这个时候就撕破脸,撕破脸了,对自己的内部影响是非常大的,毕竟现在他手上可用的人,只有孙琪展这一行人,孙琪展和王赢绝对是生死兄弟,灰血对于孙琪展又有很深厚的感情,这事情还是很难办的。 “大厦现在市值三千万,等于你从我这里拿三千万,拿走了八个月,从银行拿三千万每个月也得有不少利息,你一共需要支付我多少钱,你心里面有数吧?而且我这么长时间,这么多的人际关系,也都白白的给你搭进去了,还增长了我仇家的势力,这一笔债怎么算?你打算给我多少钱,来弥补我?你给得起吗?” 王赢眯着眼,看了眼夏宏盛,他刚想说话呢,夏宏盛随即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这笔钱你支付不起,因为后面的事情不是钱能衡量的,你看李氏集团现在翻了多少翻,都是我的人脉再里面起作用,你说你应该给我多少精神补偿?” 王赢知道夏宏盛一定会狮子大开口的,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夏宏盛这个时候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我现在也是被你逼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事情已经展到这一步了,我也不想我之前做的一切都打了水漂,但是你别以为我就一定不敢把这些打水漂,人被逼到一定程度,什么事情都能做的,我再多给你一年的时间,一年以内,你把你当初允诺我的事情做到了,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什么方式,那这个事情就过去了,我一分钱也不要的。” “但是一年以内,如果你当初允诺我的事情做不到了,你也不用赔我钱了,爷不差那点钱。”夏宏盛这个时候嘴角挂上了自信的笑容“你直接赔我命就行了。” “就从这一分这一秒开始,明年的这个时间为截止点。”夏宏盛把自己的手表调针给打开了,手表定格在那里已经不动了,他把手表递给了王赢“我知道如果你和我生矛盾的话,那孙琪展他们一定会和你一起与我玩命的,到时候搞不好灰血还得参与进来,所以我必须制止这样的事情生,如果一年你做不到,我就提前下手,到时候就是一切都被毁灭的时候,大家大不了,重新开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