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尊老爱幼 - 狼与兄弟

第99章 尊老爱幼

贡嘎啦突然之间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道上基本上有规矩,所谓划什么道儿,刺什么青。天『『 籁小说Ww』W.』⒉3TXT.COM例如:(荷包)小偷,就是在手腕处文血鸽子、蛇。有命案的多以骷髅。男人文花,1oo%大色狼一个。女人应避而远之,除非犯贱另当别论。” 贡嘎啦冲着王赢伸手,王赢连忙递给了他一支烟,别管真的假的,这表情看起来很真。 “我再给你说说纹身的原理.纹身是有讲究的,就是按照自己的五行来选择相生相克的物种来纹,一般的来说,正统纹身中,最不好纹的是关公和邪龙,这2个东西比较邪行.一般的人抗不起来,所谓的抗不起来,也就是命里相克,纹了不但不会带来好运,还会倒霉,严重的有血光之灾.纹身不能胡乱纹,有些东西,你命里抗不起来,纹了就等着倒霉行了。” “中国的古文化博大精深,很多东西到现在用科学的说法也解释不了,纹身这个东西其实是在周易使用过的一个小旁门演变出来的,具体原理太多了,我和你解释三天三夜也说不出来,你也不懂,但我知道这个东西邪行.至于什么样的人该纹什么样的东西,那得细算,现在你仔细的想一想,你从什么时候,就开始不顺了呢?” 王赢之前是真的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听着贡嘎啦这么一说,仔细一盘算,还真是纹了这个狼头之后,回去就被老娘认成了一个白眼狼,一顿暴打。 “是不是从你纹了这个狼头之后呢?现在我告诉你,你这个纹身,是一匹血狼,你庆幸那个歹毒的女人,没有给你把眼睛也上上,血狼嗜血,要么嗜别人的,要么嗜自己的,你也不是走社会的,所以只能嗜你自己的,幸亏那个歹毒的女人没有给你闻眼睛,要么估计你早完蛋了,还有点睛,闻上眼睛是一个程度,点睛之后是另一个程度,这玩意邪性的狠,不是谁都扛得住的,你个倒霉孩子,谁让你纹这个的?” “你也没有告诉我不让我纹这个啊?怎么着,难道我还和你一样纹个大力水手啊?” “你不用纹大力水手,那边也有奥特曼,变型金刚,什么不能纹啊?你纹这个?” 王赢一瞬间被贡嘎啦噎的竟无言以对,想了好一会儿“是,就算你说的这个玩意是真的,那为什么我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的也多灾多难的?” “你们一定拜把子了,而且还是走了一个非常正规的仪式,至少是喝血酒了,按照我的推算,你们身边应该没有会主持这种正统仪式的拜把子的人,如果谁能主持了,那这个人的故事也就太多了,我和你说的血狼的事情,你可以去问问他,还有就是,如果他知道你胸口已经纹血狼了,却还给你们主持这样的仪式,那也算是救了你的命,这些东西,虽然说起来挺怪,可是这就是讲究,这就是原理,拜把子,走血誓,你这几个兄弟就会给你分担血狼吞噬带来的血光之灾,要么吸血别人,要么吸血自己。” 王赢听着贡嘎啦这么说,突然之间想到了李沙漠,李辉,孙琪展,大嘴,这一伙人身上接二连三的事情,一瞬间,他仿佛就要相信了,他连忙摇了摇头“贡嘎啦,你特么跑这糊弄我来了是不是?你个大神棍,你特么别瞎说!” “我没有瞎说了,这个就是事实,包括你女朋友,那也是事实,因为你们两个已经生关系了,你的情况自然会影响到她,这些东西,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贡嘎啦一瞬间居然换上了一副仙风道骨的表情,王赢从边上看的好不自然,心里面感觉怪怪的,他又想到了孙琪展的父亲,会不会是真的呢。” “别想了,我说的一定是真的,你要是不信就算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就两种办法,第一种是你把你胸口的皮撕下来,做个专业的手术,第二种,就是一直抗,扛到血狼嗜血嗜够了为止,当然了,怎么情况算是够了,我也不清楚。” 周围安静了不少,小风嗖嗖的,本来大早晨,就让人觉得冷,这一下,更别提了,王赢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不对劲,扯自己一层皮,****,这不是开玩笑呢吗,他想着就疼,连忙摇了摇头“贡嘎啦,你特么吃了我一个煎饼,然后就这么吓唬我是不?” 贡嘎啦一脸的无辜,伸出来两个手指“是两个煎饼,还有两份豆浆!” “爱怎么着怎么着,反正我是不信你说的那些,换话题,说我的父母那边。” “阿弥陀佛,年轻人,我是真的给了你机会了,其实我来告诉你,也是心中对你有些愧疚,说白了,这血狼正常情况下,就算是有人找上那个娘们,跪下求她,她都不会愿意纹的,至于为什么给你纹了,还是因为那子弹壳,我想的简单了,就是这样,如果你不信的话,那就算了,反正和老子也没有关系。” 贡嘎啦换上了一副地痞流氓的架势,盘上腿,大口大口的抽着烟,王赢被贡嘎啦说的心里面也是闹腾,好多事情好像真的就吻合了,越想越闹腾,他连忙推了贡嘎啦一把“行了行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要刮我层皮,老子是横竖都不干的,说点正经的,还有我父母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父母本来就不是一般人啦,我在你们家附近化缘了那么多年,见过他们无数次,他们骗的了别人,骗不过我我的眼,他们是一对儿亡命夫妻,背景吓人啊。” “那是什么背景?”王赢突然之间就认真了不少,一脸期待的看着贡嘎啦,心里面对贡嘎啦也是充满了鄙视的情绪,明明是混吃骗喝了好几年,还成了化缘,但是就是贡嘎啦这句话,王赢听着也熟悉,一股子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不知道啊,反正就是给人这样的感觉嘛,还有就是那个事情之前,在你们家附近,是有两伙人再偷偷的监视的,这两伙人一伙儿是宁孩的人,另外一伙儿,应该就是那天在你们家,你们看见的黑衣人咯,不过宁孩那伙人是藏在这群黑衣人之后的。” “你怎么知道的!”王赢当时就站了起来,一脸惊愕的看着贡嘎啦,他这一下是真的淡定不了了,正好上课时间,周围也没有啥人。 贡嘎啦盯着王赢,还想说话呢,突然之间,看见王赢身后的一个背影,低着头,带着帽子,他乎常人的敏捷,突然之间一耗王赢的脖颈,使劲往他的身后一拽,王赢都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就被贡嘎啦给拽了一个跟头。 但是就是这一下,王赢还是感觉到自己背后一股子冰凉的感觉,他倒在地上,看见了面前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手上拿着一把明光闪闪的匕,他根本都没有管边上的贡嘎啦,王赢一摸自己的身后,这才现,后背的衣服居然都被划破了,要不是贡嘎啦这一拽,后果不堪设想,花脸根本都没有管边上那个土鳖喇嘛,冲着王赢就要继续招呼,王赢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贡嘎啦从边上一拉花脸。 花脸转身照着贡嘎啦脖颈就是一下,一脸凶狠的嫌弃表情“给我滚!” 贡嘎啦一低头就躲开了,花脸还想冲,被贡嘎啦一拉拽手腕,随即一个侧身躲开花脸另一拳,翻身一个大背摔,就给花脸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贡嘎啦挂着一脸的流氓表情“你个有妈生没妈养的鳖孙,你妈没有告诉过你,要尊老爱幼吗!” 花脸这个时候从地上已经爬了起来,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盯着贡嘎啦,一脸的愤怒,一咬牙,冲着贡嘎啦招呼上去了,连续几刀,花脸的度是真快,贡嘎啦的度更快,他的身手和他的外貌打扮,已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左躲右闪,又是一耗花脸的手腕,一个侧身,胳膊肘照着花脸的小腹就是一下,又是一个大背摔“咣”的就是一声,把花脸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花脸手上的匕也掉落在了边上。 贡嘎啦双手叉腰,一脸泼妇骂街的样子“麻痹的,这么欺负我大弟,经过我允许了吗” 这大弟这俩字儿王赢怎么听怎么别扭,花脸也不傻,他开始的时候一直没有把这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喇嘛放在心上,可是现在这一看,才知道这个喇嘛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角儿,他看着喇嘛身后的王赢,也自知今天难以得手了,他还想再拼一下的时候。 从走廊里面,听见了急促的跑步声,凡骁和孙琪展下楼了,两个人看见花脸的时候,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贡嘎啦还在边上不忘记火上浇油。 “哎呀,花脸,怎么我觉得你人缘混的这么差啊,哈哈哈。” 凡骁是下楼运动,孙琪展今天也是心情大好,跟着凡骁想要一起健身,没想到看见了这一幕,两个人都着急了,花脸站在原地,一个凡骁他就很吃力了,更别提现在还有一个深藏不露的喇嘛,贡嘎啦站在原地,一副仗势欺人的样子,伸手一指花脸。 “嘿嘿,今天你贡嘎啦爷爷,先教教你什么叫做尊老爱幼!”贡嘎啦这边正要往过走呢,另外一边的凡骁已经冲着花脸那边冲上去了。

下一篇   第100章 一片心意