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自裁谢罪 - 狼与兄弟

第665章 自裁谢罪

“您这么聪明,好好想想,能知道您再这种地方,还有一个大院子,并且这种时候,还能在这里生活的,能有谁啊?当然是崔哲了,嘿嘿。天籁 『 小说Ww『W.』⒉3TXT.COM”王赢微微一笑。 “崔哲?那不会的,看来我当初还是心软了,应该把血鬼干掉的。”张这看起来极其慈祥的面容,这个时候也有些无奈了“这人啊,还是真的够自私的,血鬼这个孩子是我从小看到他的,他如果能告诉你我再这,那一定是你用什么阴险手段逼迫他了,人性的自私,让他再这种抉择的时候,还选择了他自己,放弃了我,我可是救过他命的人,如果不是我的话,他都活不到现在了,可是你看看他现在做的,这是为啥呢?” 张自从从古城离开以后,他就已经属于穷途末路的类型,手上有一些之前积攒的钱,自己身边的人也都散的差不多了,盛会也不会再用他了,因为属于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所以他没有地方去,就躲在这里了,这是张的家的老宅子,知道这个宅子地方的人,不过三个,张对这里也有特殊的感情,血鬼也是自己年轻的时候,和张来过这里一次,那个时候张随口的一句话,现在变成了王赢找到他的途径。 他也是真的没有想到王赢能找到这个地方来,也确实是把血鬼那边的事情给忽略了,直到王赢真的找过来了,他静下心来,很容易就想到了血鬼,到底血鬼还是出卖了他。 “哪有什么为啥的啊,人性多复杂啊。”王赢笑呵呵的看着张“哥,其实很多事情我都不明白,你说咱们两个的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就过去了不行,你就非要弄死我才能解气,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咱们俩能有那么大的恩与怨吗?” “你了解盛会的话,你应该清楚,每个人只有一次失败的机会,失败了以后,就再也没有被录用的机会了,也就是说,身为一个盛会的人,如果你失去了手上的一切,那你的人生也就结束了,我现在在这里,成天等着盛会给我的最后通牒呢,让我做什么” “孙琪展也是盛会的人,孙琪展是你的兄弟吧,你看他现在还能给夏宏盛上缴份子,但是他已经和我一样,穷途末路了,他现在也已经是败了,盛会不会再给他机会了,他现在还给夏宏盛缴份子,所以夏宏盛不会如何他,可是你等着他不交份子的那一天,只要一不交了,那小天堂也好,茗和茶庄也好,也就与孙琪展没关系了,到时候一定会有别的人去接手这小天堂与茗和茶庄,孙琪展一行人,就和我一样,会被安排到一个地方,然后等着盛会的安排,有需要我们去做事情的时候,就去做,就是一个小兵,做完了,回来,呆着,如果做的时候死了,那就是命,什么都没有了。” “而且孙琪展再市不算什么,他交的那点份子才有多少,我张可不一样,我可是古城第一大土著啊,我手下那么多生意,那么多人,知道我每个月要上缴多少钱吗,我一辈子的存款,也不够交三个月的,所以再我出事之后,我的所有职位就全都被吞掉了,盛会不会再给我这老家伙支持,我能做的,就是从这等死,还不是安安稳稳的等死你知道不,那就是说,你想过普通生活也过不了,不定哪天盛会一纸命令下来,你就要去执行任务了,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最后分配下来的任务,大多也是自杀性的任务,能完成的人太少,因为我们知道盛会的秘密太多,他们也不好直接干掉我们,因为他们有我们的投名状,还能控制我们的亲人,或者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的人,是人都有感情,他们一定有办法控制我们,所以我们没有别的选择,选择等死,你不明白等死的滋味是什么吧,那种没有办法抵抗反抗的等死,是什么感觉吧?” “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张笑了起来“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就是你这个小孩子出现以后,把我一步一步的推到这里的,我当初做梦都没有想过,就你这样的一个小孩子,能把我逼到这个份上,直到现在现实抽了我的脸,不过这就是命啊。” “所以我恨你,我的份子早都交不上了,所以我留了一笔钱,我要留着这笔钱来搞你啊,不过你小子是真的命大,我这么努力费心思的琢磨你,你都死不掉的吗?带不带命这么硬的,真的就是天意了,我这一辈子,两个最恨的人,你王赢是第一个,因为是你害的我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我这一辈子的耻辱,你这样一个孩子,让我走到这一步,第二个,那就是夏宏盛,我和这个老不死的,不死不休,本来我的计划就是先把好收拾的收拾了,然后剩下不好收拾的,慢慢对付,但是没想到,从你这就给折了” “呵呵。”张笑了笑,无奈的又给自己倒了一壶茶“风水轮流转,人这一辈子啊,都是坎坎坷坷,时起时落的,王赢啊,我从下面等着你,你小子这么年轻就这么阴狠,你以后的结果,不会比我好多少的,哈哈哈哈!” 王赢看着张的这个笑容,心里面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如果我是你的话,都这个时候了,我肯定是笑不出来的,爷。”王赢说完之后观察着张的表情。 “王赢啊,你说你,算计来算计去的,你有没有算计过一种可能,那就是血鬼之前已经和我商量好了,故意给你下了一个圈套,然后等着你过来找我呢?” 张一边说,一边笑呵呵的开口“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张再古城那么多年,那现在想要做点什么,还是会有人站出来帮我的吧?你用姚雅来威胁血鬼,你都已经没有人性了,比我想象的还要无耻,呵呵,现在好了,王赢,这么长时间,我努力了这么久,一直想要你的命,你这小子也是真的命大,那我正好今天看看,看看你怎么破这个局,再古城监狱的时候搞不定你,让阎罗两次没有杀了你,那我看你今天,怎么离开我这个老宅子。”张说完之后,嘴角挂着笑容,盯着面前的王赢。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脚步声,王赢转头的时候,血鬼出现再了王赢的身后,他站在正门口的位置,已经给自己剃了一个光头,他脸上的那道疤痕,依旧是十分的显眼,再身后的四合院内,每个房间都出来了三四个人,四个房间一共十几个人,这十来个人一个一个的表情凶狠,一看也都看出来,绝对全都不是等闲之辈,血鬼进来之后,随手就把自己身后的大门给关上了,他嘴角闪过一丝残忍的笑容“王赢,你好。” 大门被紧闭,院子里面算上吉娜吉铃,还有血鬼王赢张,一共十几个人,王赢看着周围站出来的一个一个眼神,嘴角挂着笑容“血鬼,这就是你的血鬼营残部,是吧?” 血鬼盯着王赢“本来还可以有更多人的,本来我们都是要大干一番事业的,就是因为你,我的血鬼营剩下了原来的十分之一的人都不到,本来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是你逼我的,王赢,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你好好的再你的事呆着,再你的古城呆着,我什么都不管你,你非要过来逼我,那没办法,王赢,我只能这样了。” “另外,告诉你,崔哲去杀你,第一次,是我的安排,崔哲不是谁的单子都接的,只不过第一次让你侥幸逃脱以后,第二次才是哥安排的,我早想干掉你了,留着你,我们一家不会有好日子过的,王赢,这都是命,是你自己找的。” 王赢一听这个,看了眼张,笑了起来“合着我还理解错了,再监狱里面要杀我的人才是你,第一次把我控制扔到出租车,扔到江水里面,不是你的安排,是他啊。” “不过没关系,都是一样的,第二次是我安排的。”张笑呵呵的,两手一摊。 “那这一次,你们两个往这里面套我,那就是你们两个一起安排的了,真是够厉害的” 王赢笑呵呵的冲着张伸出来了大拇指,转头又冲着血鬼伸手“血鬼,你真的够狠的啊,真是记吃不记打的玩意,你忘记了当初曾经想过连你的命都一起要了的时候吗?” “你明白什么叫死士吗?”血鬼阴狠的瞪着王赢,伸手一指周围的自己的血鬼营的人“那就是这些人,都是我养的死士,我什么时候让他们死,他们就会什么时候死,这就是死士,因为我救过他们的命,给她们过很多很多的好处,所以他们从跟我的第一天起,就知道性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随时会为了我牺牲性命。” “我对于哥也是一样的,我的命本来就是哥给的,我的一切也是哥给的,所以不管哥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他想要我的命,只要他开口,我就一定会给。” 说到这的时候,血鬼又狡黠的笑了“而且,你以为你猜测的,你看到的,就一定是真的吗?其实哥再做所有事情之前,一直都是和我有过私下沟通的,而且,我和哥之间的事情,本来就是我的错,我当初一意孤行,没有听哥的话,才造成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不能怪任何人,但是这些都没有必要和你解释了,王赢,你的末日到了。” “我今天就想看看你,你还有什么招数,能破这个局,就靠着你这十来个雇佣兵,如果我血鬼能让你活着走出这里,那我就血鬼就自裁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